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迪埃斯·德雷克

      接到鹤中将的联络的时候,祗园中将正好在SWORD部队的训练基地,不过这也谈不上巧合,自从接下来SWORD部队的首任长官的任命后,但凡是停留在马林梵多的时候,她大多数的时间都是会选择呆在SWORD部队的训练基地。

  毕竟,

  身为SWORD部队的长官,

  她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熟悉、掌握SWORD部队里面的每一名成员的情况,这并不是多么轻松的工作,不如说深知SWORD部队的重要性的祗园感受到了深深的压力,不敢有片刻的怠慢和轻忽。

  在结束了与鹤中将的联络后,

  祗园立刻就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离开了办公室,朝着训练基地外行去。

  沿途遇到的海军军官以及士兵们看到祇园中将纷纷行礼问候,,尤其是男性们,在看到容貌绝美的祇园中将的时候少有人能维持住往日里的冷静和从容,好几个笨蛋说话结结巴巴的就像是舌头被冻住了似的。

  等到祗园走到训练基地的大门口的时候,

  “祗园,你也接到阿鹤的联络了?”

  “泽法老师?”

  祗园停下来脚步,颇为讶异的看着迎面走来的泽法,说道:“你说‘也’?泽法老师你也收到鹤姐姐的传讯了?这么说来SWORD这一次真的要派上用场了?”她的大脑转的飞快,从泽法那一句话中捕捉到了关键信息,立刻就推断出来了大概情况。

  “同时传讯召集SWORD部队的长官和总教官,想来应该是要动用打磨了这么久的SWORD了。”

  泽法认可了祗园的推断。

  同时,

  那赞许的目光落在了这名才貌双绝的学生的身上。

  他在‘海军新兵学校’执教的这几十年间,为海军培养出来了数以万计的优秀将校军官,别的不说,现任的三位海军大将都曾经是他的学生,虽然那三位本就是天赋异禀,可若是没有泽法的教导,他们想要登上各自的巅峰说不得要推迟好几年乃至于十余年的时间。

  而除了这仨算是独一档,

  接下来就数祗园、茶豚等人最为出彩,准确来说在泽法看来,祗园他们也仅仅是现在尚且还没有赶上萨卡斯基、波鲁萨利诺以及库赞仨人,再多给祗园、茶豚他们点时间,未来不是没可能跻身海军大将的行列。

  “那泽法老师,你觉得······目标会是哪一位?”

  祗园和泽法自然而然的并肩而行,一老一少一起朝着海军元帅的办公室行去。

  “这个啊!不好说呢!”

  泽法没有轻易的给出答案,只是说道:“白胡子、百兽、BIG·MOM,不管是针对哪一位都不值得惊讶,可以说都有着充分的理由,但也正因此而难以决定先对付哪一位,之前也和战国、阿鹤他们讨论过这事好几次,可惜始终没有能得出一个结论。”

  “也就是说,现在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祗园喃喃道。

  “而且是我们所不知道的变化。”

  泽法补充道。

  “泽法老师你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祗园有些意外。

  “我要是知道的话现在就告诉你了,你是SWORD部队的长官,涉及SWORD部队的消息没有隐瞒你的必要,也不可能说是不告知你,之所以我们俩都一无所知,想来是刚刚收到消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我们,或者也可以说正准备告诉我们。”

  泽法从容不迫的说道。

  他并不因为收到消息慢了战国、阿鹤他们一步而感到懊恼和不满,从海军大将这个位子退下去,转到海军新兵学校执教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心理准备。

  因为他已经算是退居二线了。

  比起来还在一线奋战的战国、阿鹤以及卡普他们耳目迟钝点是再正常不过的!

  “刚刚收到消息吗?”

  祗园眉头微微蹙起,“海上又发生什么事了?”

  “等见到战国和阿鹤就知道了。”

  “这么说倒也是。”

  “话说回来,祗园你觉得是要对谁动手?”

  “嗯······白胡子或者百兽吧?”祗园缓缓说道。

  “为什么不会是BIG·MOM?”

