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 炼金术毁灭日本

    据说,彼得五世是死在某个大臣家中,死的时候,旁边还有几位大臣的妻子,双方都不着寸缕……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欧洲的东线就交给了奥匈帝国,龙灏跟约瑟夫一世交待了,不许搞秋后清算,除了必要的顽固敌人要清理外,大规模的杀戮是不被允许的。

对此,约瑟夫一世欣然点头同意。

欧洲经历了这半年多的战争,死伤合计逾一千六百万人,几乎每个家庭都有在战场上死去的亲人。

战争,给欧洲人带来了极大的伤痛。

因此,就算骄狂如约瑟夫一世,也同意停战,休养生息,给欧洲喘息、反思战争的时间。

九月初,龙灏回到位于下加的炼金国总部:千机城。

见到少爷兼国王平安回来,炼金国众位经理们长松了一口气。

话说自从跟着少爷一道起事以来,还从来没有这般憋屈过。

缩头乌龟的日子,众位经理们算是过够了!

甄方便,这位被撸成了中校的前海军司令,献上血书:“不破日本,不捉天皇,吾终生不踏陆地!”

其余经理也是感同身受,纷纷建言:既然欧洲战事已平,那么,再也容不得日本嚣张!

龙灏眯着眼,晓得军心可用,虽然他们还不明白当前最大的敌人是谁,但腾出手揍一揍小日本,总是没错的。

“这是我刚刚拿到的电报。”

龙灏一扬手,一张纸出现在墙壁上:“九月三日。日本炮轰上海,昨天。也就是九月五日,两个皇帝都闭门不出,刘坤一以中华民族的名义,对日宣战。”

“为了华夏同胞,为了神州大地,我龙灏,在此宣布,炼金国。正式对日宣战,与中华人民国,结成同盟。”

中华人民国,一**月六日,在中国上海宣告成立。

国家采用加盟制,总统和盟约会决定一切事务。

初创时,只有上海、江苏、浙江。两省一地加盟。

总统为刘坤一。

盟约会按照建国章程,此时有五个席位:总统、沪、苏、浙和……共援会。

共援会一向以爱国为纲领,以救助底层贫苦百姓为行动指南,它成为中华人民国的第一、且时下唯一的党派,无人表示异议。

中华人民国是在日本悍然入侵的危急情况下成立的,大部分人对其并不看好。而北清南清更是怒斥:这是谋逆!这是不合法的!

对此,《申报》撰文力挺中华人民国:日本炮轰上海,若不是南洋将士殊死抵抗,这会儿上海已经沦陷了,你们清廷不敢抗日。我们这些热血战士要抗日,成立一个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团体。你倒出来指指点点,真是可叹、可气、可笑!

绝对不能否认,‘立国’在中国历史上总是扮演着魔力十足的角色。

一旦立国,各方英豪总是会争相来投,真不晓得那句“缓称王”,是否只是朱重八的自我粉饰之词。

只要大义在,一个国家的成立,就会给大家以无穷的凝聚力!

九月十日,福建宣布加盟中华人民国。

九月十一日,四川、云南、陕西、甘肃,宣布加盟。

……

九月三十日,广东宣布加盟。

不到一个月,已有十八个行省,先后宣布加入中华人民国。

先不说它们的加盟是否别有动机,但这样的形势、这般的作为,对华夏民族士气的提升,是绝对有利的!

九月八日,炼金国对日正式宣战。

炼金国海军,九月十五日,第一炮开在了被日军占领的檀香山。

日军在檀香山的驻军并不多,面对如猛虎下山、欲一雪前耻的炼金国士兵,兵败如山倒。

九月十八日,檀香山宣告解放。

炼金国的参战及胜利,是壮大中华人民国的催化剂。

为此,作为参谋随军参战的甄方便颇为不屑:那些个加盟省,完全是图一个政治投机!

雷龙,这位‘沉冤得雪’、重回炼金国的当下海军总司令,听到甄方便的抱怨,只是笑笑。

沉浮了一番,雷龙愈发成熟,看事情不以个人喜好判定。

“能学会政治投机,也是好事,方便,不管怎么说,他们总是给了腐朽清廷背后一刀。”

“嘿,还不是看着‘加盟’有好处,才争先恐后地跳出来,成了加盟的一员,除了战争调派,其它时候都不需要听从总统号令……这等于就是一方诸侯国嘛!”

“一方诸侯又怎样?还不都是跳梁小丑!”

“那倒是,一切尽在少爷的掌控中!”

“方便啊,你这个有史以来资历最老、军衔最低的参谋长,对接下来的战局,有什么见解?”

“哎,雷司令,您就别调侃我了,害死了那么多的战友,我每天做的梦,都是在抽日本人的筋、扒日本人的皮!你问我有什么见解,我就一个字,杀!”

