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咱要抓教育 下

    龙灏对龙伯等人说:“汉语拼音一法,简单易懂,不如此,想那些土著孩童学习我中华文字,难如登天啊!”

龙灏给那些土人孩子定下的目标就是:每人每天必须认识十个字,少于十个字的,家人在赎罪大队里的伙食减半,而认识的字超过三十个,家人可以获得一天的假期,不用挖矿劳动,假如超过半数土人孩子不合格,全体土人罚饿一天!

那名棕红色皮肤的少年科莱特问道:“那要怎样,才能释放我的父母?”

龙灏答道:“学会中文,流利地说汉语,并且获得龙鳞党的认可,为龙鳞党的发展做出贡献!”

“什么贡献?”

“比如参军,杀敌10人或立三等功以上,比如做工,为公司赚取2000美元以上……”

有了这个替家人赎罪的政策,开学后,土人小孩学习汉语拼音的积极性明显高过华人小孩。tsxsw.com

龙灏一看不对啊,这些华人村民,还真是被自己惯出惰性来了!学本国语言,还是免费,也这般磨洋工吗?

龙灏派人调查了一下,得知结果后差点没气歪鼻子:除了龙鳞党(龙鳞党也没几个有小孩的),绝大部分村民都觉得小孩去读书实在是浪费人力,有这闲工夫,不如跟着大人去拓荒、去找矿,最不济去捕猎,锻炼出个好身板,将来好参加龙鳞军,拿高薪、拿高饷!

而且中国自古就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说法,村民对龙灏要求十岁以下的小孩,无论男女,都要入学,感到十分不理解,女孩长大就是嫁人、相夫教子的,读那么多书做什么?读书读多了,就会像《西厢记》里的莺莺与男人私奔了,不妥,非常的不妥呀!

但怎奈这是龙少爷的命令,村民虽然不敢违抗,阳奉阴违却是免不了的!

好呀,看起来不弄点‘整风运动’,这些村民还真以为好日子是一成不变的了?

龙灏气冲上头,颁下命令:2月20日,所有人停止一切活动,聚集到光明村大广场,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1891年2月20日,风高气寒、阳光如刀,龙灏与一众龙鳞党核心站在高台上,宣布:华夏镇成立,所有有户籍的人都属于华夏镇镇民,华夏镇不归属世界上任何一个已知的国家管辖,镇民需要遵纪守法,不得出卖华夏镇的利益……

村民,啊不,现在要称为镇民了,他们对成立华夏镇没什么意见,以前是龙鳞党管,现在是归华夏镇管,换个称呼而已,换汤不换药嘛!他们真正关心的,是下面的几条改革政策!

第一,所有华夏镇镇民,16~45岁者,每年必须有三个月进行军事训练,服预备役,饷酬同正规军一半。

第二,每个万户村,除了护卫师例行巡逻外,每户镇民必须轮流协助管理治安,防备再有土著偷袭的祸事。

第三,村里划出行政区和军事区,像军械库这样的重要场所,普通人不得靠近。

第四,在华夏镇出生的婴儿,自动获得户籍,享受华夏镇政府补贴,所有适龄儿童,必须上学、识字,每个月考核一次,不合格者,取消对应的补贴!半年不合格者,取消户籍,家庭纳税额提高50%!

第五,华夏镇开始征收税款,每人按所得的5%缴纳所得税。

现在的华夏镇,每名妇女,只要没有工作或服役,享受每月10美元的补贴,小孩是每月6美元,一旦取消,虽然对家庭的影响不大,但也让众位镇民心生重视。

龙少爷,是对我们不满啊!

而征税的政策更是让镇民睁眼正视:5%的税款,实在是低得不能再低了,再多加50%也算不得什么,只是……小孩若半年考核还不合格,却要被取消户籍!失去了华夏镇的户籍,这可就是一个天大的惩罚了!

不但1.5倍的薪酬和补贴没了,伤残死亡的福利没了,而且还要被邻居戳脊梁骨,丢不起那人啊!

于是从光明大广场散去后,镇民回去都开始训孩子:给老子好好读书,姐姐带头,谁要是不合格,我让他(她)屁股蛋子开花!用冰棱狠狠抽!

2月21日,龙灏站在教课的讲台上,欣慰地发现,华人孩童读起书来,也分外用功了!

话分两头,从1月底到2月初这段时间,龙灏忙着搞教育,而施密特已经迫不及待地行动起来,带上人手和工具,牵上拉莫斯,去北边寻找新的金矿。

而有了温温鱼的出现,龙翼金矿和另外一个小型金矿也开始复工,由龙鳞军监视着,以‘赎罪大队’为主,进洞挖掘、提炼金块。

温温鱼这个神奇的炼金物种的出现,着实令大伙叹为观止,一只水桶,放上几十条金黄金黄的温温鱼,就能保证方圆3米温暖如春,矿工劳作上一天也没半点问题!

另外还有些聪明的人率先用小罐子把温温鱼装起,放到房间里、放到野外,几十个罐子一字排开,这个房间,或者这片野外区域,就如同被施了魔法一般,从严寒的冬天,转眼就变成了温暖的春天!舒服得四肢百骸都酥麻麻的!

2月8日,温温鱼的饲养已经发展到了十个湖泊渔村,辛若哉乐悠悠地乘坐马车,到各个渔村里宣讲养殖温温鱼的经验,如何把温温鱼养得越小、维持温度的时间越长,成了这些渔民争相研究的课题!

2月17日,施密特传回好消息,在梦想港以北40公里,发现了一座金矿,储量估计在100~150吨之间,虽比不上龙翼,但也是一座大型金矿!

听闻施密特发现金矿后,笑得太猛,吸进了许多寒风,被平躺着送回来治病,倒是让龙灏等人乐了几天。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龙灏说他:“我亲爱的博士啊,你不知道什么叫做淡定吗?不就一座金矿,至于这么开心吗?”

“淡定?淡他妈个蛋啊!”施密特用不标准的中文在病床上吼道:“150吨啊,这可都是施密特矿业公司的啊,我有一成,换算出来就是205万英镑啊!哈哈哈,我施密特也是百万富翁了!”

龙灏顿时无语:财迷!犹太人对金钱的渴望,还真是刻到了DNA里啊!

施密特是欢乐得病倒了,而龙小虎,却是发愁得快住进王郎中的卫生屋了。

用王勃淘的原话来讲就是:“哎,原本乐观的虎叔,现在一天跑三次码头,都快变成那里水兵的开饭钟了!”

的确如此,自从得到了龙灏的应许,可以回国找儿子的龙小虎,一天到晚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归家号入港,早中晚忙完手里的活之后,各跑一趟码头,弄得停泊在那里的水兵半开玩笑地道:“龙院长,我们封你当个荣誉炊事班班长好了!您一来,咱就有饭吃,真是看到您,肚子就咕噜咕噜乱叫了!哈哈哈……”

龙灏听说后,掰着手指算了算,归家号是去年8月底从西雅图出发的,到现在都五个多月了,收集人口、搜刮人才,这点事要办这么久?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正当龙灏疑惑着要不要派先锋号冒险去国内查探一下时,2月25日,归家号的艨艟身影,缓缓驶入了光明港。

【明天又是星期一了,祝各位工作顺利!我也要上班的,写书不容易,赏个票啊,打赏什么的,让我下周的裸奔之路更健康吧,更富有激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