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失去你,一切毫无意义 第五十六章 战争要来了

    姚洛轩在酒吧停留到了下午五点左右,许久不见的赵崔终于出现在了酒吧之中,他满脸都是血迹。自称是躲避诸多人的追杀,才活着到了这里的。如此行踪可疑的家伙,晃荡在白天的街道之上,又敲响了酒吧的大门,说不定那些所谓追杀他的人,已经全数停留在酒吧门口了。不过这种疑问暂时可疑不提,因为对一切的进展毫无意义。

    带着许多疑问的姚洛轩,在赵崔面前竟然说不出任何的字眼。也许,是因为酒吧之中,那些自称酒馆的人,在她面前解释了个通透。正是经历了一切的巨变,才让姚洛轩不至于接受那么多信息而变得崩溃。理解的程度纵容不是很完美,但至少让她向着所能接受的一切靠拢着。

    姚洛轩一言不发的坐在酒吧角落之中,喝着面前啤酒。她甚至对于赵崔跟酒馆人员争论的话语都没有任何疑问。她拿着手机,仔细检索着各种新闻。外面的世界依旧在运行,各种八卦新闻各种蹭流量的报导,充斥着手机各种App客户端。所能留下的大多是各种充满诱惑,而又让人随时沉迷的欺骗。必须与这个世界有所联系,这是姚洛轩突然的想法,她所坚持的一切,都是在这个世界上活生生存在的例子。纵然,她轮回在这个世界之中,一遍又一遍的观望,感受,体验随时接踵而来的痛楚与无奈。也必须去用着全部尽力去克制。当然,这一切的克制也不能用着全部精力没入其中,一旦深入的了解之后,必然会迷失在这种无尽的深渊中。

    姚洛轩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翻看手机,突然脑中泛起了念头。此刻,要是那个十七岁的少年,跟自己对视而坐,相互看这个自个,而后举起面前的杯子,将其中的啤酒一饮而尽,那会什么样的感受。将一切外在的因素,全部隔绝,只是他们两人而已,会怎么样。也许,这样的想法,正是这个少年的想法,只是,现在那个少年又如何了。这是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真实感,超出自己承受范围之内的联想,往往是会心情安逸的。

    新闻再无可看之处,姚洛轩拿起手机,去除手机壳子,双手温柔的反复揉搓手机外壳的触感。圆润并且充满了现代气息的味道,人类科技的精华,是一种自我探索领域之中产物。似乎,这个世界都沉沦在手机的功能之中,一切都消化在所谓的信息时代巨大的深渊中。

    一扎啤酒快要见底了,香烟也只剩下三根了。姚洛轩突然感受到了时间的流逝,此前只是看着它走过而已,现在那东西走过的步伐,带着沉重的滋味,甚至让人难受的重击感,像公寓楼上桌椅半夜被人板动的声音,特别的难受。

    终于姚洛轩站了起来,走向了商讨的众人,她忽略了之前他们在旁罗里吧嗦的各种言语,直接进入了主题。一击必中一般。但这种突然性的言语表达往往都是带着语法的病句,众人在姚洛轩的问话之中琢磨了一阵,方才想起其在未知到来事物之中的重要性。也许,这种重要性几乎为零。世界的奔走,发展,绝不会因为个人的缘由,变得停滞不前。而所在个体单位在其中的挣扎,也只是为了符合发展的一切。

    可是,这一切已经发生了,让姚洛轩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之上。这种的位置对于旁人来说,可有可无一样,对于姚洛轩来说,只是一个生活上的选择。姚洛轩得到众人的回答,仅仅是问了她,现在的她,是向哪种方向行走。只是这种问题无聊透顶,姚洛轩至始至终的回答,仅仅是回归正常的生活而已。没有其他任何的私欲,甚至没有对于摆在面前的诱惑的向往,纵容这种向往并非出现在眼前,只是对于未来的某种可能性的想法。即使是可能性的想法,也要为之奋斗,这种探索欲以及求真欲望,可是人类之中最为珍贵的品性。姚洛轩虽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可众人似乎并不在乎她一般。她也清楚,她在其中的渺小性。

    没办法,有时候只有争取的时候,做出斗争的姿态才能让自己在他人面前明确了姿态。只是这种事情需要一手的好牌。姚洛轩想了一下,似乎她手中的好牌几乎没有。只是,似乎自己手中只有一张牌,叫做墨翎。姚洛轩知道,一旦牵扯出她跟墨翎曾经有过的接触,那么自己势必再无安宁的时候。可自己有什么责任来含括这一切呢?自己也有必要去偿付这些本来安宁却再次追求的代价呢?

