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张月虎 下

    对龙灏的质问,梅丽莎扬起天鹅般的玉颈,骄傲地道:“狩猎是贵族的必修课,从前是这里太冷了,现在有了你发明的小鱼鱼,我自然要活动活动啦!不然,肚子上就该长肥肉了!”

一边说,梅丽莎一边扭着那盈盈一握,引人无限遐思的小蛮腰,龙灏左看右看,都没看出哪里有长赘肉的迹象!

梅丽莎打猎,会让侍从(有时是高登,有时是别的随从)骑马提着一桶温温鱼,一路驰骋,一路扬起温暖的雾气,阳光破晨雾,很有十八世纪西方油画的朦胧韵味。

龙灏歪着头,便接受了这个解释,可他却忽略了,当他转过头之后,美丽公主眼中闪过的寂寞……是的,唯有寂寞,才会让一名修养极高的贵族女士,大发狂性、嗜血如魔!

听闻龙灏要去看张月虎,梅丽莎就酸溜溜地道:“这是女婿见丈人吗?要我看,那个老头长得那么瘦,女儿一定很不好看,定然比不上我们可爱俏皮的鸳儿!”

昨天码头上张月虎和龙灏一番拳脚大战,早就传遍了光明村、华夏镇,龙鳞军自然是赞叹少爷的犀利拳脚、神武身手,不过张月虎被押下去前的那一句‘我是你岳丈老子’也在好事之人的口舌下,迅速传播开了,这不,自然没漏了梅丽莎和鸳儿的耳朵!

还有一个洪香绫没定数呢,现在又冒出来一个?

鸳儿是自叹自艾,而梅丽莎却是细眉倒竖,叉着腰:不能这么惯着ocean了,他才13岁,就这么会沾花惹草,再大些还了得!不行不行,以后往家里领女人,必须按着认识顺序来排!嗯,我怎么也得占住三房不放,坐三望二啊!

天知道梅丽莎从哪里学来的‘坐三望二’,反正龙灏突然又冒出了个岳丈,这位美丽的公主是一百个不满意,昨天傍晚,还多射死了一头无辜的小雪兔!!

龙灏察颜观色,顺水推舟叹道:“我也冤枉啊!我都不认识这个什么张月虎,嘴长在他身上,他要怎么讲,我也没辙啊!”

以张月虎那副尖瘦的尊荣,龙灏还真是很担心他女儿的品种,要知道,大清实行的是摧残女性的小脚为美政策,一个裹着小脚,驼着背,干瘦没肉的小媳妇?

饶是龙灏好色,想一想也不禁连打三个冷颤!

君不见清末相册上,那些八大胡同的名妓是个什么尊荣,嗯,想呕吐的可以去自行搜索!

所以龙灏被梅丽莎点醒,觉得很有必要去和张月虎说清楚:别的不说了,如果我爹和你真有什么狗血的指腹为婚,那么就撤消了吧!你的千金,我配不上!

张月虎和他的马崽子,总共是78人,被押下去后,由于周伯当特意交待,除了限制了自由,其它的倒也没吃什么苦。

他们的牢房和巴腊河的牢房,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这会儿,张月虎窝在一间桌床台几均有的单人房,正百无聊赖地拨拉着掌心里的铁胆呢!

马粪球,龙家小娃娃够狠啊,居然敢把我张月虎关起来!张月虎愤愤地想着,心里盘算:等我在这里的事办完,就回东北黑土地去,总胜过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受气!受人所托、忠人之事,龙老弟啊,我算对得住你了……

张月虎正在胡思乱想呢,门忽然敞开了,走进来一男两女,男的英武阳刚,正是龙灏,而两个女的,一名是柔情似水、羞羞怯怯的中国古典式小丫头,另一名却是**、柳腰长腿的异国佳丽,这般组合,使得张月虎不由一怔,铁胆停了下来。

龙灏回头道:“你们退开守候,我无妨的!”

“是!”

接着,门外看守的卫兵就应声退下,他们心里可是放心的很:少爷的武功,可不弱于那个虎老头,不必担心他吃亏!

张月虎手搁在几案上,一抬眼:“小娃娃,晓得我来历了吧?对待长辈不可怠慢,还不快点放我出去?”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龙灏淡淡笑了笑,摇头道:“你的来历?周伯当大约跟我说了……不过我对你们这些东北马匪很不满意,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融入我们,我给你们吃、穿、用、住,保证你们过的比在大东北好!二嘛,看在你与我爹爹相识一场的份上,我自掏腰包,买了船票送你们回国,从此一笔两清!”

