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咱要抓教育 上

    为了安抚死去的战士和村民,龙灏命财政院发布告示:殉难的龙鳞军战士,一人600美元抚恤金,亲人由龙鳞党抚养,老人至百年、幼儿至成年。tsxsw.com不幸死亡的村民,一人550美元抚恤金,亲人抚养同龙鳞军例。受伤致残的龙鳞军和村民,一人抚恤300美元,工作由龙鳞党负责安排……

尽管拿了钱,死去的亲人也不会复活,但却让活下来的人感受到了温暖、看到了希望!

经过此役,所有人愈发团结,龙鳞党的领导地位愈发牢固,龙灏在众人心中的形象愈发高大,这倒是让龙灏有点不曾预料。

接下来,轮到如何处置这些土人俘虏了!

龙甘箬建议:“统统杀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龙伯也是附议:“是啊少爷,您看看这些土人的眼神里,仇恨浓得无法化去啊!”

龙灏冷眼看去,一排排站在广场中央的土著人,手都反绑着,有人恐惧、有人悲伤、有人桀骜,但一双双眼睛里面,都充满了对龙灏、对龙鳞党的仇恨!

屠灭部落之仇,不共戴天!

这些土人不去反省自身所做所为,反而固执地认为一切都是这群‘驯鹿’的错:驯鹿,天生就是被我们吃的,反抗?那就是乱了天下纲常!不可饶恕!

黄皮肤的华人,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沦落到连蜗居阿拉斯加的土著人也能肆意鄙视的境地了吗?龙灏嘴角露出残忍的冷笑,挥手道:“传我命令,除了十岁以下的小孩,其余的土著人,编成‘赎罪大队’,交给开拓建设大队管理,为我们采矿挖矿,直到他们的罪孽被偿还干净为止!”

自古以来,挖矿从来都是一个高危职业,随着今后在阿拉斯加发现的矿产越来越多,矿工的危险系数也会越来越大!这些土著人,正好可以代替华人矿工,越危险的地方,由他们先上!

杀了他们?龙灏冷哼:天底下没那么便宜的事!

事后整编清算,八个土著部落的成年人口是566个,这已经是一笔很不小的劳动力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龙灏对龙甘箬道:“先忘掉他们的罪孽,吃要给他们吃饱,得病了要给他们医治,但每个人一天不得小于16个小时的劳动强度!记着,把他们累得跟狗一样,苦不堪言,我们的仇恨才能消去!”

龙甘箬点头表示明白:“放心吧少爷,我绝对会压榨掉这些土人每一滴的精力!让他们生不如死,嘿嘿……”

至于十岁以下的小孩,龙灏又另有用途,他把年龄从五岁开始,一剖为二,5岁以下的土人小孩46个,5岁以上、10岁以下的小孩99个。

龙灏把这些小孩召集到光明村大广场,亲自给他们训话,周围自然是无数村民簇拥、围观、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145个小孩,有的身上还裹着野兽毛皮,他们或是哭泣,或是寻找哥哥姐姐来依靠,还有几个年龄最长的,眼睛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高台上龙灏,龙鳞军的恨意!

龙灏把这些都看在眼里,不过他半点也不在意,他不是圣人,不需要所有人都爱,他要的是——这些土著人惧怕自己就够了!

龙灏高声道:“我知道你们恨我,就像那些失去了亲人的村民恨你们一样!你们偷袭了我们,发动了一场可耻的战争……好吧,你们还小,我跟你们讲这些做什么……你们只要知道,你们的父母、家人,都要去矿场劳动,为他们所犯下的恶行恕罪,这就够了……”

龙灏每说一句,旁边就有专门的人把他的话翻译成土著话,那些孩子听到了,大部分停止了抽噎,看向龙灏的眼神里多了一种颜色叫:乞求!

龙灏扫了一眼,继续说道:“矿场的工作是辛苦的,我不保证他们会不会死在矿场里,不过我给你们一个希望,只要他们的罪孽偿还清了,我就会释放他们!”

