第七百八十一章 青狼帮的真面目

    司逸修只是深吻了她一顿,便松开了手,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他虽然很想做点别的,可深知现在不是时候,他很快又有工作要忙了。

    “再等我一个小时,我忙完就过来陪你用餐。”司逸修低柔说道。

    “嗯,你去忙吧,不要管我。”陆叶叶是一个很懂事的女孩子,她从来不会对司逸修提无理的条件。

    司逸修离开后,陆叶叶抱紧了怀里的抱枕,内心一阵阵的甜蜜。

    夜色降临,天空乌云密布,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霍薄言站在落地窗前,盯着窗外的风起去涌,突然,安静的办公室内,一道电话铃声,犹为的刺耳。

    霍薄言转身,拿起手机,那端传来了一道刻意压低的声音,是个女人。

    “霍薄言是吗?我这里有青狼帮的秘密,你想知道吗?”

    霍薄言眸光一沉:“你在哪,我过来见你。”

    “我就在你办公大楼左边的马路边上,我需要你的保护。”女人的声音显的有些急切:“有人在追杀我。”

    霍薄言一听,立即打电话给了张虹。

    张虹听说有人主动找上门,迅速的下到一楼,就看到一个满面惊慌的女孩子,张虹看到她的时候,脸色一红。

    女孩子紧张的捏住自己破烂的裙摆,两只手不安的遮住了自己的胸口,警惕的盯着眼前这个穿着西装的男人。

    “小姐,我是霍薄言的助手,跟我走吧。”张虹说完,第一时间脱下他的外套,罩在女人的身上。

    女人一怔,就看到张虹胸口露出了他的工作牌,上面写着总裁办助手张虹的名字。

    她的警惕心一散,仿佛累极了,就那么直直的倒了下去。

    张虹见状,连忙伸手将她一接,女人并没有彻底的晕倒,她只是很累,很虚弱,终于可以喘上一口气了。

    “小姐,你还好吧。”张虹看着女人浑身污渍,衣赏破烂,想必肯定是经历过了一场非人的折磨,张虹出于同情心,伸手将她打横一抱。

    “谢谢!”女人说出了两个字。

    张虹急步的抱着她踏入了霍氏集团的大厅,这会儿,有保镖上前帮忙,张虹也赶紧让医务室的人过来帮她检查身体。

    女人竟然还在发热,生病了,医务室的工作人员立即帮她拿药,也赶紧挂上了营养针,女人的气色这才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看到旁边站着一个清贵不凡的男人,正是霍薄言。

    “你就是打电话给我的人,你知道青狼帮多少事。”霍薄言立即问她。

    “我大哥就是青狼帮的成员,我知道的事,都是他告诉我的,他之前还分管着青狼帮的一部分事务,你就是霍薄言?”女人抬头打量着霍薄言,确定他就是杂志上她所见过的那个男人后,她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听说……有五百万的奖金,是真的吗?我就是看到了你发布的悬赏金额才冒死过来的,我差点也死在路上了。”

    霍薄言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只要你提供给我的消息有价值,那我一定会付钱给你的。”

    女人满脸悲伤的低下头,豆大的泪水滚落了下来:“我大哥一个月前,被派出去了,我大哥说,是要去国外做一笔生意,可是,前几天晚上,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让我赶紧逃,说青狼帮内部发生了惊变,有人在清理门户,当年杀害你母亲的那一批人,都被派出去了,以工作为由骗他们出国,然后再灭口,我大哥可能也回不来了。”

    “你知道我母亲的事?”霍薄言面色一震,急声问道。

    女人低着的头,在听到他愤怒的声音时,不由的抬起,然后恐慌道:“我哥就是其中一员,霍先生,对不起,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我哥也不是什么好人,他跟我说,当年杀你母亲的事,都是被安排好的,一共有十五个人,每个人都拿了一大笔的钱,但现在,除了我哥,剩下的人不到五个了,现在我哥也出事了,可能所有人都被灭口了。”

    “该死!”霍薄言愤怒的往墙壁上狠捶了一拳:“是谁干的?”

    “我不说,你可能也知道了,是林英。”女人也恨的咬牙切齿:“林英当年是青狼帮的二把手,我大哥之前是跟着老帮主混的,可后来林英上位后,我大哥就一直在帮她做事。”

    “你有证据吗?”霍薄言脸色瞬间僵住:“林英是青狼帮的二把手?怎么可能?她有这么大的权力?”

    “是的,我大哥说,林英当年医术高明,老帮主差点死了,就是她救回来的,然后她就提了一个要求,要做青狼帮的二把手,老帮主感恩她的救命之恩,就答应她了,在老帮主死后,林英就以各种手段收卖了青狼帮的四个管事的,然后一举就控制住了整个青狼帮。”

    霍薄言目色猩红,仿佛所有的难题,答案正在慢慢的浮现出来。

    原来,林英竟然是青狼帮的帮主,这个女人,到底还藏的有多深?为什么所有人都看不透她。

    “霍总,这个林英真是阴险毒辣。”张虹也很愤怒。

    “是啊,她真的太会算计了,她和我父亲在一起时,她算计的是霍家,她走的每一步,都不是白走的,如今又跟周家扯上关系,林英真是下了一盘好大的棋。”霍薄言对这个狠毒的女人,也刮目相看了。

    “之前她非要跟董事长在一起时,我还想着,她是不是一个恋爱脑的女人,现在看来,她是比谁都想的深远,太可怕了。”张虹倒吸了一口气。

    坐在病床上的女人,脸色惨白的说道:“林英可不像她表面上那么的温柔优雅,我大哥说,她当年可是亲手杀了十几个青狼帮的叛徒,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你叫什么名字。”霍薄言冷声问道。

    “我叫李可。”女人答道。

    “真名?”

    女人咬了咬唇片,只好又道:“不是,好吧,反正我也算背叛青狼帮了,我的真名,你们肯定会查到的,我叫杨婕。”

    “你也是青狼帮的成员?”张虹立即问道。

    杨婕点了点头:“我以前是个女混混,后来跟我大哥一起入了青狼帮,但我大哥一直没让我正式加入,我其实还没有正式混进去,如今我大哥被他们无情的杀了,我跟他们的仇恨不共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