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藏宝 上

    张月虎见状,气得胡须和辫子齐飞,手中的铁胆掉落地上:“荒唐!你真荒唐,居然要和一个填房丫头成亲?龙灏娃娃,你是想气死我和你爹爹是吧……”

龙灏淡淡地道:“不好意思啊,我爹爹先下去了,您是想下去陪他,陪他,还是陪他啊?”

张月虎怒道:“滚,给老子滚出去!老子的女儿那般贤淑良德,不能被你耽误了……小娃娃,老子决定不把她嫁给你了,嘿,你小子后悔去吧!”

不嫁?正合吾意!

龙灏微微笑道:“绝不后悔!对了,你最好转告令千金,我龙灏就是个花花公子,除了小丫鬟要娶,边上的这个大洋马也要娶!她若来了,只会气得短命十年,很不划算哩!”

“嘤!”听了此言,鸳儿更加害羞了,连忙把小脑袋藏进龙灏怀里。

花花公子?张月虎倏地一愣,但马上明白了那是‘浪荡子’的意思,不由更是眉撇须张、怒气急喘。

大洋马……也要娶?梅丽莎聪慧如狐,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所谓的‘大洋马’就是指自己了,听到龙灏的‘豪言壮语’,这位开放的异国公主不知怎么的胸口也小鹿乱撞,跺了下脚,狠狠剜了龙灏一眼,率先飞也似地逃掉了。

飞霞满面,桃红如春呢!

哎,看来入乡随俗,当初那个为了追求爱情而大胆逃婚的公主,现在也被同化了,晓得害羞,晓得闪避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梅丽莎逃了,龙灏也趾高气扬,如胜利凯旋的大将军,抱着软玉喷香的鸳儿,走出了张月虎的房门,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

此行的目的——退婚——已然达到,龙灏心情畅快下,一边亲着娇羞欲死的鸳儿,一边哼着谁也听不懂的调子,在大街上走着。

周围的不良士兵见了,都啧啧称叹:鸳儿好福气啊,看来少爷长大了,能够把这丫头片子收房了……

鸳儿乖巧懂事,随侍龙灏身边,周围哪个人不真心喜爱这个可人儿?看到她被龙灏抱着从张月虎房里出来,心中都是大乐:嘿嘿,看来,那瘦老头是咱家少爷岳丈的谣传,不攻自破啊!

接下来几天,各人忙各事,周伯当和雷龙一面管自己的兵的同时,一面见了渔民不断送来的温温鱼,也是啧啧称奇,心中连叹少爷好本事,这个能改变温度的神奇鱼苗,多半也是从佛祖的某个小千世界里学来。

龙灏知道了他俩的想法后,连说了几遍这是‘科学的力量’,不过这两个大老粗听了,都是咧嘴一笑:“晓得晓得,这是秘密,现在新来的人多了,可不能让他们晓得少爷身受佛缘呐!人多口杂,佛祖会怪罪的!”

龙灏顿时无语。

三月一日,龙伯终于回来了,随他一同回来的还有风尘仆仆的施密特,他们乘坐西诺皮号,带回来了一船的黄金!

看到岸边乐呵呵的周伯当与雷龙,龙伯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下,并没有多说什么。

周伯当原先算是他的手下兵,今后就算当了什么陆军司令,只要龙灏还在,龙伯就无需对他客气!

周伯当笑道:“龙伯,恭喜您顺利出关啊!”

他们去大清的时候,龙伯还在闭关,这次出关后,整个人变得精神矍铄、胎骨不凡,令人望而生畏、心生凛然!

龙伯跳下船,道:“你们回来就好,可以帮少爷一把……对了,少爷呢?”

这次接船,龙灏却没来。

周伯当附上去把话一说,龙伯面色立刻大变:“巴腊河那厮捉回来了?还有‘瘦金虎’张月虎和他的手下,你们也接回来了?”

周伯当点头,并且说:“是呢,虎伯说那件事也查出了眉目,应该和少爷说,不过现在嘛,虎伯和少爷,似乎有了不小的矛盾……”说到这里,周伯当搓搓手,显得很局促。

龙伯凝眉问道:“少爷和张月虎?怎么会有矛盾的,你难道没有从中调解?”

