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金源?佛缘? 上

    得到了表扬,龙小虎兴奋得脸膛映红,连连搓手道:“应该的,这本来就是我的分内事!”

龙小虎是账房,技能就是替龙灏管理这些琐事、统计物品,如今龙灏在众人眼里的威望如日中天,龙小虎尽管是他的远房堂叔,也是以能得到他夸赞为荣。tsxsw.com

龙灏把纸递回给龙小虎,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微皱眉头询问道:“虎叔,这些食物和清水,够我们这些人吃多久?”

龙灏前世虽是亿万人之上的炼金术士,但也不是全能的,对当前这个时代口粮的计算,他心里并没有多少谱。

龙小虎闻言,忙掰着胡萝卜一样的手指,飞快地算了一遍,答道:“回少爷,假如每个人都要吃饱,这些粮食只够用五天的!”

五天?

龙灏微微皱起眉头,根据瞭望室里的航行日志所载,切罗夫在卡拉金岛补给完后,计划中的下一站是圣马修岛,而从‘龙舰’所处的位置到圣马修岛,至少需要15天!

这10天的差距,如何弥补?

龙伯咳嗽一下,道:“少爷,小虎是按人头足量计算的,那些苦力,虽然大部分是我国子民,但值此危难时刻,只需不让他们饿死即可!”

龙小虎亦是点头:“没错的,少爷,假如我们实行食物清水定时定量供给,那么应该可以支撑20天以上!”

龙小虎说的没错,每人每天只需给三两清水,一点黑面包、一点土豆,就足以保证他们不被饿死!

人命,有时便是如此低贱,也如此顽强!

龙灏并非心慈手软之辈,略微考虑了下,就同意了实行‘食物配给供应’,他对龙小虎道:“虎叔,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让竿子他们几个人带枪协助你!你要替我办好,千万别弄出什么暴动来!稳定,在抵达圣马修岛前,龙舰需要稳定!我需要稳定!”

龙小虎激动地道:“放心吧少爷,我豁出这条老命也会把此事办的妥妥贴贴的!”

想了会,龙灏又加了一句:“必要时候,可以杀一儆百,那些作奸犯科的朝鲜人和日本人,杀了绝不可惜!”然后就挥手遣龙小虎即刻去执行这个‘食物配给供应’计划了。

龙舰的甲板上经过一上午的整理,已经清出了一条走道,保证在有突发事件的情况下,船头到船尾可以快速串联,龙灏看到陈巴虎已经带着几条汉子扛着枪在来回巡逻了,心中不由大定。

龙伯随着龙灏来到一间客舱舱门前,见左右没人,便悄声问:“少爷,方才王勃淘下去货舱后就没上来,怎么?洪亲家的病难道有治?”

龙灏颔首,取出那支针管,在龙伯眼前晃了晃:“给他抽了血,我要好生检验一下才能得出结论!不过估计……问题不大!”

堂堂的炼金术士,若是连这个时代的小病也治不好,那么也不必去做什么‘中华崛起’的梦了,直接跳白令海自杀得了!

针管里的血液,分外红艳,龙伯微惊:“这好像是西洋人治病的玩意,少爷你怎么会有?”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龙灏神秘一笑,却没回答。

王勃淘把那些西洋用的医具藏在夹层里,自然是不想别人知道,王勃淘帮了龙灏一个小忙,龙灏投桃报李,当然也不会出卖他。

龙伯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拉着龙灏的手,推开舱门走了进去。

这个客舱明显经过了简单的整理,多余的铺位都堆满了比较贵重的战利品,比方说银两、卢布、放大镜等东西,剩下的才是两张靠门小床铺,鸳儿正翘起浑圆的小屁股,认认真真地叠着被铺、棉衣。

听见动静,鸳儿连忙回身,看到是龙伯和龙灏后,连忙乖巧地应了一声。

龙伯挥挥手,示意鸳儿继续忙自己的事,拉着龙灏到另外一张床铺上坐了下来。

龙伯斟酌了会,问道:“少爷,替洪亲家治病,还是依靠您的那什么……‘佛缘’吗?”

所谓佛缘,其实就是金源,乃是龙灏在上次与龙伯促膝长谈中编出来骗他的,若非如此,那一晚的交谈,他区区一个12岁的小孩,也没那么容易说服这位阅历丰富的大管家!

龙灏心里好笑,不过还是点头,反手摊开掌心,只见上面一个淡金色的‘卍’字,栩栩如生、仿佛要跃然于掌面。

“呀!”鸳儿早已停止了收拾的动作,在旁静静地瞅着,这会儿看到少爷掌心的异象,不由掩起小嘴轻呼一声!

这,这便是龙伯所说的……佛祖菩萨赐予少爷的佛缘吗?啊,好漂亮,第一次见!

龙伯稍稍回首,威严地瞪了鸳儿一下,道:“丫头,这个秘密,只有极少数心腹才知道,记住了,以后小嘴管严点,不然泄露了消息,家法伺候!”

鸳儿一惊,下意识地去看龙灏,小手也摸上了自己的挺翘小屁股。

龙灏脸上笑眯眯的,说道:“鸳儿莫怕,你是我的人,本少爷不会亏待于你!你不记得了,我还说过要帮你治好脸上的烧伤疤痕呢?喏,全靠它了!”说罢,晃了晃手里的‘卍’字。

鸳儿连连点头,嗫嗫道:“少爷,是……是不是那铁管子的烫伤,也,也是这佛缘?”

龙灏点头道:“没错,昨晚多亏了佛缘,不然我早就被烫死在那些蒸汽管子上了!不过即使如此,被烫的那一下还是很疼的!”

鸳儿垂头,呜咽抽泣道:“鸳儿晓得的,少爷手脚上的伤痕,鸳儿都看在眼里的!”

“好了,丫头你退到外边去,我与少爷有重要的事说!”龙伯摆摆手,示意鸳儿离开。

“慢着!”鸳儿依言正要开舱门离开,龙灏却出言阻止道:“龙伯,鸳儿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不必忌讳她的!”

“那好吧!”龙伯沉吟一会,也就没再坚持,而是一个劲地瞪着龙灏掌心里的金源,眼中似有崇拜敬畏,又有忡忡担心:“少爷,您这佛缘,是佛祖菩萨赐给你的宝贝,非到紧要关头,就不要随意使用了,不然佛祖和菩萨若是怪罪下来,恐怕就会收了回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