  “BIG·MOM的危险性目前来看是最小的,一日不治好令她时不时陷入疯狂的‘思食症’,一日就构不成多么严重的威胁,但如果BIG·MOM的思食症被解决了,那么······BIG·MOM说不定会变成海贼皇帝们当中最危险的一位。”

  “不错,和我的看法一致。”

  泽法不吝夸奖之词。

  “BIG·MOM的天赋······在我看来是超越纽盖特和凯多的,准确来说迄今为止我没有见到过有谁的天赋能超越BIG·MOM的。”泽法轻轻叹息了一声,“那个疯女人的天赋简直好的离谱,得亏了她的疯病限制了她的潜力。”

  “不然——”

  泽法的语气骤然一变,杀气腾腾的说道:“我们海军早就不惜一切代价的干掉BIG·MOM了。”

  祗园轻轻颌首。

  这样的判是没有任何问题的,BIG·MOM就是如此危险的女人。

  值得海军如此郑重以对。

  “说起来,白胡子那家伙也是,震震果实的力量被他开发到了极其危险的地步,但偏偏他是个没野心的,竟然真的就老老实实的和他的儿子们盘踞在新世界的一隅之地,全然没有说是向外扩张的企图,以至于我们海军这边始终是无法下定决心去对付白胡子。”

  泽法说着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新世界的三位海贼皇帝,白胡子因为开发到极致的震震果实而被世界政府和海军警惕着,BIG·MOM因为那过于超出常规的天赋而被世界政府和海军忌惮着,剩下来的百兽······说实话相对而言的话反而是危险最小的一个。

  但偏偏凯多有着白胡子所没有的野心,也有着BIG·MOM所没有的始终是处于清醒冷静状态的大脑。

  念及此处,

  泽法慨叹一声,这世事也着实是奇妙。

  说话间,

  俩人已然是来到了海军本部的办公大楼,进入了这海军的‘心脏’当中,因为这里人多眼杂的关系,在走进来后泽法和祗园不约而同的停下来了谈话,俩人面对遇到的军官敬礼都是微微颌首以作回应。

  就这样,

  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海军元帅的办公室前。

  “战国,我进来了。”

  泽法都没有敲门,径直推开门就往里走去,只是在推门的时候张口喊了一嗓子算是给办公室里面的战国元帅打了声招呼,祗园默不作声的跟在泽法的身后,走进去后顺手将房门关上。

  “泽法,祗园。”

  坐在办公桌后的战国元帅打了声招呼。

  “祗园,来坐这里。”

  沙发上,

  鹤中将笑眯眯的朝着不是亲妹妹但胜似亲妹妹的祗园招手。

  “鹤姐姐。”

  祗园走了过去,在鹤中将的身边坐了下来,泽法则是在斜侧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然后立刻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战国,又发生什么事了?你和阿鹤这事准备要用SWORD来对付谁?白胡子还是BIG·MOM?”

  “情况解释起来有些复杂。”

  战国元帅闻言轻轻叹了口气。

  “那就简而言之。”

  泽法说道。

  战国元帅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蹙眉思索两秒钟,答道:“简单点来说的话就是CP部门有发现泰佐洛和百兽海贼团之间勾搭不清,双方可能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合作关系。”

  “百兽?”

  泽法大感意外的挑起了眉毛。

  坐在鹤中将身边的祗园也是意外的眉头微蹙。

  “这么说的话······这是准备用SWORD来对付百兽海贼团?”泽法沉声问道。

  “没错。”

  已然是下定了决心的战国元帅果断地点头,他解释说道:“SWORD部队训练的时间足够长了,我觉得也是时候该让他们派上用场了,正好百兽海贼团最近几年发展速度极为迅猛,风头一时间都有些盖过白胡子海贼团和BIG·MOM海贼团,现在又和泰佐洛勾搭在一起,有必要说是想办法削弱一下百兽海贼团了。”

  说着,

  他停顿了片刻,目光在泽法和祗园的身上绕了一圈,换了口气继续道:“泽法你是SWORD部队的总教官,祗园的话是SWORD部队的指挥官······我想要问一下你们觉得SWORD部队现在是否可用?派他们去对付百兽海贼团是否可行?”

