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搬空汉阳铁厂 下

    【第二更了!作为一个兼职写手,天天5k更新公众不容易!还是裸奔期,求打赏!求推荐!求一切包养!还要感谢天海祥云同学坚持不懈的打赏!除了天海祥云,其他vip读者有没有表示啊?现在好像连推荐票都少了许多呢?】

最后雷龙沉不住气了,让洋人对李鸿章说:只要中堂大人肯帮忙,西班牙公主殿下便欠中堂大人一个天大人情,些许钱财、不成敬意!

然后,便献上了一张10万美元的支票!

李鸿章缺钱啊,10万美元虽少,却也解了他一点燃眉之急,于是便让盛宣怀亲自驾了一艘商船,与雷龙等人进入长江,便宜行事。(/吞噬小说网)

而过了几天,湖北正在筹建的汉阳铁厂被人搬空、工匠悉数失踪的惊天大新闻,也传到了李鸿章耳朵里。

李鸿章一拍大腿:“好呀,原来是这么回事!10万,10万少了啊!”

盛宣怀的船,这个时候已经营救了郑公肖等人,装载着一船人和那些设备,都快过了南京,拦都拦不及了。

李鸿章晓得这些人若是上了归家号,自己便查不到了,所以急匆匆带着人,堵住了盛宣怀的船。

李鸿章倒也不是要替张之洞捉拿郑公肖这伙人,当船上的雷龙又给了他10万美元的支票后,他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大手一挥放行,还让盛宣怀帮忙把这些机器设备,装上了归家号。

李鸿章与张之洞素有嫌隙,李鸿章主张海洋战略,而张之洞力挺陆军为王,李鸿章办洋务、张之洞搞重工,而汉阳铁厂,是盛宣怀半背着李鸿章替张之洞弄的,成立的一个汉冶萍公司,表面上是盛宣怀**出来捞钱的产物,可实际上呢,背里有日本人的影子……

这些,老谋深算的李鸿章,肚里门清着呢!

这次事件,他早让人弄清了,就是一帮中法战争的老兵鼓弄出来的事,梦想岛公司救人,估计那帮人与救了梅丽莎公主的华裔沾亲带故!

思考了下得失,李鸿章便睁一眼闭一眼地一放,一举多得:既赚到了票子,与那位公主殿下打好交情,又坑了张南皮一把,而且等到事后张之洞查出那些‘匪人’是通过盛宣怀的船逃走的,只怕也要与盛宣怀心生嫌隙!这样,盛宣怀就借不了汉冶萍生金蛋……

挥一挥衣袖,就能够办成这么多事,出了好几口闷气,李中堂大人,老怀甚悦啊!

不过这场汉阳铁厂被窃的案子实在太大,连东宫那位老佛爷都惊动了,听闻张之洞连夜进京,向光绪帝哭诉,要求全国大搜捕,绝对不能放过这伙嚣张的匪人。

盛宣怀是知晓内幕的……他没办法不知晓,周伯当的手枪都指到他头上了,不然他怎都不会让那群可恶的窃贼上他的船的!

有病吧,我干嘛非亲自去武昌啊!盛宣怀悔青了肠子。

用自己的商船帮贼人搬运自己的产业,盛宣怀想哭啊!这不是当着丈夫面凌辱妻子吗?哇,不带这么欺负人啊!

李鸿章深晓个中三昧,便把心怀怨愤的盛宣怀在上海豫园软禁起来,天天喝茶下棋,弄得盛宣怀胆战心惊,以为李大人要办自己,差点就没写血书投出去找日本人来救人了!

等到风声过去,归家号才装上幼童、钦犯工匠,大摇大摆地离开了上海,返回阿拉斯加。

归家号在太平洋中途变道,被深悉海路的容闳发现不对,结果周伯当一伙被误会成坑害同胞的海盗,弄得容先生自责不已,遂病倒床榻。

听郑公肖一字一顿地叙述完,文字简洁,龙灏却听得一波三折、背脊淋漓:这群王八蛋啊,胆大的没边了!若不是李鸿章正好与张之洞有罅隙,若不是盛宣怀最近与李鸿章闹了点小别扭,使得中堂大人囊中羞涩,我的归家号啊,百分百就要栽在上海滩了啊!