这个时候,土人孩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声音,叽里呱啦,童声在空旷的大广场里格外刺耳。

那是一名个头最高的孩子,皮肤棕红色,经过翻译,龙灏知道他在问:“怎么偿还罪孽?”

龙灏展现出招牌式的‘撒旦微笑’,道:“很简单,看你们的表现!你们亲人的命运,掌握在你们手里!”

说完这些,在土人孩子疑惑的目光中,龙灏抛出了《华夏幼童教习手册》,这部《手册》,不仅适用于土著小孩,同样也适用于村民小孩。

来到这个时代快一年了,解决了民生(衣食住行),接下来就要解决民智(教育问题)了!

龙灏来自400年后的未来,实在不能忍受周围十个人有八个是文盲的现状,要想强健一个民族,无论如何,必须先强健人民的知识!

清朝的文盲率非常之高,简直是中国封建史上的巅峰,空前绝后,后世鼓吹的‘康乾盛世’,真不知是依据什么理论……总而言之,龙灏要解决文盲的问题,必须从孩子抓起!

一部《手册》出台,龙鳞党内一个崭新的部门也随之成立:教育部!

由于人才稀缺,教育部的第一任部长暂由龙灏兼任,部员都是从开拓建设大队里调来的,拓荒小队队长付玉明,因为暴乱中断了一条腿,便被龙甘箬推荐过来,给龙灏当副手。

龙灏私下对龙鳞党的核心成员道:“千万不要小看了教育,振兴中华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当我们老去,这些孩子便能给我们薪火相传,承继我们的事业!”

教育部成立之后,最不缺的就是窗明几净的教室,龙甘箬组织一帮人敲敲打打了四、五天,一张张课桌和板凳就火热出炉。

这些课桌板凳自然不是后世的一人一座,而是长长的一条,每条能坐16人,类似大学里的阶梯教室。

经过统计,十岁以下的孩童,土人145个,华人只有区区36个,龙灏大笔一挥,让他们全部入学,2月14日,便是开学之日。

由于现在龙灏身边的教育人才无限趋于零,教师没有,龙灏便自己上阵,给这些孩子上的第一课便是:《华夏汉语拼音入门》!

汉语拼音,大家多以为是1949年以后发明,其实不然,早在清末最后30年,国人深感‘汉字形体之难识、难写是也’,便发起了切字运动。1892年,被称为‘从事切字运动第一人’的卢戆(gang)章,就在他著的《切字新音序》中率先提出了制定拼音字母的两个基本规则,只可惜他着眼在闽广方言,这套方案被清政府以‘不能通行各省’的理由驳回了!

龙灏来自未来,早已成熟的汉语拼音自然是难不倒他,只花了两天,一本《华夏汉语拼音入门》的小册子,就编撰完毕,梅丽莎好奇一阅之下,不由又喜又嗔:ocean你有这个拼音,为何不早点拿出来,害得我学习中文,白吃了那么多苦头!

这本《拼音入门》,村民里、党内中的文化人士见了,各执一词、褒贬不一!褒的一方,自然是认为此法降低了识字的门槛,用来教授孩童,量体裁衣,有圣人因材施教的遗风!贬的一方,多是老八股、酸秀才,认为此举有辱斯文、污秽国粹,只不过碍于发明人是龙少爷,这些声音小的很。

龙灏一笑,不理会那么多,只是把这些‘文化人士’召集起来,丢给他们一套《康熙字典》(40本),命他们把常用的三千汉字拣出,按照英语ABC的顺序,用拼音检索编纂《华夏字典》。

此法一举两得,既利用了这些文人的剩余精力,又迫使他们学习汉语拼音,等到《华夏字典》修编完毕,那些顽固派,估计也没什么话好说了!

你自己都学了汉语拼音,还抵制个毛线啊?!

【老生常谈,感谢天海祥云大神的慷慨!各位别嫌我啰嗦,没推荐的日子很惨!好了,闲话少说,打劫,拿票来!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