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搬空汉阳铁厂 上

    出去久了,归家号上的人怎么都一个德性,‘不值一提’是口头禅啊?

还不值一提啊?龙灏觉得自己坚强的心脏跟郑公肖一比,简直是脆弱到没边了:“噢,我可以想象,张之洞张南皮暴跳如雷的场面了!那情景,一定很精彩!”

按时间推算,汉阳铁厂刚刚破土新建,里面的设备都是花大价钱从英国商人那买来的,这下被郑公肖搬空了,只怕整个湖广都要闹翻天!!

郑公肖道:“少爷,当时的确很险,如果不是雷龙派来的轮船,我们一百多人和那些铁匠可就撤退不了了!”

龙灏一愣:“一百……多人?”

要知道,随船去大清的党卫团团员包括郑公肖在内,绝对不超过十人,哪来的一百多?他又从哪招来了一批人?忠诚度可靠吗?

郑公肖道:“归家号太小,坐不下,我便让他们搭乘一月一班的邮轮,从上海到三藩市,估计他们应该比我们先到美国了吧……”

龙灏眼白一翻,没好气地喊道:“我是问你那些人是谁!不是问你他们到了哪!哦,三藩市,美国华人聚集的地方!”

龙灏心想,自己刚从旧金山回来,这帮抢劫了汉阳铁厂的‘暴徒’就去了那里,天晓得他们老乡与老乡,会掀起什么波浪……

要说那些人的来历,还得从头说起。

郑公肖在天津大沽上了岸,穿过天津卫,进入北京城,由于他事先从船上要来了一名洋人,身揣着‘梦想岛’公司的副本文件,所以一行人竟一路畅行无阻。

郑公肖原来在公门里厮混过,对京城里的条条道道非常了解,他到了北京城,首先花钱盘下了一家布店,当做自己在大清国布下的第一个据点。

其后,郑公肖按照龙灏交待的,召罗混混、开通官道,最顶层的官僚路线先不走,走的都是一些破落的八旗子弟,绿油油的美元洒出,这些眼高于顶的遛鸟货,立刻就成了郑公肖的忠实眼线。

不要以为这有多难,这年头,老佛爷四处捞钱修园子,八旗子弟的月例钱,早就断的七七八八了!天子脚下柴米贵,他们也要生存吧,反正是天天要去茶楼柳巷HAPPY的,顺带为这个美国的大公司提供些情报,赚些茶水钱,何乐而不为呢?

哎,国人大多是这个奴性,卖情报给洋人就丝毫不以为罪,反而得意洋洋:你看,爷可是给洋人打工,赚的是美钞!嘿嘿,给爷吮两管,舒服了赏你去量身丝绸旗袍!

郑公肖丢下一名党卫团的成员,就继续南下,保定府、开封府、武昌府,每个大府都洒下了钱财,开辟了据点,留下了人手,直到吉安府时,郑公肖竟只剩下自己与那名一路当做‘虎皮’的洋人了。

那洋人叫亚当斯,他向郑公肖建议:“郑先生,您这样只出不进,不是个办法啊!”

他是法国人,经过几个月的难忘经历,已晓得自己此生都不要想摆脱那个‘撒旦’的控制,算是认了命,不过要他留在中国这个落后愚昧的地方,他也是怕得不行!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亚当斯只差没直接喊了:郑先生,我长得碧眼高鼻,真的不适合潜伏在您的祖国啊!

郑公肖冷冷瞥了一眼,丢下一句:“慌什么,我们到这里,就是来招人的!”

招什么人?招的是一群百战未死的老兵!

郑公肖在北京城就探知,中法战争后,有一些退伍老兵就藏在吉安府,正巧其中一人叫做郑荡龙,是郑公肖的本家,当年在公门里还有过几次露水姻缘般的碰面,所以郑公肖一路向南,为的就是这帮退伍老兵!

这些兵来历可不一般,都是镇南关大捷里的百战老兵,别的不会,若论杀人放火,那是一等一的人才!而且他们与洋人有过洋枪洋炮交战的经验,若能招揽,对党卫团会是一个极大的补充。

郑公肖费了一番波折,终于是找到了郑荡龙,把来意一说,将自己少爷在北美的发展愿景一提,郑荡龙立刻就动了心思!