龙灏指着周伯当、雷龙和郑公肖,手指微颤,喝道:“你们太肆意妄为了,我要惩罚你们!呼呼……”

雷龙低着头:“少爷说的对,我们这次的确太冒险了!请少爷责罚!”

周伯当则装作鹌鹑,嗫嗫道:“少爷消消气,不如先去将巴腊河宰了,等听过老周一言后,再做定夺?”

龙灏眼一瞪:“你还有什么屁话要说?”

木已成舟,不管怎样,归家号此行有惊无险,收获还是巨大的!至少那些钦犯工匠和铁厂铁匠,算是填补了龙灏这边技工的空白!龙灏气过那一阵,气也就消了。

下了船,龙灏命郑公肖立刻带人去旧金山接应郑荡龙一伙,免得这个连朝廷一品大员的产业都敢打劫的家伙再闹出祸事来,要知道,这里是美国,可不像腐朽满疮的大清那样尽是漏洞可以钻!

郑公肖带着命令急急去了,这个党卫团团长,一点思家的概念也没,只有努力工作,完成少爷交待的任务,才是他毕生所求。

此行,郑公肖还带着一个秘密任务,要联络到乔金福尔德先生,替龙灏去欧洲把那个货运采购公司搭建起来:情报网,还需要扩展到欧洲去啊!

这也算是给龙灏先行铺路吧……

那群铁厂铁匠、钦犯工匠、留美幼童,自然有龙小虎去安排,不必心忧,而汉阳铁厂的设备也放在库房一时半会烂不了,所以龙灏便随周伯当,去见见自己的杀‘父’大仇人:巴腊河。

巴腊河与他的一帮手下,就是被关在铁笼子里的那群怪人。牢房里,看到周伯当等人进来,这些脑后有辫子的旗人,都惊恐地大呼小叫起来。

“周英雄饶命啊!我们愿意投诚,做牛做马都愿意啊!”

“龙老英雄是巴腊河害死的,冤有头债有主,跟我们没关啊!”

“我们知道错了,当年不该跟着巴腊河助纣为虐,害了龙大爷,放掉我吧……呜呜,你们信佛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不大的牢房,立刻变得乱哄哄、吵闹闹的。

周伯当眉心一拧,喝道:“都给老子住嘴,饶不饶你们,由我们的龙少爷做主!谁要是再吵,老子的枪子可不长眼!”说完,枪栓一阵响。

被龙灏训斥得蔫头耷脑的周伯当,趁机把肚里的火气发泄出来。

霎时,牢房里寂静一片、鸦雀无声:这个杀神,别惹他,他可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在关外袭击官兵救下张月虎时,这些俘虏就尝过了周伯当及他手下的狠辣,晓得厉害,哪里还不赶紧捂住嘴!

龙灏走到一只铁笼子边,里面坐着一个旗人,低着头、身体壮实如牛,即便是饿了许多天,一身彪悍之气还是敞露无疑!

龙灏问道:“你就是巴腊河?”

他一直在观察,方才唯一没出声的人,就是这个悍猛的旗人!

“我就是!”那人抬起头,一双眼如鹰隼、雪厉如虎,他就是旗人巴图鲁巴腊河,当年与龙正兴乃是同僚,以武勇见长!

龙灏道:“我是龙灏,龙正兴的儿子!”

巴腊河满脸黑灰,漆黑的嘴巴忽然一咧:“我晓得,你和你老子长的一个样!来吧,给老子一个痛快!”

说完,巴腊河胸膛一挺,露出黑乎乎的胸毛。

周伯当递过来一把开刃的解牛刀,道:“少爷,替老爷报仇吧!”

龙灏接过解牛刀,掂量了下,却没急着动手:“等龙伯回来吧……还有,你方才说有话要讲,现在一并讲了吧!”

杀人不是问题,龙灏却觉得有些事情要搞清楚再处理,张月虎那个‘岳父’一事还没厘清,这边就草草地把杀父仇人做了……他觉得有点不妥。

周伯当道:“是,少爷说的是!不是老周有意拖延,实在是这件事重大,最好龙伯也在场!”

说完,他冲龙灏挤眉弄眼,弄得龙灏一头雾水:操,要说就说,你个粗眉塌鼻的鲁男子,学别人卖什么萌?打什么暗号啊?

【再次公布下QQ群:70783071,人好少,求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