    ==========

    姚洛轩在众人还在商讨自己听不懂的事宜时,突然说了她的怀疑内容。似乎未感觉到众人的答案,她说出了自己与墨翎偶遇的事实,当然许多的内容她将之掩藏了。

    维克多很是惊讶,他让姚洛轩抬起手掌,自己也贴合了上去,两个手心接触了,等待了三分钟左右,周围的人都屏住呼吸,害怕真实的事实在自己的打扰后就不存在了。姚洛轩体内本来消失的力量,随着维克多的引导,逐渐的开始汇聚了起来。维克多细细的感受着,这种力量的属性,只是在他有限的学识之中,根本无法分辨出这种力量的来源。姚洛轩没有隐藏她被墨翎救活的事实,也没有隐藏墨翎透入过她全身的剑气。维克多便是要在其中识别,虽然即使自己并没有遇见过墨翎,也未曾感受到墨翎的力量。但是大能者能布下的力量,可不是自己可以随便识别的。

    力量与力量的相撞,随即像被吞噬到了无尽的黑洞之中,维克多使用着自身的力量,仅此触碰了姚洛轩体内隐藏的剑气,便被吞噬的无影无踪。维克多立马想要脱离,却已经来不及了,锋利的剑气顺着姚洛轩的内心之中,涌动而上,径直向着维克多的奔袭而去。来不及挣脱,也无力挣脱,维克多瞬间就感觉到剑气刺入了他体内。轰如洪钟一般,全身的肌肉抵抗着冲击,牵扯无数的痛楚,在这种痛楚之下,所有的牵连一下扯断。维克多向后退了几步,一只手撑在吧台上,刚缓过劲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姚洛轩惊讶了体内涌动而出的剑气。这种力量的释放让她浑身感觉通透无比。喝了许多啤酒,脑中本来藏着微微的醉意,只在这个瞬间,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内心之处甚至有了诸多的激荡,连日来的阴霾彻底的化为乌有,甚至一直对今后的耿耿于怀,也似乎释放了。不过,姚洛轩似乎感觉到体内还有东西在流动,在那一次激荡之后,突然加速一样,直到分开后,才缓缓降速了。感受着这种莫名其妙的变化,身体也随之焕发起了活力。难道这正是因为墨翎当初用剑气将她复活而造成的吗?那么这些东西,必然是遗留在体内的剑气,只是不清楚,一旦这些剑气离开之后,是否自己还将会死去。

    不过,另姚洛轩最为担心的是,她是否会一直牵扯着墨翎。正常的生活,每一种存在都是能让自我清楚明白的。而并非是现在这样,黑暗之中探索着一切自己必须去接受的事物。

    约瑟夫拍了拍维克多的肩膀,询问着如何。维克多摇摇头,说自己没事,只是被姚洛轩体内的力量反冲了。不过,可以证明的是,姚洛轩体内的这种力量,以他们目前的情况来说,虽说无法判断是大能者所为,可以对姚洛轩的话语深信了。如果姚洛轩不是碰见了来自诺夫罗大路的高手,维克多绝对不可能被如此的反震吐血。维克多从怀中掏出手帕,擦拭掉自己嘴角的血迹,而后将手帕重新放回了自己的上衣口袋。“我不能确定是否就是墨翎所为,但是我知道这并非是这个世界所能承受的力量。但是结合着赵崔提供的一些资料,我想,这件事情,不是我们几个人所能来承担的。”维克多说道。

    赵崔点点头,他赞同着一切,至于他是如何跟酒馆联系上的,姚洛轩从他们刚刚一些谈论中几乎已经能够明白了。一个不是这个世界的刘婷,背叛了这个所谓的酒馆的组织,用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行事着。比如说当初,她化妆成男人在银行抢钱,也是她的所为。至于为何她要在银行抢钱,则是她需要金钱。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无论做任何事,都与金钱有关。这是一种固定的模式,即使讨厌,也无法脱离。但也好,一旦有衡量的标准,则就不可能让这个世界分崩离析了。

    赵崔再次提出了自己所掌握的资料。这些掌握的资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搞到手。比如这个时候,军队开始以演戏方式调动,以及公安部的领导也开始对于一些细小事情的改变。甚至,赵崔还分析了下国际的形势,几乎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开始以联合演戏为借口,奔赴在太平洋中。也许,这些国际形势,只是对于两个大国对立时摆出的各自态度。这种态度是一直存在的,可是不知为何,从简单的手机新闻上看来,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不妙。

    服务员走了过来,他说联系到了酒馆负责人了。

    “要战争了。”服务员很是冷淡的说:“不过,我总得介绍一下自己,我叫王伟,美国人,因为在中国出生所以叫了这个名字,另外三个是俄罗斯的尼涅尔三兄弟。”