  泽法没有说话,

  他只是看了眼祗园。

  “这个要看元帅大人你准备怎么利用SWORD部队。”

  祗园没有立刻给出来明确的答复,而是反问起来战国元帅。

  “······情报,我想要让SWORD打入百兽海贼团的内部,去收集百兽海贼团的情报,只有准确的掌握了百兽海贼团的情报,本部这里方才可以对症下药,决定该如何去削弱百兽海贼团。”

  战国元帅思索了一秒钟,立刻就给予了祗园准确的答复。

  “打入百兽海贼团内部······只是这样的话,可行。”

  这一次,

  祗园斩钉截铁的给予了战国元帅肯定的回答。

  “当真?”

  战国元帅追问道。

  “当真。”

  祗园点了点头,“如果让SWORD部队去正面和百兽海贼团对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以SWORD部队现在的实力,怕是连百兽海贼团的大看板都对付不了,更不要说是去针对凯多,但只是间谍工作的话······是有人可以胜任的。”

  战国元帅闻言点了点头,

  但却没有继续追问祗园,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泽法,问道:“泽法,你怎么说?”

  “祗园的判断没有任何问题。”

  泽法的回答简单粗暴到了极点,没有任何迟疑的表明了对祗园的支持态度。

  “······泽法,你这家伙。”

  战国元帅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将目光重新转回到了祗园的身上,“祗园,你说有人可以胜任打入百兽海贼团内部这个任务,名字是?”

  “迪埃斯·德雷克,虽然他自己更喜欢称呼自己为X·德雷克。”

  祗园答道。

  “迪埃斯·德雷克,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战国元帅眉心紧皱了起来,他屈指轻轻敲打着额头,试图唤醒埋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

  不过,

  还是鹤中将率先反应了过来。

  “迪埃斯·德雷克,是米尼翁岛的那个孩子?”鹤中将脱口问道,但话一出口她就意识到了不对,担忧的目光不由得落到了战国的身上。

  “米尼翁岛······”

  战国元帅愣了一下,那被他掩埋起来的悲伤的记忆在这一刻被重新唤醒,往日里的那一切都还是历历在目,就像是发生在昨日一样,“原来如此,德雷克,他是那个迪埃斯·巴雷鲁斯的孩子是吧?没有记错的话,阿鹤是你救下来了那孩子?”

  “是的,当初我赶到米尼翁岛只来得及救下来那个孩子。”

  鹤中将轻轻叹息一声。

  米尼翁岛的事件是战国的心病,也是她深感遗憾的一件事。

  因为,

  在那座岛屿上,被世界政府悬赏了五十亿贝里的手术果实不翼而飞,至今下落不明,不过战国元帅和鹤中将最为心痛的却不是手术果实的遗失,而是战国的养子,被安插在唐吉诃德家族的间谍唐吉诃德·罗西南迪的牺牲!

  泽法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唐吉诃德·罗西南迪是战国的养子,同时也是他的学生,他清楚的记得那个孩子虽说是在战斗上缺乏足够的才情,但是······那是一个心性善良,愿意为了他人而牺牲自我的好孩子!

  办公室里的气愤在这一刻变得沉重起来,就像是被胶状物灌满了整个办公室,祗园竟觉得呼吸都有些个困难起来了。

  “咳咳。”

  战国元帅咳嗽了一声,打破了这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气氛,径直问道:“泽法,祗园的推荐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他压下去了心中的悲伤和痛苦,维持着海军元帅应有的铁血和坚强,就像是不会流泪的石头一样坚守在海军元帅的岗位上。

  “德雷克是SWORD部队里面最优秀的一个。”

  泽法的回答还是一样的简洁明了。

  “没问题就行。”

  战国元帅点了点头吗,没有再问什么,只是说道:“既然你们都认同了这个德雷克,那就让他过来······算了,阿鹤,我们去SWORD部队看看吧!让那孩子过来这里有点儿太惹眼了。”

  “那就去看看吧!”

  鹤中将认可了战国的判断。

  泽法和祗园他们过来战国的办公室不会引起来额外的关注,但德雷克这么一个海军校官突然拜访元帅大人的办公室,肯定是会引起来有心人们的注意的,海军本部虽说是海军的大本营,但混杂在此处的杂质却是怎么清理都清理不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