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龙小虎和王勃淘 上

    【继续裸奔中!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求有能力的大神打赏、评价、催更!求指点迷津的评论!不胜感激!今天第一更,请观赏!】

福尔德家族?

龙灏眉头微微一并:早就觉得福尔德听着耳熟,没想到还真是一个家族!这个家族,实力很雄厚么?

福尔德家族,是法国著名的金融家族,与别列拉家族一起,因为在1848年保驾革命有功,趁势建立了动产信贷银行,成为大名鼎鼎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法兰西的有力对手!不过罗斯柴尔德毕竟技高一筹,利用老辣的金融手段,连消带打,将福尔德和别列拉家族弄垮,如今的福尔德家族,虽然还有银行上的业务,但其势已经大不如前,只能算欧洲的一个二流家族了!

二流家族也好啊!龙灏琢磨着:正愁没法把触角伸到欧洲去呢!这个福尔德家族,真是瞌睡时送来的枕头,不好好靠一下,实在对不起自己。(/吞噬小说网)

欧洲,目前世界经济、文化、政治、军事的中心,许多一流的技术、一流的人才、一流的设备,都是源自欧洲,龙灏窝在阿拉斯加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是情非得已,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穿越成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继承人!

那样拯救起中华民族来,会轻松得多!

你要说了,不是有西班牙正牌的皇室公主吗?拜托,那位大小姐是逃婚出来的,虎皮只能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耍一耍,要回到欧洲,首先就得被那位克里斯蒂娜皇太后派人给捉起来!

所以说,福尔德是个多么恰到好处的枕头啊!

龙灏眯着眼,又问了几句,大致了解了这个被罗斯柴尔德迫害的‘苦逼’家族的近况,假装考虑了下,开出条件:“1000万美元,10%的股份所有权,五年内不能随便转让,另外,要帮我在欧洲开一家正规渠道的采购公司,资金嘛,由我全出!”

乔金咬咬牙:“850万美元,你应该知道,当银行少了150万美元做周转,一旦资金链断裂,将会有多么恐怖!”

800万美元,已经是山河日下的福尔德家族能给予乔金的最高支配额度,另外50万,是乔金私人加的!

乔金的银行,是福尔德家族在美国的试水,所以以他区区42岁的年龄,便能在这里独当一面、一言九鼎!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当然了,800万美元对福尔德家族来说也绝不是个小数目,一旦投资失败,乔金的下场将会是很悲惨的!

龙灏竖起两根手指:“850万美元可以,不过我需要你给我联系欧洲的军火商,比如克虏伯,马克沁……嗯,我是爱好和平的人,也就知道这几个军火商!剩下的,相信亲爱的乔金会帮我想的!”

虚伪!

乔金暗地里翻了翻白眼:克虏伯是德国最大的军火制造商,而马克沁,根本不是军火商,而是速射机枪的发明家,他和他的兄弟哈德森,都是设计机枪的天才!

乔金道:“欧洲的军火公司很多,我能帮你联系,不过价格嘛……你应该知道,军火是比银行还要暴利的产业!”

龙灏笑道:“价格不是问题!你肯定能理解我,阿拉斯加的野兽这么多,我怎么忍心让我的兄弟赤手空拳去对付那些粗野的大熊!一点点军火,用来防身……”

鬼才信你!乔金腹诽。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龙灏代表梅丽莎与乔金敲定了合同:福尔德银行出资850万美元(600万现金+250万洛克菲勒油田的股票),购买龙翼金矿10%的股份,三年内不得转让,如果一定要在三年内转让,那么转让收益的5%将归龙灏所有!另外,由福尔德做担保,在奥匈帝国以龙灏的私人名义注册一家货运采购公司,免税五年!

龙灏看着草拟的合同,喜色往肚子里揣:五年免税啊!这该是多大的利润,看起来,福尔德家族在法国吃瘪后,势力已经全部转移到了奥匈帝国了!

奥匈帝国是1867年在欧洲建立的一个二元君主国,里面民族多样、文化冲突严重,虽然在欧洲人口仅次于俄罗斯帝国和德意志帝国,但却战斗力低下,频发的革命起义和**战争,毁了这个由两个‘受伤’的黄昏帝国(匈牙利和奥地利)所组成的王国。

乔金,完全是顺手拿奥匈帝国的利益当作贺礼了!

龙灏不管那么多,决定在五年内,一定要让那家货运采购公司的购买额上5000万英镑!!