张月虎听了,眼珠子一瞪:“打发叫花子呢?龙家小娃娃,不要以为碰巧挖到了块金矿,就可以张狂,告诉你,你和我家丫头的婚约在你还没断奶时就订下了,我看你能接我十招,马马虎虎还算不错!这样吧,你跟我回去完婚,然后我协助你,把整个东北都打下来!”

打下整个东北?

龙灏一愕,差点笑岔了气:这个老是自称自己岳父的干瘦老头口气还真大,你凭什么打下人家满人的老家后院啊?还有,打下之后,你拿什么应付北边的俄国骑兵?嗯,就靠你那一百个都没有的马匪崽子?

龙灏遗憾地瞅了瞅张月虎,叹道:“可惜你一身武艺,却是疯了……”

张月虎脸一板,霍然站立:“你才疯了!哦,莫非那件事情,周伯当那小子没跟你说清楚吗?”

又是那件事?龙灏心道:看来这个机密牵扯面很大嘛!不过话又说回来,貌似谁都知道,这还是机密吗……

不过没等龙灏开口,梅丽莎却忽然跨上几步,指着张月虎道:“你说的婚约,可有字据?”

张月虎一愣,很显然,对这个美得不像话的洋女人忽然口吐中文,他有些难以适应:“你在跟我……说话?你是谁?”

“我叫梅丽莎!”

梅丽莎点点头,牵着鸳儿,优雅地上前一步,道:“老爷爷,看到没有,这位姑娘,温柔娴淑,大方善良,是龙灏的贴身丫鬟,以后就是他的正房夫人,你的女儿,如果没有她漂亮,就不要送过来丢人现眼了!”

鸳儿猝不及防,吃了一惊,连忙摇手道:“少爷,别听她瞎说,我只是个小丫头,怎……么可能配得上正房呢?”后面几个字,细若蚊蝇。

她的脸蛋红鸳似火,嘴里说着,眼皮垂下,不敢去看龙灏。

这小丫鬟,年纪大了,心思也活泛开,她怕少爷怪她多嘴,把什么正房、二房、三房的事说给梅丽莎听,心虚也心焦,既怕少爷斥骂,又期待少爷的回答。

“哈哈哈……”张月虎一愣,随即仰头大笑:“洋女人,你还知道正房?告诉你,这个小丫头别看生的可爱伶俐,可她的身份注定了她最多就是个妾室,而我的女儿,从小接受三从四德的正统教育,贤淑良德,又有双方父母的媒妁之约,所以嫁过去必然是个正房!而你嘛,啧啧,若是我女婿喜欢,收你这个大洋马当个暖床的夜壶也不赖啊!”

大洋马?夜壶?

中文水平有限,再加上张月虎一口的山东+东北腔,梅丽莎不由呆愣住了。

龙灏听张月虎说的粗俗,连忙咳嗽插道:“胡说什么,张月虎,这位是西班牙皇室的公主,拥有十万火枪兵……什么暖床不暖床的,休得再提!另外,我父母已经过世,你说的媒妁、婚约,都得等我的大管家回来才能确定!所以嘛,你还是不要把女婿、岳丈吊在口上,听得不雅观!”

三从四德、相夫教子!龙灏一听,背后鸡皮疙瘩就起来了,这样的老婆,必然是符合大清朝审美观的绝代恐龙!定要想个办法推掉才行!

鸳儿见龙灏没有直接对‘自己当正房’做出评论,心中既是松了口气,又是有些失望,不过正当这时,她身子蓦地一轻,居然是被龙灏抱了起来!

龙灏拦腰把发呆的鸳儿抱在怀里,如今他已长到1米75,体格有力,而鸳儿不过1米6,轻轻的柔弱无骨,抱起来如软玉入怀,毫不吃力!

龙灏嘻嘻笑着:“张月虎,另外告诉你,这个是我的小丫鬟,我心头的宝贝疙瘩,说什么收入妾室,那是不可能的!她呀,将会是我龙灏明媒正娶的第一人!”

龙灏早就决定,只要是他的女人,都得明媒正娶,什么正妻平妻,统统滚远点!

呀!鸳儿小心肝一跳,整个身子都燥热了起来:我……我没听错吧,少爷说、居然说要明媒正娶我??

我不是在做梦吧?【看完请投票!感谢天海祥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