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又来个岳丈 上

    【周一求票求收藏!】

【龙灏:早朝,各地新闻,速速报来!准太监小虎:秉皇上,上次为恶乡里的恶龙,被义士铲除了!龙灏:哦?不是说这恶龙擅喷烈火,每日以附近村里的处女为食,厉害的紧吗?小虎:是的,不过义士‘天海祥云’去了之后,这条恶龙就饿死了!龙灏:饿、饿死了……】

归家号一入港,龙灏就吓了一大跳!

犹自记得归家号出航时,是一艘先进的3700吨货轮,上面舱格错落、桅杆挺拔,甲板清敞、锅炉轰轰,似英姿勃发、小乔出嫁……可如今这艘船从薄薄的雾霭中驶进港时,却是装满了乱七八糟的货物,甲板上全是人、箱子,还有一只只关着人的奇异铁笼子……嘈杂喧嚣,叫闹不绝,拥挤得就好像是后世的春运一般,人贴人、肉粘肉,挤得连个站票都售不出!

甲板上那一个个奇形怪状的人,不说蓬头垢面,也是衣衫褴褛,他们与铁笼子里的人一道,看到港口,看见村镇,都兴奋地张开手,敞开嗓子,纵情大叫。

归家号的桅杆上挂着美国国旗,船体吃水极深,一歪一斜,龙灏张大了嘴巴:“雷龙、周伯当两个混账王八蛋,到底搜刮了什么‘宝贝’装回来啊?就不怕把货轮压沉吗?”

好容易归家号歪歪扭扭地靠了岸,长长的舢板木伸了出来,直达陆地,雷龙与周伯当两个家伙,率先走了出来,疲倦却荣光满面,身上居然穿了一袭黑色的洋装!

雷龙利索地走到龙灏面前,立正敬礼:“少爷,我们回来了!”

周伯当则咧开嘴,挤着眼睛道:“少爷,您一定猜不到我们这趟都干了些什么!嘿嘿嘿……”其笑甚奸!

五个多月啊,够这群王八羔子翻天了!噢,他们到底在国内鼓捣出了什么幺蛾子啊!

龙灏只觉心在抽,仰头看着货轮上一群神神怪怪的人,饶是他想象力丰富,也猜不出他们的来历!

那群人,有结着长辫子的,也有剃了光头的,有坐在铁笼子里哭哭啼啼的,也有抓住铁笼子栅杆大叫愿意投诚的,甚至还有几个猛人,辫子往脑后一盘,直接从货轮上扎进了冰冷的育空河,手臂翻腾,游了上岸。

龙灏心里一哆嗦,无名火起,板起脸喝道:“护卫师师长周伯当!第一舰队司令雷龙!”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有!”

“到!”

看到BOSS发火,雷龙和周伯当连忙站直了身子,后边的龙鳞军老人们也收起了嘻嘻哈哈,规规矩矩地快速从舢板木上走下,背着枪,列队站好。

龙灏沉声喝道:“给我整编列队,你们都忘了自己的身份吗?出去这么久,懒懒散散,还有一点龙鳞军人的样子吗?”

“不敢忘!”

雷龙等人脸色严肃,异口同声地道。

“嘿嘿嘿,这个就是龙正兴的小娃娃?长的很高嘛……”就在这时,一个麻渣的声音从雷龙等人身后传来,“听说你本领很大?找到了金矿,还组建了部队?”

龙灏闻言看去,只见一个干瘦的老头,脑后蓄着辫子,浑身湿漉漉的一披长褂,眯着眼上下打量自己。

这是刚刚从货轮上直接跳下的猛人啊,龙灏冷静地问道:“你是何人?”

干瘦老头黄豆般的眼睛里精光一闪:“我是张月虎,是你爹爹的八拜之交,小娃娃,还不快点跪下叫过伯伯?”

周伯当一听,脸色当即变了:“虎伯,不得无礼!”

张月虎,四十六岁,山东聊城人,幼时随父亲一辈闯关东,打拼一生,在关外有一批忠心的马匪做手下,专门劫掠贪官恶商,击杀俄国越境毛子,劫富济贫!在龙灏刚出世几个月的时候,张月虎与龙正兴率领的清军步兵交过两次手,龙正兴擒过他一次,因为钦佩他的所作所为,因此私下放他走掉!

可以说,张月虎欠龙家一条命!