嘿嘿,不晓得奥匈帝国发现我这个最大的‘偷税户’之后,那位一天工作12个小时的约瑟夫·弗里茨一世会否气死!龙灏有点恶意地想道。

正式的合同需要到阿拉斯加半岛上来签订(阿拉斯加还未正式建州,暂时由华盛顿州代管,代理州府就设置在阿拉斯加半岛上)。

那里,气候至少不那么寒冷,离太平洋航道、离美国本土也更近些!

事不宜迟,龙灏与乔金再次登上龙舰,回到光明港。

离开了一周多,光明港显得很寂静,龙灏从船上下来时,发现离得最近的光明村,留下的人已经很少了!

步入12月,寒得能冻掉小**,日常的活动基本都已停止,不过龙灏一声令下,龙鳞党还是率先站了出来,披上厚重的大衣,带着工具,领着华人渔民,向湖泊出发!

湖泊?对,就是湖泊,阿拉斯加不光有连绵的山脉、无际的原始树林,还有数不清的湖泊,小的几十亩、大的上万亩,实在是养殖鱼类、发展渔业的天然好地方!

当然,要是能把天气问题解决就更完美了,不然一年只能劳作几个月,光靠卖水产,肯定是填不饱肚子的。

龙甘箬接到龙灏的命令,叫上500多名从旧金山来的渔民,带上建材、拖上机械,向最近的湖泊群落进发,先修好渔场的雏形,为来年开春后的下鱼苗做准备。

这些渔民,虽然对这么冷的天还出去干活有些不理解,不过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绿油油的美元发到手,这些渔民立刻精神饱满,开拔行动。

更何况,刚来几天听到的户籍政策、住房政策、薪酬奖励政策,都让这些初来乍到的渔民一个个心痒难耐,恨不得立刻把脑后碍事的辫子割了,领取双倍的薪水!

只不过在龙小虎宣布薪酬翻番也只能到下个月后,这些冲动的渔民才停止了割辫子的举动,毕竟,天气冷,留点头发多少也能保点暖。

龙伯出关,龙小虎就从后勤署代理署长的位置上自动撤了下来,专心当他的财政院院长,把好龙灏的钱袋子。

龙灏这一次回来,带回了大量的物资和美元,龙小虎当天连接风宴都没参加,便组织起人手,一个箱子一个箱子清点入库,很是辛劳,忙完后居然病了一场。

好在他病情不重,财政院里也有合适人顶替他的工作,所以安置渔民、发放第一个月薪酬(以安人心)等事宜,都没有耽搁。

龙灏听闻后,神色凝重,向乔金打个招呼,就叫上王勃淘,向龙小虎的住所赶去。

这位堂叔,还真是拼命啊!龙灏心中微有歉疚,也有感动。

龙小虎躺在炕上,床下烧煤炭,烟囱通屋外,整个屋子弄得很暖和,看到龙灏进来,龙小虎连忙坐起来,挣扎着想自己下来。

“别动,虎叔,得了病就好好在炕上休养!”龙灏一挥手,王勃淘立刻上去,扶好了龙小虎。

龙小虎满脸的激动加感动,他道:“一点风寒,吃过药早就好了,我打算明天就去院里工作的!”

财政院和卫生院都在一栋大楼里,那里也挂上了后勤署的牌匾。

龙灏摆摆手,先是环顾了一下龙小虎的房间,只见一炕一桌,几个脸盆,清贫到了极点!这会是堂堂财政院院长的居所吗?

龙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位远房堂叔,胖胖的外表下,居然有着一颗廉洁的心!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况且现在龙小虎的圆脸早就没了,过度操劳使得他瘦瘦的脸上干燥,切出了许多皱纹。

龙灏叹了一声,问道:“虎叔,怎么说你也是龙鳞党的高级干部,怎么房间弄得如此寒酸?连个侍女都没招一个?你看你病了,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多不方便?”

现在还是封建社会,有钱人招个把侍女侍候、暖床、打骂,是人之常情!

龙小虎听了,喟然一叹:“少爷啊,我还没老,自己能动,不需要这个……”

龙灏听完愈发奇怪了,对啊,虎叔正值壮年,又没练什捞子童子功……怎么好像没有子嗣啊!

于是龙灏好奇地问了。

【特别鸣谢天海祥云同学慷慨打赏和评价!你的支持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