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藏宝 下

    原来,龙家祖上流传过一段话,说什么:“龙虎一遇风云动,儿女成双真龙变……”说的是龙家第十八代子孙,会出一条真命天龙,能取当朝而代之!

龙正兴翻过族谱,因为明末清初时兵荒马乱,遗失了几页,所以不晓得自己是第十八代?还是自己的儿子是?

不过人过中年,龙正兴始终还是一名汉军都统,升迁无望、养老无忧,因此心内就确定下来,这条‘真龙’,必是自己的儿子!

按照祖上的预言,说真龙缺水,要借水跃龙门,所以龙正兴给儿子取名一个‘灏’字!

再看张月虎女儿的生辰八字,与龙灏的八字匹配的是天衣无缝,而张月虎名字里的那个‘虎’字,也印证了‘龙虎一遇风云动、儿女成双真龙变’的说法!

古人最是迷信,龙正兴当场就拍板,不但与张月虎结下了儿女亲家,而且将一张和祖上预言一同流传下的藏宝图给了张月虎。

这次要说的‘机密’,便是龙灏乃‘真龙之命’与张月虎替龙正兴寻宝两件事!

“藏宝图?”龙灏听得津津有味,脱口问道。

“狗屁的藏宝图!”张月虎冷哼一声,“就是一张腥臊的破羊皮,上面画了几道痕而已!若不是我这些年几乎踏遍了外兴安岭,杀了几百俄国老毛子,怎么可能找到宝库的入口?”

龙灏眼睛一亮:“你是说,你破译了那张藏宝图?”

张月虎撇开脸:“找到又如何?反正你不想娶我丫头,我也不想我丫头跟着你受你欺负,藏宝图啊,才不给你!”说完,这个干瘦老头,居然孩子气地做了个鬼脸!

龙伯正色道:“少爷,你别理这个瘦金虎,他开玩笑呢!如果没有我龙家祖传的钥匙,宝库摆在他面前,他也打不开的!”

宝库钥匙?

龙灏觉得惊喜是一个接一个,看来还是19世纪好啊,地球上有大把的土地没有开发,连似乎只存在于小说之中的‘藏宝图’、‘宝库钥匙’,自己也能碰到!

龙伯指了下龙灏,道:“少爷请掀起衣服,那块玉石便是!”

龙灏依言照做,肚子上果然缠着一串红线,上面绑着一块不规则的玉石,并且似乎是人为从中敲断了,而留下的一小块!

“这就是宝库钥匙?”

“做梦吧,这只是一半,另外一半,在我丫头那里!”张月虎抠了抠鼻孔,不屑地说道:“这本来是你们的订婚信物,不过你既然不认我这个岳丈老子,我也就没有必要给你凑齐这把钥匙了!”

龙伯沉下脸:“瘦金虎,不要再胡说八道了,婚约之事只是少爷和你开的玩笑,藏宝图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你真的找到了那宝库?”

张月虎道:“我张月虎一生不说假话,说找到,便是找到了,不然的话,巴腊河的人会发了疯一样追杀我吗?”

龙灏讶然:“藏宝图一事,巴腊河也知道?”

张月虎点头:“不然你以为,龙正兴为何会下大牢,杀头不算,满门还要流放以北三千里?真的只是因为他得罪了上面?嘿,还不是为了这张藏宝图?”

这个秘闻,连龙伯都不晓得,他老脸白颤,连声喃道:“怪不得,怪不得老爷下狱那么突然,原来竟是这张藏宝图惹的祸……”

张月虎冷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何况那个宝库号称有黄金十万斤,是成吉思汗子孙藏起来的财富!是人都要眼红……”

十万斤!那就是五十吨黄金啊!

更何况,宝库里不可能只有黄金,其它的奇珍异宝是少不了的!

听到此,屋子里每个人鼻子吐出的气都粗了三分!

周伯当更是脸上肌肉僵死,用变了调的声音道:“虎伯,你身上藏了好大的秘密,居然这般沉得住气,没有自个独吞……”

张月虎一翻白眼:“蠢货,钥匙的一半在这娃娃身上,我想独吞也不成呢!”

龙伯也没料到这个‘宝藏’数额竟如此巨大,他吸了一口气,回头对龙灏说:“少爷,您看……”他没明说,眼中的意思却很明显:为了这个大宝库,对方的女儿就是无盐、东施,您也捏着鼻子笑纳了吧!

谁料,龙灏从十万斤黄金的震撼中清醒过来,仍是摇了摇头:“区区一点钱财,我龙灏还不放在眼里,这个张月虎太桀骜,你们觉得,我若是为了宝藏娶了他女儿,将来他还能听话吗?”

龙灏一句话,点醒众人:对啊,黄金咱们又不是没有,自个的金矿都来不及挖,可这个张月虎不降服,咱们这个团体,可就可能要垮了呢!

龙灏御下,一切按规矩办,没人有特权,若是突然多出一个不听话的‘岳丈’,整个华夏镇都会乱掉。

雷龙即刻道:“少爷,我赞成您的说法,张月虎不归降,宁可杀了,也不能放任他倚仗女儿骑在您头上,作威作福!”

“放屁,放屁,放的好大的臭狗屁!”闻言,张月虎愤怒地跳下床,指着雷龙怒骂:“在你眼里,我张月虎就是依靠女儿,指手画脚的小人吗?哼,我刚才不过开个玩笑而已!龙灏,你一个人留下,我这就把藏宝图告诉你,然后你送我回东北,我找我丫头把那半块玉石也还你!哼,从此以后,我张家和你龙家,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张月虎这番话说的斩钉截铁,令得龙灏心中也有点动摇:十万斤黄金都不动心,这个瘦金虎,似乎还真的是磊磊落落的血性汉子?

鸳儿亦是在旁小声地道:“少爷,我们好像错怪了这位张前辈呢!”

不过事已至此,张月虎在气头,龙灏也拉不下面子改口,难不成要他说:啊,虎伯,是小婿错了,您还是把女儿嫁过来,打开了宝库,里面的财富我们一人一半均分?

龙灏有原则,张月虎若是不加入龙鳞党,接受自己调派,那些宝藏,他宁愿不要!

龙灏是炼金术士,自己就有一双点金手,50吨黄金,能稍稍打动他,却打不破他的原则。

龙伯晓得龙灏一向一言九鼎,轻轻叹了叹,惋惜了一下,就领着众人退了出去。

这时,房间里只剩下了龙灏和张月虎。

张月虎背脊笔直,好比那日与龙灏交手一般,双眼露出精光,令人忘却了他干瘦的身板:“龙家小娃娃,我不远万里到你这,其实就是为了把宝藏这个人情还了!当年你父亲救我一命,我就用这份宝藏偿还,至于我那丫头,你看不上最好,我也不屑高攀,过了今日,大路朝天,咱们各走半边!”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龙灏默然一会,拱手道:“虎伯,您是英雄,此前是小侄莽撞了!您有什么要求,尽可以提!”

到了这个地步,龙灏也彻底明白张月虎脑后虽有辫子,却是个一言九鼎的铮铮铁汉,所以诚恳道歉。

【感谢天海祥云,感谢还在默默支持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