江西苦啊,当初清政府与法国媾和,郑荡龙率领一帮兄弟愤而离开部队,回到家乡吉安,可谁料这几年天旱地荒,收的粮食几乎都不够果腹了,朝廷税负又重……郑公肖的到来,简直如同一场及时雨!

淋得郑荡龙满心欢喜!

郑公肖说的好:“你们这些抗法英雄是山中老虎,跟兄弟我出去杀贪官、杀污吏、杀洋人吧!别让锄头把你们的虎爪给磨平了!”

郑荡龙心中激动,应道:“郑兄弟说入俺心坎了!嘿,为满人卖命一辈子,最后差点饿死!干,干他娘的,随你一同投奔你那个少爷去!”

就这样,党卫团便多出了一百多个预备团员!

照郑公肖说,龙鳞党可不是那么容易进入的,要立下功勋,要经过多数党员表决,才能作数!

郑荡龙一听龙鳞党的宗旨和那份看得见的美元福利,大为心动,便向郑公肖建议:张南皮最近在湖北开洋厂,把民脂民膏去换洋人的铁皮疙瘩,实在是令人气愤!不如我们北上把它们一锅子端了,也算是给龙少爷献上一份大礼!

郑公肖一听,颇为意动,特别是在听闻汉阳铁厂里有一批资深铁匠之后,更是下定了决心:少爷不是一直喊人才不够吗?我们把这些人掳回去,可就是大功一件啊!

于是乎,两个郑家的猛男一合计,率人北上武昌,辗转龟山,九进九出,把仍在建设中的汉阳铁厂摸了个清楚。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郑公肖与郑荡龙一伙人,便冲入了铁厂附近,把那些铁匠及其家属,用绳子全部绑了个结实!

可怜那群铁匠,以为是碰到了强人,当场就吓得屎尿皆流!

然后,郑公肖一不做二不休,命人把汉阳铁厂里刚刚购来的国外设备也给囫囵一气,打包拖走,藏在了离龟山不远的一个隐蔽地方。

这些设备颇重,郑荡龙主张是敲烂了完事,免得当成累赘被张之洞的兵追上,不过郑公肖却坚决反对,因为他在行动前,特意让亚当斯前往上海,找周伯当等人求援。

那个时候,雷龙、周伯当正好是招收完了留美幼童,准备联系郑公肖归队,返回阿拉斯加,可亚当斯突然出现在上海,还说郑公肖要‘打劫’汉阳铁厂,不禁把他俩吓得魂飞魄散!

这个老郑,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湖北可是张之洞的地盘,在老虎嘴里拔牙,这不是找死吗?

不过周伯当晓得郑公肖的性子,亚当斯到了这里,那边估计也多半要动手了,劝阻已经来不及,唯有尽力救援!

于是,雷龙想了想,便先把归期押后,让那些幼童下船在上海等着,带上几个洋人,去找李中堂。

李鸿章对梦想岛的人突然造访也是颇感吃惊,还以为对方受不了容闳,想把他扔回来呢!不过在听得来意之后,却皱起了眉头。

嗯?这帮洋人要开船进入长江?去武昌?

在大清,长江属于英国的传统势力范围,从长江一路而上,就可以抵达武昌府!这事不去求英国,求老夫做什么啊?绕了弯子嘛……

李鸿章摸起了胡子……

尔后,李鸿章就使用拖字诀,拖得雷龙心急火燎,恨不得一把火烧了这个老家伙的胡子。

【我:昨天我朋友带我去玩漂移了,好爽

天海祥云:在跑跑卡丁车哪个区?

我:……

我:考研政治好难,我都背吐了

天海祥云:我保研了。

我:……

我:我买了台炼金术士的未来电脑,玩一款射击游戏一点不卡!

天海祥云:魂斗罗吗?

我:……



【感谢天海祥云大神打赏!本书昨天申请三江再次失败,今天求安慰,收藏、点击、推荐、打赏统统都要!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