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完结

    “别激动,放松……放松……告诉你他们狼子野心的人……是谁?”

        眼看屈芊雨隐隐有醒来的痕迹,景梨再次开始安抚。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每次睡着,都有人在我耳边告诉我他们的一切恶心……他们是坏人……他们是坏人……”

        轻轻摇头,屈芊雨痛苦的回答。

        “那声音你是不是听过……是不是觉得很熟悉,好好回想一下,你肯定能记起来的,加油……”

        随着景梨的声音,屈芊雨进入回忆中。

        许久之后,她再次开口,“我听出来了,是骆医生,是她一直在我耳边告诉我,那对父女不是好人……”

        果然是她啊。

        景梨眼中闪过一抹锋锐。

        而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消除屈芊雨的心理暗示。

        “忘记她所说的话吧,只要你忘了,以后就不用再被她的声音困扰,你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

        很快,心理暗示起了作用,屈芊雨沉睡过去,紧蹙的眉头松开,那神情,是许久未见的放松。

        搞定。

        收回手,景梨拿起桌上正在录音的手机,起身走出房间。

        “怎么样?”

        门口,一行人哪里有工夫吃饭,都眼巴巴等在那呢。

        “小锦鲤,我老婆不会有事吧?”

        荆哲最担心的,是屈芊雨的身体会出问题。

        她最近睡的不太安稳,经常会在半夜惊醒,吃的也不正常,整个人都瘦了许多,精神状态也不好,他现在对外都是称她病了拒绝她出席任何官方活动。

        “是骆思妤做的,我解除了心里暗示,别担心,小婶婶只要休养一段就会恢复的。”

        景梨将录音播放给众人听。

        “你打算怎么办?”

        荆炀问荆哲。

        荆哲现在很火,“这事就交给我去办吧,放心,肯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当晚,骆思妤被他父亲从床上拖起,一句话不说扭送进了神经病院。

        “爸,我已经好了,为什么还要把我送进来,你疯了,这个地方是正常人能待的么?!”

        被束缚带束缚着,骆思妤疯狂挣扎。

        她不明白,她明明已经痊愈了,为什么她父亲还要将她送到这个鬼地方,这个地方,是她的噩梦之地!

        “女儿啊,别怪爸爸狠心,这是我唯一能保你的方式了,你可真是愚蠢,竟然会对总统夫人下心里暗示,为了整个家族,只能委屈你了!”

        骆父也很无奈,荆哲的原话是,“既然是个疯子,那就让她好好待在神经病院,不要出来祸害人,你们若是舍不得,我可以代劳。”

        要想保住整个骆家,就只能牺牲这个女儿。

        “我没有……爸,你要相信我……我不要住这里,没疯也会被逼疯的……爸,我求你……放我出去……我要去找婓陌……”

        骆思妤疯一般疯狂挣扎,声泪俱下。

        “婓陌,从来都不属于你,放弃吧,女儿……”

        叹了口气,骆父对着医护人员使了个眼色,很快,医护人员将手中的镇定剂注射进骆思妤的血管中。

        “不……你们不能……不能这样对我……”

        挣扎渐渐拟态,骆思妤满脸泪痕昏睡过去。

        神经病院,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归宿,也是荆哲对她的惩罚!

        **

        两年后,在520这一天,因为就读国防大渐渐淡出大众视线的景梨破天荒发了一条微博,配字:一加一等于几?

        而她所配的图,是她和婓陌的结婚证。

        照片两人穿着白衬衫,她的长发因为就读军校而剪短,显得干练而利落,照片中的两人,笑的很甜。

        除了结婚证,还有一张b超照。

        那是属于她和婓陌的宝宝,已经五个月。

        很快,婓陌转发并且@小锦鲤:一加一,等于三!老婆,我爱你!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