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离我去者我不留

    “我在城楼观风景……”狂风暴雨中郭振宗那是越喝越入戏。已经渐渐开始失去理智!

    这一幕,让同样冒雨站在船尾举着望远镜,监视整个海面的小兵们担心不已。唯恐这名大人物,喝着喝着,把自己给喝下去了!

    然而,不知过了多久。正当郭振宗的酒疯耍的越来越过分之际,李胜一行总算是硬着头皮上了渔船。并且渐行渐近……

    “我李氏家族在海上也颇有势力,不会有事的,说不定还能够跟这伙强人搭上关系……”风浪中飘荡不定的渔船上,李胜一边安抚着手下,亦麻醉自己。

    然而就在这渔船上的众人,尽皆有些惊恐不安之际,却不知道他们自己选择的这条生路,已经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

    随着双方的越来越近,有一名水兵无意中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出声大喊大叫!

    “老子都还没死,你嚎什么丧?”对于在风雨中耍酒疯的郭振宗而言,此刻竟然有人胆敢打扰自己,当然是毫不客气的骂了回去。反正在这旗舰之上除了史存正,郭振宗是谁也不怕!

    因此,回了这一嗓子之后,郭振宗又抬起头冲着这满天的乌云与雷电,继续发泄起刚才未曾尽兴的酒疯。

    然而喧哗声却并没有就此被打压下去,反而有越来越大的趋势。这下子郭振宗彻底恼羞成怒了。“小兔崽子们,尔等可是想要翻天?”

    “不是啊大人,您看海面上有了动静。”

    “啥?”闻言,郭振宗也顾不得再发脾气,怱忙揉着醉眼,开始极目远眺。

    而在这个过程中,一道话语又传进郭振宗耳中。“史大人交代下来的事情,咱们可不能偷懒,要不还是赶紧去上报吧?”

    “报什么报?万一是误报呢?”听到这话的郭振宗那是颇为恼羞成怒。自己就站在这里,这帮小喽罗竟然还敢视而不见?

    当然郭振宗下意识的忽略了自己已经站立不稳,此刻都已经只能半躺半卧的事实。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因为郭振宗人醉心不醉,此刻心中很明白,这个时候突然有船只下海,而且看他们的方向,是想要去大陆意味着什么?

    偏偏这群小喽啰还想要把这份功劳交给其他人,这不是在吃里扒外吗?

    因此匆匆训斥了这几名小兵一句后,郭振东瞬间感觉这酒也醒了,脚步也不再飘了,拔腿就往船仓里冲。

    几分钟后,几条小船从旗舰上下了海,在风高浪急的海面上疯狂的疾驰着,郭振宗更是站在船头在声嘶力竭的叫喊着什么?

    直到此刻,史存正等人才算是收到了信息,然而却一切都已经迟了,郭振宗这个鸟人早已经扑了上去……

    ……

    “这种事,还用得着来问老子吗?既然他知府老爷就在本帅即将统一全岛之际,悄然下海想要远去这意味着什么?难道他史存正还会不懂?”

    “又或者是史存正这小子,怜惜对方身份地位过高,存有包庇之心?”

    张云这一连串的反问,让那满脸喜色,匆匆赶来报信的水兵瞬间就抛下了一切喜悦。

    这一刻,也不敢追问张云这位大帅究竟对于此事是何看法?连忙转身就跑……

    而轰走了这不长眼的传信兵后,张云亦是忍不住直叹气!

    无论什么人,有的时候总是会犯贱的。如果史存正这次是抓到了个老百姓或者普通的地主老财,那么想必此刻定然是风平浪静,目标也早已经下海喂了鱼,但当目标换成这琼州知府李胜,一切就又不一样了!

    对于这种脾气,张云压根就不想要容忍。或许别的大人物,在这个时候会表现一下风度,但自己压根就不需要,亦没那个必要。

    遥想当初太祖站在沪海外滩,望着诸多毫不停留,转头离去的外国使节。最后还不是只能留下一声叹息!

    那还是在太祖已经快要统一全国的情形下,别人都不看好,压根就不和你玩,亦不屑和你玩!

    而自己现在这势力才发展到哪到哪?说不好听点,就是个山沟沟里的土霸王而已!

    这种情况下想指望那些个自视甚高的士人阶级接纳自己,甚至投靠己方。张云觉得还是蒙头睡一觉,做个梦来的更快一点。

    因此,对于一个注定的敌人,张云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必要浪费那个精神去见他,而且他为了表现他自己的风骨,万一在这过程当中再把自己给臭骂一顿。那岂不是千里送上去找骂?

    更何况自己的出身并不是什么显贵之身,乡下土财主的儿子,在普通老百姓眼中,或许已经可以被称呼上一声公子了。但在李胜这等人面前,那就是个渣啊!

    念头转到这,张云也不再去管这陌生人,是否会因自己的一言而改变命运?转身就投入了更忙碌的工作中!

    目前全岛大部分地方,都已经被武力强行统一了,不服之人,张云给予他们的选择就只有一句话,不服杀到你服。

    遥想满清鞑子入关,刚开始不也有许多人会跳出来么,结果呢?杀着杀着就都服了!

    况且现在的自己,本身就是在和大明朝廷争夺时间,实在没必要和这些小屁民浪费宝贵的时间。

    而杀服了一些人清空了大半个岛屿之后的现在,张云储备已久的杂交水稻总算可以光明正大的登上历史舞台了……

    ……

    春天是个农忙的时节,尤其是张云用军队强行推动了杂交水稻的育种工作之后。地盘上剩下不多的已经服气的老百姓们,如今就显得更为忙碌了。

    一处无名的山谷里,正有大大小小的一家十几口在忙碌着……

    “孩他爹,你说这种子真有可能像哪些人所说的那般好吗?”不知过了多久,刘金氏突然伸了个懒腰冲着旁边默不作声,埋头死干的丈夫金正有些忐忑不安的问道。

    不怪刘金氏如此,自家就只有这几亩地,这还是在山里头开出来的不毛之地。万一要是这种子不靠谱,哪来年……

    就在刘金氏回想起,当日破门而入的那些壮丁,强行扔下这一袋种子时的嘴脸而有些忐忑不安之际,金正却没好气的回道。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这玩意不是种出来吃的,育种育种,你到底知道什么叫育种吗?”

    金正斥完自家的婆娘,见这婆娘还低声嘀嘀咕咕的,似乎很不服气。此刻心中也有点忐忑不安了!

    只是这些心中的担心,金正却并没有跟着一家老老小出口,当天晚上的情形很明显,自家根本就没能力拒绝!

    随后全村人都被强行要求育种,也让金正有些庆幸,自己当时并没有强硬拒绝,否则后果真是很难料!

    想到这,金正又回想起镇上被杀的那些人的尸体,那一个个的千人坑,万人坟。这些天,几乎每一次想到不种这种种子而产生的严重后果,金正就有些不寒而栗!

    “也罢,反正就三四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大不了,再辛苦点开点别的旱地……”念头转到这,金正深深的叹了口气。接下来的半年有的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