    说完之后,另外三个外国人,被称之尼涅尔三兄弟的家伙,纷纷举起酒杯,向着姚洛轩致意。

    “战争,谁跟谁打。”

    “这个世界跟我们打啊。”王伟说道。

    赵崔脸色僵硬,他警惕的看着众人。

    王伟对着赵崔说道:“赵警官,甲方不小心拿到了乙方的东西,乙方追回这个东西,但是甲方不给。这算不算违法。”

    赵崔点点头。

    “同样,你们的世界拿到了我们世界的东西,但是你们不想归还,那我们该怎么做。”

    没有正面回答,赵崔只是很冷静的回答着:“但是,请你们记住,你们大多数的人,是来自这个世界的。”

    王伟回答着:“那有什么用?我们经历的一切,可不是你们所能体会的。”

    “那么说,我们处于敌对状态了?”赵崔说道。

    “原因尚且不知道,只是隐约得知一些消息而已。一下子太过于激励,可不是我们可以承受的。”王伟说着。

    维克多咳嗽了几下,插话近来,化解着尴尬。他问道:“负责人怎么说的。”

    王伟看了一眼赵崔,这些事情不需要隐瞒了,他说道:“魔法种子出现在这个世界。诺夫罗大陆准备争夺魔法种子。”

    维克多摇摇头,说道:“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啊。不过那种子在哪里?”

    “负责人告诉我,已经被这个世界研究了许多年。我怀疑魔动力量已经出现了。”王伟如是说。

    “可是没有人传授使用的方法,不可能充分利用魔法种子。难道是会计社的人。”维克多疑惑的说着。

    “会计社可不敢这样做。”王伟说道:“他们一直想要平衡。魔法种子是打破平衡的。”

    “负责人要我们怎么做?”维克多点名了主题。

    “全员撤出!”王伟说道。

    “我没听错吧!”维克多说道。

    “因为这不是我们战争。”王伟回答着,他转向了尼涅尔三兄弟,吩咐着:“联系我们这边的人,全部准备集合,在战争发生前,我们要撤出这个城市。”

    三个俄罗斯人点点头,立马走向了后台。

    赵崔叫道:“等下,你的意思是说战争要在这里开始了?”

    王伟点点头,他说道:“很明显,是要在这里开战的。本来你们这些事情,我还是很有兴趣介入的,像玩游戏一样,慢慢的冲关。只是刚刚我得到上头的命令,以及确定的消息,那现在的这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难道不是吗?”

    姚洛轩说道:“我不懂。”

    维克多挡在姚洛轩面前,叹了口气:“既然两个世界要开战了,而起会在这里打响一切,你所坚持的东西,都空了。MISS Yao,如果你在意你的孩子们,你应该去找墨翎帮忙。她是大能者,她能庇护你的。”

    “战争不能阻止吗?”姚洛轩继续问着。

    “在我们这里,我们可以尽情的讨论。但是你出了这里,一旦泄露这些消息,有可能来自诺夫罗大陆,或者这个国家会直接将你置于死地。或者将你在乎的人,全部置于死地,你相信吗?你所明白的一切,跟普通民众的想法,完全不一致。没人会相信你的。总之,你还是去找墨翎的好。”

    姚洛轩沉默了,她在思考着这一切。突如其来的一切,让她根本无所适从。不,是尚未用着整理的心态来梳理这一切的事实。

    “如果你不知道在哪找她的话,我提供一个线索给你。”王伟说道:“我们得知了,年浩,一直在这个城市,他被会计社控制了。而且,你的战友吴肇兴是会计社的人员。”

    对于王伟的话,姚洛轩并没有说什么,她拿起手机,直接向着门口走去了。一切的讯号对于她来说太过乱了。几乎这些都只是点点的星光,如同王伟所说那样,找到墨翎才是关键。只要她存在,一切的顾虑几乎都可以消失了。不过,年浩还在这个城市,这让她内心之中竟然有了一点期待。姚洛轩努力克制着其他的感情。如果真有战争,那么所坚持的一切,真会灰飞烟灭啊。这可不允许!

    ===========

    见到姚洛轩离开后,赵崔深吸一口气,他说:“我该怎么做。”

    “如果你能让魔法种子回到该去世界,那战争就不存在了。”王伟说道。

    “那东西真这么厉害吗?”赵崔问着。

    “魔法种子产生的能量,可以直接摧毁太阳系,这可不是瞎说的。一个危险的武器,来到这个世界,难道是好事。”

    “可是它叫魔法种子。”赵崔继续深问着。

    “我们的叫法,它是一个力量的产生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