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诊断 下

    王勃淘出生在浙江的一个中医世家,他从小就展现出过人的学医天赋,不到15岁就把各种医经、药典背得滚瓜烂熟,不过年轻人都有叛逆,因为家里对西医忌讳莫深、禁止子弟去学,反倒是激起了王勃淘的兴趣,偶然的机会,竟然让他买到了一套西医做外科手术的装备,偷偷地藏在了自己的行医箱里。

靠不靠谱啊,这两人!

洪在末心里苦笑着伸出手,看着两眼放光的王勃淘用棉花在自己的手臂上涂抹碘酒,边上的龙灏则在舞弄着王勃淘的银针。

洪在末出生在美国,此后更是在欧洲列国游历了一圈,对西医再熟悉不过,眼看着王勃淘略显笨拙的动作,心里不禁发虚。

“喂,咳咳,王兄弟,别插错了血管啊!”洪在末不放心地提醒道,假如对方一不小心插到大动脉,自己可就死得贼冤枉了!

“放心吧洪先生,这针管,我可是偷偷地在母猪身上实验过十几次,没一次失手的!”王勃淘嘿嘿笑着,针头一插,准确无误地插进了洪在末的血管。

不晓得是否用劲用得大了,还是洪在末久病之后过于虚弱,这位黄脸大汉,看到鲜血流出,居然痛叫一声,晕了过去!

王勃淘一惊,一只手闪电般给洪在末把了把脉,随后长吐一口气,笑道:“哎呀,这位洪先生,居然还晕血!”

洪在末的血流地比较慢,好一会了,才装了不到一小半针管。

王勃淘正想问龙灏这些血够了没,谁知货舱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惊喝:“你们两个人,对我爹爹做什么?”

一阵急促的脚步从身后传来,龙灏回头一看,可不就是自己未来的媳妇:洪香绫吗?

洪香绫小脸满是怒色,握紧小拳,首先向龙灏打来:“小屁孩,你把我爹爹怎么了?”

见到父亲昏迷不醒,洪香绫自然又气又急。

龙灏郁闷了,抽血的是王勃淘,关我什么事?你这个小女人,干嘛先冲我打来啊?

想归想,龙灏连忙起身闪避,别看洪香绫是个女子,但她自小跟随洪在末习武,这一拳若是挨上了,可不会好受!

“还敢躲?”

洪香绫杏眼圆睁,见龙灏闪避,心中更怒,拳头一变,底下伸出绣腿,立志要将这个可恶的小屁孩绊个跟头。

洪香绫其实跑近之后看了眼,就晓得父亲是老毛病犯了,晕血昏了过去,不过她心里对将来要嫁给这个小屁孩之事余怒未消,所以想要借机揍他几下,出一口恶气。

“有病,不躲让你打,我看起来像傻子吗?”

龙灏嘴里嗤道,底下抬起一条腿,恰好拦住了洪香绫的绣腿,正要趁势反击时,不料大腿被震得发麻,所有的后续动作都接不上去了!

龙灏心里一叹:这副身板,太弱了!

没奈何,只得身子一矮,堪堪避过洪香绫的粉掌。

粤绣站在舱门口,惊讶地看着小姐和那名新姑爷拳来脚去,打斗得不亦乐乎。

她眼力高超,自然看得出新姑爷每次出招似乎都能直指小姐的破绽,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到了最后一步,新姑爷总是把拳脚收了回去!

呵呵,新姑爷果然宅心仁厚,让着小姐呢!粤绣自以为看穿了全部,索性负手在旁看着小两口‘打情骂俏’!

龙灏与洪香绫过了十多招,心里那叫一个郁闷:这小妮子身上明明一大堆破绽,可自己偏偏就是没有力气打中,反而是被她的蛮力震得手臂、小腿阵阵发麻,快要顶不住了!

洪香绫边打边哼:“看不出来,你还会点武功嘛!哼,我非得打倒你不可!”

龙灏大叫:“你爹爹没事,你一个劲冲我发疯做什么?王勃淘,还有那边的兄弟,你们在看戏吗?还不来劝架?”

王勃淘抽了针管,用棉花蘸了碘酒给洪在末止血,闻言嘿嘿笑道:“我不是在抽血嘛,少爷别急!坚持就是胜利!”

粤绣听了则是秀眉一竖:我哪里像男人了?不就是胸脯稍微平了点吗?

