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光吃饭不吃菜

    听到郭照的回答,典韦、许褚那是二脸懵逼。

    杨凌既然没在营帐里面,也没在曹操那边,他该会去哪呢?

    正在他们俩一筹莫展,不知道该去何处寻找杨凌时,却听到外面传来马蹄声。

    典韦、许褚赶忙出营一看,正是杨凌打马而归。

    在他身后,还跟着周仓、张郃几人。

    典韦顿时喜出望外,赶忙道,

    “大哥,你可算回来了。你到底去哪了,让我们一顿好找!”

    “我去寻找破城之计了。”

    杨凌笑了笑,从马背上跳下来。

    “巧了,丞相正好让我们请你过去出谋划策呢。”

    “那好,咱们这就过去吧。”

    “好!”

    典韦跟许褚点头,便同杨凌一起朝中军大营走去。

    中军大营。

    结束跟众人商议军事后,曹操一边扒拉着白米饭,一边瞅着案己上的沙盘,眉头几乎拧成一个川字。

    只有攻克邺城,拿下北方,方才能扫平六合,一统天下。

    一日攻不下邺城,一日就达不成这个愿望,更有极大的风险!

    想到这里,曹操将手中的白米饭放了下去,叹了口气。

    “呵呵,丞相为何无故叹气?”

    杨凌笑着走了进来。

    “子逸回来了!”

    曹操赶忙站起身,带着几分责怪的语气,抱怨道,

    “你刚去哪了,我正找你出主意呢。”

    杨凌从容不迫地笑道,

    “我是为丞相寻找,攻破邺城的办法去了!”

    “真的?!”

    曹操闻言又惊又喜,

    “你可想出什么法子了?”

    杨凌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走到沙盘边上。

    只见精心制作的沙盘上面,山川河流,关隘城池应有尽有,冀州一带的地形清晰地呈现在众人面前。

    “邺城中不管是粮草,亦或是兵甲、人员,都是极为充足。”

    “要想不付出巨大代价,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第一,便是围而不攻,等到城中粮草耗尽,袁尚自然不攻自破。”

    杨凌侃侃而谈道,

    “不过这个法子,丞相想必也不会用。”

    曹操点了点头。

    邺城是袁氏的老巢,囤积起来粮草只怕能用上十年。

    难不成他们还要围困邺城十年不成?

    别说十年了,就算围困一年,曹操都有些接受不了。

    毕竟还有袁谭、刘表、孙权、刘备等人在虎视眈眈。

    只要曹操稍微露出破绽,他们便会蜂拥而上!

    “第二条路是什么?”

    曹操问道。

    杨凌口中吐出两个字,

    “水攻!”

    曹操一惊,下意识地将目光看向沙盘。

    沙盘上邺城所在的位置,附近只有一条洹水。

    “以洹水的水流量,想要水攻邺城,怕是有些困难吧?”

    曹操疑惑地道。

    他先前不是没考虑过水攻,但最终还是因为洹水水量不够的缘故,从而打消了这个主意。

    “不错,眼下的确是有些问题。”

    杨凌胸有成竹地朝一旁的张郃点了点头,

    “但我刚才带着儁乂将军,去实地考察了一番。按照他所言,河北一地,马上就要进入盛汛期!”

    “丞相可命人提前修建堤坝,堵住各处水口!”

    曹操心中大喜,险些拍案叫绝!

    “不愧是子逸,竟然这么快就想出了破城之计!”

    “唉,先前我还怀疑你去偷懒,没想到你是去实地考察,真是错怪你了!”

    曹操一脸自责地道。

    “这倒也怪我,没有提前跟丞相打声招呼。”

    杨凌顿了顿,跟着笑道,

    “除了洹水外,咱们也可另挖一条水道,将黄河之水引来!”

    后世所见到的黄河水道,其实是经过多次改道后,方才形成的。

    眼下的黄河水道,却是有一条支道从洹水不远处经过。

    只要派出一支军队,最多一个月,就能将洹水跟黄河支道连接在一处。

    “如此一来,就算邺城再怎么坚固,也绝对会被丞相所攻破!”

    杨凌笑道。

    “好!子逸当真是聪明绝顶!”

    曹操忍不住大声称赞道。

    困扰曹营等人的问题,竟这样就被杨凌给轻描淡写地解决!

    一旁的典韦、许褚等人,看向杨凌的目光,也是充满敬佩之意!

    “典韦、许褚,你们二人速去吩咐工兵营,让他们听从子逸的吩咐,准备蓄水!”

    曹操吩咐完典韦、许褚后,心情大好,又将饭碗捧在手中,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杨凌见状,忍不住笑道,

    “丞相怎么光吃饭不吃菜?”

    “子逸之计谋,就如同上好的佳肴,我还吃什么菜呢?”

    曹操打趣道。

    众人顿时大笑起来。

    ……

    次日一早,邺城城下。

    “袁尚小儿,丞相可是你干爹,你这不孝子,还不速速开城门,放我们进去?”

    “你这般不孝,就不怕袁本初地下有知,被你气得活过来?”

    大马侯周仓按照杨凌的吩咐,骑马来到弓箭的射程外,扯着嗓子叫骂道。

    听着他的叫骂声,城头上的武将马延撇了撇嘴,对一旁的士卒道,

    “曹军若是不攻城,不得有任何举动!”

    “喏!”

    马延瞥了一眼周仓,大摇大摆地下了城墙,朝城中的袁府走去。

    袁府的公堂中,袁尚正在跟审配、逢纪等一众幕僚商议政事。

    “拜见主公!”

    马延走进来后,恭声朝袁尚行了一礼。

    “都督将军不必多礼!”

    袁尚摆了摆手,关切地道,

    “城外的曹军动向如何?”

    “回禀主公,今日曹军倒没有攻城,只是派出一人,在城外不停叫骂,骂的十分难听。”

    马延老老实实地叨

    虽然没有亲耳听到,但众人大概还是能想象的出来。

    而袁尚却是没有生气,反而大笑着对逢纪、审配道,

    “诸位,想必曹操是无可奈何了,才会行如此行径!”

    “不错,看来昨日的攻城战,让曹军损失惨重。”

    逢纪捻着胡须,笑眯眯地道,

    “眼下曹操应该明白,邺城可不是那么好拿下的!”

    “只是可惜了表兄在轵县战死,不然他再派出一支军队突袭曹操,一定能大获全胜!”

    袁尚不禁扼腕叹息起来。

    但就在这时,一旁的审配却是有些狐疑地道,

    “主公,元图先生,我怎么觉得事情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