周伯当叹口气,把事情简略一说,龙伯听完不禁哼道:“这个瘦金虎,行事也太鲁莽了,话不说清就和少爷动手……他以为少爷是小娃娃吗?吃了这记闷亏,算他活该!走,带我去见少爷,找到张月虎,我们一起把那件事说个清楚!”

还是软禁张月虎的那间小屋,里面的人物如下:龙灏、鸳儿、龙伯、周伯当、雷龙,还有抠着脚趾丫的张月虎。

气氛凝重,雷龙犹豫着道:“少爷,我……觉得我还是回避吧!”

龙伯的气场非常大,他瞥了雷光头一眼,似乎在问:龙家的家事,你小子杵在这里做啥?

龙灏摆摆手,道:“龙伯,雷龙已经算是自己人了!我说过,今后没有龙家,只有龙鳞党,他是核心党员,为什么不能留下?”

龙灏发话,龙伯自然没了脾气,他散去气场,叹道:“既然少爷这般坚持,我当然没意见,不过雷龙,老朽跟你说,接下来你听到的事情非同小可,你听进去了,就连你师父洪在末也不能告诉,知道么?”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说到最后三个字时,龙伯身上散发出浓烈的杀气,令得雷龙笔挺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一颤,忙应:“雷龙知道,师父是师父,党是党!这点是非,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龙伯微微点了下头,不再看雷龙,而是对张月虎道:“那件事,你最清楚,还是由你来跟我家少爷说吧!”

张月虎弹弹黑色的泥丸,盘坐床上,懒洋洋地道:“说什么说?你家小少爷要娶小丫头当正房,置我家丫头于何地啊?”

丫头?

龙伯眨巴了下老眼,在周伯当的低声解释下,弄了半天才弄明白:感情少爷说要明媒正娶鸳儿,惹恼了这头‘瘦金虎’啊!

龙伯不去问龙灏,直接问鸳儿:“丫头,怎么回事?”

鸳儿师承龙伯,见到他板起脸,不由缩起手脚,也不敢往龙灏身后躲,只是原地站着,绞着衣角,楚楚可怜地说:“我,我……”

龙灏扬手一拦,道:“龙伯你别怪鸳儿,一切都是我的决定!这个马匪头子,无凭无据的,就想占我便宜,这婚约,应该是他捏造的!”

“噗!”张月虎鼻孔一张,眼珠怒凸:“我张月虎堂堂汉子,手底下亡魂无数,会捏造那狗屁玩意?”

“咳咳……”龙伯圈起拳头堵了堵嘴,“少爷,这婚约,是真的,是当年老爷亲自跟他订下的!”

龙灏张大了嘴:“啊……”

心里却是极为失望:还真是我那爹爹留下的尾巴啊,插科打诨没混过去……

据龙伯道,当年龙灏未满岁的时候,龙正兴正好一擒一放了马匪张月虎,张月虎晓得感恩,等到风头过了,就乔装来谢龙正兴。

当其时,龙正兴乃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年纪,与张月虎三杯五杯下了肚,便天南地北地聊上了,而且越聊越起劲,越喝越投机,他听闻张月虎有一个六岁的闺女,长得玲珑可爱,正巧龙夫人抱着小龙灏来劝酒,龙正兴借着酒兴,就指着襁褓里的儿子道:“我儿子乃真命龙子,娶你女儿,绝不亏了你张家!”

说完,两个大男人就趴倒石桌,酒醉而睡!

等醒来之后,龙正兴有些后悔酒吐真言,不过张月虎却记得一鳞半爪,‘真命龙子’不记得了,两家联姻却是印在脑海,于是兴冲冲地拿了他家千金的生辰八字,找龙正兴写下婚约文书。

龙正兴颇为头疼,张月虎再英雄了得,可终究也只是一个马匪,过的是刀口舔血、悬崖走索的凶险日子,要自己儿子娶他女儿,那不是开玩笑么?于是乎,龙正兴揉着宿醉的脑壳,筹揣措辞,准备回绝了张月虎。

不过,当龙正兴看过张月虎女儿的八字后,顿时虎躯一震,酒虫退散:哇,这是应验了那段预言吗?

【感谢天海祥云!感谢各位投了票的同学!成绩惨淡,我就不说什么了,大家看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