想到此,粤绣低头看了下自己那与洪香绫有得一比的胸脯,又是气馁又是愤慨,心里连带着把龙灏也恨上了。

龙灏哪里晓得自己无意间得罪了一个女人,他此刻累得气喘吁吁,眼看洪香绫当头又是一记粉拳砸来,他索性一个低头,使出一招狗熊抱树,一个俯冲,将洪香绫拦腰抱住了!

龙灏此前打斗得一直很‘技术’,这下突然变招‘蛮横’,倒是使得洪香绫措手不及,只听她一声娇呼,向后摔倒,被龙灏压到了娇躯上。

龙灏只觉怀里软绵绵的,触手之处滑如凝脂,非常地好摸,他一头栽在洪香绫的怀里,跟狗熊啃玉米般一个劲狂拱:要你蛮不讲理,我先取回点利息!小萝莉啊,清音体软,真好,还有体香,咂咂……

洪香绫从来没有试过与一名男子如此亲密地接触,即便对方只是一个12岁的小屁孩,顿时身酥体麻,被龙灏压在地上,连反抗都忘了去做!

“嘿嘿,少爷别太性急啊!”王勃淘坏笑着把龙灏拉起,而那边粤绣也发现不对劲跑了过来,把洪香绫抱入怀里柔声安慰。

“呜呜,他、他欺负我……”反应过来的洪香绫,埋头在粤绣怀里狂哭不止。

完了,我的清白被这个小屁孩败坏了!以后不嫁他貌似都不行了呢!怎么办啊?

洪香绫尽管出生在国外,不过从小受到的还是中国传统的三从四德、从一而终的教育,她一面哭着,心里一面胡思乱想。

幸灾乐祸,等会空闲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龙灏站起来,匀了口气,狠狠地瞪了王勃淘一眼,然后对粤绣说:“这位兄弟,刚才是个意外,我们是在给岳丈治病呢!”

粤绣还未说话,洪香绫忽然抬起一张泪眼婆娑的脸,冲龙灏说道:“什么岳丈?我还没答应嫁你呢,小屁孩也不怕羞!还有,这是粤绣姐姐,可不是什么兄弟,你都什么破眼神?”

龙灏深吸一口气,抬眼去看粤绣,只见那是一张清秀无暇的美人脸蛋,身子修长、腰瘦臀肥,矫健得如同一头女豹子一般!

只可惜,胸脯小了点!

龙灏心里微微惋惜,抬手对粤绣道:“原来是粤姐姐,这位是我家的郎中,我们的确是在给岳丈治病!”

粤绣点头:“我晓得的,姑爷不必解释!师父他,病情怎么样了?能治吗?”

王勃淘把盛了一半血液的针管递给龙灏,然后掏出银针,道:“这位姑娘,我们尽力,不过结果实在不好说!洪先生的病,委实有点古怪,有些棘手!”

龙灏接过针管,放进口袋里,径自走出货舱,替洪在末治病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当务之急,还是需要把这艘船上的事情梳理顺!

首先,要有可靠的人操纵舰船,这一点,有了洪在末的弟子,基本已经解决。

其次,就是需要统一认识,确定共同目标,船上这么多人,如果心不齐,可办不成事!要知道,那些苦力,可并不是全部愿意跟自己去美利坚!想回家的应该还有很多!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龙灏走到甲板上,见到晒过了太阳的苦力们都一一走回货舱,肮脏恶臭的货舱已经让龙甘箬、郑公肖等人组织人手用水冲刷了一遍,这些苦力的居住环境多少得到了一点改善。

洪在末已被粤绣、洪香绫移送到客舱里居住,而周伯当等人仍是拿着枪,监督俄国毛子开船,当然了,雷龙带的人已经在尽快熟悉这艘蒸汽船了,相信用不了多久,龙灏就可以不用这些俄国毛子了。

“少爷,这是清点后的清单!”

龙灏正在甲板上眺望一望无际的湛蓝海水,龙伯领着一个圆乎乎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递给他几张纸。

胖胖的中年男子就是龙小虎,他一脸和善,笑吟吟地搓着手,等待龙灏看他写的点货清单。

“长枪15支,毛瑟1888,子弹两箱……煤炭20吨,大米20袋,土豆10袋,清水30桶……棉衣50件,铁锹12把……2534块卢布,银两十斤……苦力92人,俘虏23人,我们一共是12人……洪在末有29人……唔,一共是156人!”龙灏边看边念出声,最后表扬了一句:“记录的很详细,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