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说容闳 下

    【第二更!周末是休息的时候,2更不容易。(/吞噬小说网)

谢谢天海祥云、18377707194等朋友的默默支持!本书虽然成绩不好,但你们是寒冷中的一点温暖!我会继续努力的,只要还有1人投票,我就会坚持。哎,别嫌我啰嗦,求票。】

这不,龙灏已经私下贴补了华夏财政100万美元,而等到华夏镇能自负盈亏,可能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当然了,这是因为龙灏现在只允许开拓金矿,并且金矿的收益都被他征收的缘故,等到龙灏不需要金矿的收益来开展自己的宏伟蓝图时,华夏镇光靠这一片数不尽的矿产,就能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镇子。

龙灏叹道:“钱多了有钱多的苦恼啊!手握聚宝盆,还是得勒紧裤腰带……走,鸳儿,我们去看看容闳!”

看着龙灏唉声叹气,装模作样地远去,鸳儿掩嘴偷笑:少爷真是的,钱多了有什么好苦恼的?难道是因为花不出去吗?

龙灏苦恼的不是花钱,而是缺少帮他花钱的人才!

钱花出去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这个理论,前世的龙灏已经铭刻到灵魂深处了,而现在他为了人才,就必须得去见容闳容大牛!

容闳很幸运,他得的是航海神经衰弱症,亏得有王勃淘这位中医世家传人帮忙按摩推拿,又求龙灏给制作了一针镇静药剂,这才捡回一条命。

不过,也把王郎中累得两天没有下地。

龙灏读过中国近代史,对容闳这个大牛是心存敬佩的,容闳一生都致力于为中国培养西式人才,不过由于他生活的朝代所限,眼光富有历史局限性,始终忠于腐朽的清廷,这也是龙灏对说服他心存顾忌的原因!

说通透了,龙灏就是要造清廷的反,如果容闳不能一心一意对他,留下他,弊大于利!

不过说服容闳也是十分必要的,他在美国有着丰富的人脉(多指文化界),几批留美幼童与他有师徒之恩,说服了容闳,就等于提高了收服这些留美幼童的成功率!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想一想,李恩富、容揆、梁敦彦、唐绍仪等在清末明初留下赫赫大名的牛人,只要容闳出面劝说,如今不得志的他们,十有**会投入龙灏的怀抱!更别说,如今定居在美国,过着四等公民生活的那些留美幼童!

他们虽然在史册上籍籍无名,不过龙灏相信,在自己手上,这些受过西方高等教育的学子,定会绽放出闪耀的光芒!

龙灏也曾想过,直接去招揽些国外的科技大牛,或者自己培养新式的人才,不过前者忠心打个折扣,后者时间成本太高,目前看来,留美幼童便是最合适的选择!

以上各种原因综合,龙灏捏起了拳头,扣响了容闳栖身休养的房间之门:说服容老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门没有关死,屋内挂着瓦斯灯,不算强烈的光线下,容闳披着衣服,靠在床头,手上拿着一本不算厚的英文书,正在戴镜研读。

龙灏和鸳儿步履轻柔,容闳年长耳聋,所以等两人走到近处,这位好学可敬的老人还未发觉。

“《海权对1660~1783年历史之影响》……”龙灏看清了书封上的字,口里轻轻地读了出来。

海权啊……好熟悉呢!龙灏揉了揉脑袋,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一闪而过,不过又仿佛浮光掠影,捉拿不住!

哎,自己毕竟不是研究历史专业的炼金术士,对这个时代发生的重要事件、起关键作用的历史名人,还是不熟悉啊!

“嗯?是你!”龙灏的喃喃自语惊醒了容闳,他合起了书,神色警惕地看着这个曾被自己误认为海盗的少年。

龙灏收起心思,笑道:“容老,这么晚还不休息吗?”

容闳放好书,坐直了身子:“这么晚来,无事献殷勤,有话直接说,坦荡君子,没有什么好戚戚的!”

龙灏用针剂救了容闳一命,所以这位老人,尽管仍旧没有好脸色给他,但也不至于立刻轰他出门。

龙灏点头,找了一张木凳坐下,面对容闳:“我想先生来帮我!”

容闳眼如止水,不起波澜,反问道:“闳除了教书,无一技之长,恐怕不能帮到你什么!”

龙灏眼神诚恳:“教书就是百技之首……先生觉得我中华民族与西方列强最大的差距在哪里?体制?兵力?科技?”

容闳不假思索,道:“都不是,是教育……”

才说完,容闳就知上当,当即撇开头,不去看龙灏满含笑意的眼睛。

龙灏道:“不错,就是教育!列强中百姓均可识字,意见畅所欲言,通达上听而不获罪,惠及周边而可盈利,鼓励创造、尊重事实,西方有句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法的权利!而相比而言,清朝百姓识字者百不足一,四万万同胞,晓得国弱民贫者不足百万人,而能像先生一样投身于救国救民事业中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更有甚者,热血爱国的义士,往往被朝廷以各种虚妄之罪抹杀……嘿嘿,这般差距,中华民族何日才能与西方列强争一长短?何日才能高昂头颅,再现我汉唐雄风、宋明盛世?”

龙灏说一句,容闳的眼角就跳一下,一字一句,如暮霭之钟,震耳发聩、敲击心灵,容闳瞟起眼,忽然发现面前这个清秀如画的少爷,齿齿激昂、声声震撼,竟是一副拯救苍生、乱世如火我为先的大无畏精神!

想及此,容闳一叹:“区区孺子,竟能看得如此透彻……”

龙灏引亢而歌:“容先生,你既赞同我,何不来帮我教育同胞,令他们觉醒,为振兴中华民族出一份力?”

容闳想了想,摇头道:“你自己尚且为洋人效力,你能帮我让那三十六个孩子在美国好生读书,便是一份大功德!”

龙灏冷笑:“先生何必欺人欺己?这里全是华人,试问这个星球上,还有哪个洋人会有这样的善心,在异国他乡,给华人好吃好住,还不远万里,跑到大清国去招募流民?先生,可敢教我?”

容闳张了张嘴,哑然。

容闳在这里住了数天,自然知道这个梦想岛公司隶属于西班牙皇室公主,不过龙灏没有限制他自由,在病好后,允许容闳在专人陪同下,在村子里走动。

容闳所见所闻之下,哪里还不明白,这个世外桃源的真正主人,就是面前这位年轻得不像话的龙少爷?

龙灏见容闳垂头,眼神变换,晓得他一时还下不定决心!其实这也怪不得容闳,他一生奔波于中国和美国之间,有过太多希望,又有过更多失望,龙灏的年龄实在太小了,小到令他看不清未来的迷雾!

龙灏晓得今天的谈话到此即可,再多恐怕会有反效果,他呵呵一笑,牵起旁边的鸳儿,站起身:“容先生,你看我这贴身丫鬟,我待她如亲生妹妹,你在这里也好几天了,可曾在村里看到一起打骂奴婢的丑事吗?这里,有西方倡导的自由,人人平等!这难道不是容先生理想中的国度吗?”

说完,龙灏拉着鸳儿,便走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