这次周伯当回国,首先便去了关外,准备召集龙正兴的旧部,谁知正巧遇上张月虎与人火并,便帮了他一把,活捉了那群人,装在铁笼子带了回来。

龙灏不晓得这些典故,他见张月虎倨傲无礼,心中暗怪周伯当识人不明:哼,不管是谁,只要是我那便宜老爹的旧部,就可以不问清楚往回带?哼,这下好了吧,对方依仗资历,准备倚老卖老欺侮我了!

龙伯正巧去了梦想村的金矿,所以龙灏身边并无一人可以提醒他张月虎的真正来历,让龙灏还以为张月虎是龙正兴的老部下、老兵**!

这个口子不能开!阿拉斯加是我龙灏的,管你是张伯伯还是李叔叔,既然来了,是条龙给我盘着,是头虎给我蹲着!

打定了主意,龙灏冷冷一笑:“虎伯?看来有些事你不明白啊,这里是谁说了算……护卫师何在?”

一声令下,身后一圈的护卫师立刻提起毛瑟步枪,对准了张月虎!

“好威风嘛?让我试试你小娃娃的斤两!”

张月虎丝毫不惧,反而一笑后身形立刻消失,再出现时,已经逼近到龙灏佐近,一双铁爪,直插龙灏的胸口!

事情发生的太快,人影一花,周伯当大悔:惨也,不会是引狼入室了吧!

从归家号下来的龙鳞军看到龙灏遇袭,也都举起步枪,瞄准了张月虎!

倒是雷龙反应快,见张月虎与龙灏缠在一起,忙下令道:“混账,瞄准少爷做什么?全部都有,给我把张月虎的部下都给扣住了,谁敢反抗,射击!”

雷龙也是又急又恨,一路上他就对张月虎的这群马匪多有忌惮,对他们的痞气作风颇有微词,可周伯当一口一个没事,所以雷龙才睁一眼闭一眼,任由这些兵**搞得船上乌烟瘴气!

船上下来的龙鳞军行动迅速,立刻散开,找到张月虎的部下,凶神恶煞地用枪口对准他们。

“马崽子们,都别反抗,我只是和龙正兴的小娃娃玩玩!”张月虎的大笑声传来,船上船下的马匪,正在迷茫呢,听到大当家的喊声,一个个都乖乖地蹲下抱头不动,任由龙鳞军用枪指着。

事情发生的太快,张月虎喊出这句话时,已经与龙灏过了五、六招!

张月虎是外门虎爪功的高手,他向龙灏出手,不过是为了试探他的身手,手下留了七分力!毕竟龙灏才13岁嘛,长得虽然比预计中高大,但肯定不是自己对手!

张月虎受过龙正兴的大恩,俗话说大恩成仇,见到他的儿子,心中也有意识想落一落他的威风。

可张月虎万万没想到,几招过去,他眼里的小娃娃居然见招拆招,借力打力,一招一式有板有眼,不但把自己的虎爪封下,而且几个不动声色的撩阴腿、绝户手,差点让经验老道的自己都栽了跟头。

张月虎顿时来了兴致:好个小娃娃,想让你的岳丈老子进宫当太监啊?如此这般想着,他手上的力道就又添三分。拆了几招,龙灏已经察觉出这个‘虎伯’没有杀心,便一面化解对方攻势,一面叫道:“我没事,你们控制好这老头的手下,等我收拾了他,再慢慢逐个审问!”

张月虎一听,气得哇哇大叫,脑后的辫子都甩了起来:“小娃娃,你叫我老头?没尊没卑,还敢口出狂言?收拾我,我看你是白日做梦!”

龙灏一个狠辣的肘击,把心浮气躁的张月虎迫开几尺,冷笑道:“是不是做梦,等会你就知道了!老头!”龙灏也是火大,他身为华夏镇最大的BOSS,龙鳞党的党魁,亲自来迎接远航归家的将士,你这老头倚老卖老,上来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拳脚招呼,我不把你打趴下,如何服众?如何消我心中邪火?

远处,原地蹲下的马匪抬头瞥来,心中暗嗤:大当家的虎爪功,能生裂钢铁,这小子说要收拾他,口气真是大的没边了!

龙灏如今的体质已是常人的几倍,虽然与前世的巅峰状态还差了一些,但体内却多了一口童子内劲,张月虎无往不利的虎爪功,还当真奈何不了他!反而是他使出几套经过后世无数武学大师加工萃取的克敌连招之后,张月虎有些吃不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