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土人暴乱 下

    偌大的卫生屋里,全是悲戚的呜咽声,恨意如浓云,盘旋于顶,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那些女护理员,一边替伤员处理伤口,一边偷偷抹泪。tsxsw.com

梅丽莎、施密特等洋人不知从哪儿钻出来,梅丽莎抹着眼泪,道:“ocean,这些原住民太狠了……哎,前晚我都吓坏了呢!”

梅丽莎一直习惯住在港口的寻梦号上,所以18日晚的暴乱,并未波及到这位娇贵的公主。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高登,照顾好公主!”

龙灏俊脸森然如铁,挥手对大家道:“死者已矣,大家不必过于哀伤!死者都抬出去吧,这里需要专心护理伤员!你们放心,死去的人,我们龙鳞党会给予帮助,绝不会让他们的亲人没有依靠的!”

说完,龙灏大步跨过这片伤员区,走向后边的小房间。

王勃淘听人回报,自个早就先一步从小房间出来,看到龙灏后,脸上有愧:“少爷,我们错了……”

龙灏一去渔村‘度假’,他们就差点把光明村丢了,还死伤了那么多的战友、乡亲,不羞愧才怪。

龙灏板着脸:“先不提这个……谢智的伤势如何,醒了吗?”

王勃淘道:“他失血很多,我已经用针灸替他止血了,不过情况不乐观,两天一夜了,依然高烧不退!”

龙灏道:“进去看看!”

小房间里,谢智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额头有汗、嘴唇发青,浑身颤抖如筛子:这是细菌感染了啊!

龙灏吩咐王勃淘:“你出去一下,给我一支针剂!”

王勃淘晓得龙灏要施展‘佛缘’,心中大喜,连忙掏出一支早就准备好的针剂:“少爷出手,老谢有救了!”

龙灏哼道:“下次出海,记得去波特兰,找森塔斯购买几箱青霉素!”明明发明了成药,却要自己耗费金源,这让龙灏很不爽。

一支金源合成的青霉素打下,谢智很快退了烧,打起了均匀的鼾声。

而另外一边,刘克洋率领的复仇护卫师,也势如破竹地扫荡了五个土人部落,只剩下延漕等三个部落,因为离得较远,所以才没有继续去剿。

1月22日,刘克洋俘虏了几百土人返回光明村,马车上还装了满满一车试图反抗的土人尸体。

此役,护卫师死12人,伤45人,击毙土人113人,俘虏266人!可谓大胜!

1月23日,龙甘箬与几名护卫师士兵跑回来,形状狼狈,说远在100公里以外那个湖泊,土著渔村忽然发动袭击,杀死了十多名护卫师士兵,俘虏了村民和渔民总计62人!

龙灏大怒,命令护卫师再次出击,与陈巴虎的第一舰队一道,龙鳞所向、荡寇务净!

1月26日,龙鳞军救回了部分村民、渔民,摧毁了那个土著渔村,另外分兵奇袭延漕部落,在野战团特种士兵的帮助下,将剩余三个部落的土人,杀的杀,捉的捉!烧毁营寨!

至此,从1月18日晚开始的‘土人暴动’,延续8天,彻底落幕。

战后统计伤亡,龙鳞军一共死伤了近100人,而村民的死伤也达到了50多人,虽然歼灭了八个土人部落,杀敌过200,但也是惨胜!

“惨胜啊,惨胜!”

在行政大楼议事厅里,战后总结会上,龙灏扼腕痛惜:“看来我们过的还是太安逸了,对付土著人,也死伤了这么多!从我开始,一个部门一个部门检讨!”

龙灏:“忽略了土人因素,托大、不够重视对土著人的管理,起了带头托大的坏榜样!”

伤愈的谢智:“巡逻人员素质有待提高,长期无实战,这一次血淋淋的教训,给护卫师敲响了警钟,请少爷降我的职,撤掉我副师长的军职!”

被人戏称‘愤怒的雌狮’刘克洋:“政委工作不到位,长期忽视了土著人,思想上的麻痹带来了苦难的后果,请少爷责罚!”

王勃淘:“卫生队,护理手法单一,不够熟练,有两人次因为护理不当,不治而死!12人次,轻伤变残废!”

龙伯:“错误执行了少爷的命令,对审判工作做的不够细致,埋下了土人暴动的祸根!”

陈浩宇:“我只用了中文宣读审判结果!”

龙甘箬:“一心只顾建设,忽视了土著渔民的劣根性!过得太顺,忧患意识太差!”

陈巴虎:“第一舰队与护卫师协同不默契,在进攻、防御两方面都未给予护卫师强力援助!以后要增加海军的陆战训练!”

龙小虎冲进议事厅:“报告少爷,刚才经过土人的指认,在俘虏里,发现了几个西洋人,似乎是他们教唆这群土著人发动了这场暴动!”

“什么?!”龙灏眼一睁,霍然起立。

审讯的结果很快出来了,龙灏瞟了一眼洋洋得意、仿佛刚上过三朵同父异母姐妹花的王郎中,心里感叹:针,管用!

那几个西洋人,国籍不同……这不是重点,他们的共同特征就是:冒险者!

而且是被护卫师在边界线驱逐过的冒险者!

或许是村民口风不严,他们知晓这里的人发现了金矿,心生贪念的他们,就混入土著人部落,蛊惑这些天生就是白眼狼的土人,要他们干掉龙鳞军,霸占金矿!

本来这个煽动蛊惑是需要时间的,因为土人觉得村民们很好说话,给吃给用还给钱,杀了他们的人,也只是把凶手关起来不敢怎么样!

换作他们,敢杀我们的人?不问三七二十一,早就一标枪给戳穿了!!

所以土人觉得需要三思而后行,干掉了这些‘驯鹿’一般的软弱村民,到哪里去找如此钱多人傻的‘友好伙伴’?况且,他们手里的火枪也不是吃素的!

然而,一场法庭公诉,枪决了五名土人,给了这些冒险者机会!

以尤比部落为首,部落首领听闻自己的人被枪决了,勃然大怒:驯鹿咬猎人?反了!这还得了?

于是尤比部落联系了几个部落,在18日晚对光明村发动了突然袭击。

冒险者也不甘寂寞,自告奋勇跑去联系延漕等离得较远的部落,并成功在19日晚半道偷袭了龙伯,差点没让这位身怀武艺的老头葬身枪林箭雨之下!

龙灏听完,脸色阴沉如水,厌恶地挥手道:“几个洋人都杀了,串谋的部落首领,不必审问,也都杀了!以慰我将士子民在天之灵!!”

1891年1月27日下午,总共13名土著‘高层领导’,在光明村大广场,被龙鳞军执枪逐一枪决!

失去了亲人的村民亲眼看了,高声叫好鼓掌、眼中流泪不止,杀人痛快,可逝去的亲人却再也回不来了!

【周末第二更了,求票求点求收!兄弟姐妹如果觉得本书还入眼,方便的话,跟身边的书友推荐下啊!编辑让我裸奔,只能依靠广大群众了!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