“呵呵,英雄所见略同。”

九月二十一日,炼金国海军与日本战舰群进行了几次小规模接触后,均取得胜利,战线直逼日本本土。

看到之前还所向披靡的本国海军一下子败了好几仗,日本国内开始慌了。

为了安抚国民情绪,日本天皇不得不出来讲话。

他表示,日本海军主力部队分毫未损,现在正在筹备与炼金国海军一决胜负。

相信日金海战的辉煌胜利,将会得到延续!

另外,天皇还适当地哭了哭穷。

说什么经过几个月的征战,国库空虚、将士萎靡。希望国民为了‘大日本的伟大征程’,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由天皇授意创办的《蚊香社靖国报》。在天皇讲话完毕后,立刻推出了新一届的‘新闻’。

‘新闻’是免费派送的,只要支持日本国征战到底的,就剪下上面的一张选票,投到指定的地点。

每收集一张选票,《蚊香社》就会捐助十日元,用于补贴日军军费。

另外,这届‘新闻’上还有一个栏目。征召“大日本劳军慰问安抚英雄妇女”,简称招慰安妇。

只要参与报名,就奖励五日元,如果最后被选上,按照打分高低奖励三百到一万日元不等。

《蚊香社》这个举措,可谓是激起了日本全国范围的爱国热情,投票、报名、领奖……这些活动在日本各地。随处可见。

投选票就不用说了,发出十份报纸,就能回收十一张选票,甄别选票的真假,居然成了《蚊香社》一个额外的工作量。

而最令《蚊香社》惊讶的是,应征慰安妇的人数。好像比投选票的人还要多!

有记者前去慰安妇应征点采访,下面摘录一段对话,想必从中多少可以理解日本国民的心态。

“噢鸡桑,你怎么来这里了?性别不对吧?”

“我,我是陪我的慕思咩来的。”

“你女儿?我还以为这种事会背着父母长辈偷偷来呢!噢鸡桑。你很开放哦!”

“开放是啥意思?反正这种事不丢人了,她在家里还不是要伺候我啊。我一个哥哥,两个弟弟,我一个卧病在床的噢牙鸡……与其让她留在家里,一个子不赚,倒不如去前线,既能鼓舞我日本武士,又能赚钱补贴家用,一石二鸟呢!”

“呃……原来如此!”记者一头黑线。

“要是能被评个五星就好了,一万Yen呢!如果不幸得个差评,回去看我不打死她!哎,早知道,当初就和兄嫁多生几个……呵呵,这点在我家很普遍啦,你不用记,只不过,孩子是哪个女人生的,就算在那一户,可惜我的‘尿壶’(注:日文妻子的意思)死的早,当初还以为占便宜,现在才知道吃亏吃大发了!”

这样的对话还有很多,每一次采访,都令刚来日本的《蚊香社》记者的世界观大为改变。

尼玛,这真是个不知廉耻、遍地禽兽的民族啊!

《蚊香社》的慷慨解囊,令得日本备战用的军费和女人,一下子充盈了许多。

为此,明治天皇特意找到《蚊香社》的幕后负责人,曾属洪门的洪在艮,表示感谢。

明治天皇:“洪桑,这次你破费了。”

洪在艮摆摆手:“这是小钱,天皇陛下,只要能打败龙灏,我倾家荡产也是可以的。”

“那是一定,炼金国前次败给了我们,这一次,他们依旧翻不了身!”

“那就好,我希望下一次收到的战报,是你们胜利的消息。”

送走了天皇,洪在艮揉了揉脑袋,露出苦笑,盯着一块帷幕不做声。

“呵呵,果然有奶就是娘,这也叫天皇?为了钱,他恐怕能叫你一声干爹!”

巴掌声从帷幕后传来,一名文士走了出来,如果阿汤阁在的话,定会喜惧参半地叫一声:“文先生!”

没错,鼓掌的文士就是文思平!

“文先生别笑我了!”

洪在艮露出哈巴狗似的谄媚笑容,走下座位,弯着腰跟在文思平背后。

“我没笑话你啊,这次任务你办的不错,你和你那老爹的WIC,我会加双倍剂量赏给你们。”

“多,多谢文先生。”

“不用谢我,我一向赏罚分明,就拿上次叫你办报社,你取个什么蚊香社的烂名,我不就罚了你吗?”

“是是,文先生罚的对!”

话说还不是想拍你马屁吗?蚊香社,文先生,读起来多像啊……

“文先生,我想问一下,我们为什么要花钱帮助日本人备战啊?”

洪在艮如获至宝地收好WIC,讨好地笑问道。

“这一点你就不用管了,上面的意思,说给你听。你还得费心思保密!或者说,你是想卖情报?”

文思平眯起眼。如一道冷芒扎在洪在艮的脊梁上。

“不敢不敢,我是绝对没有这个心思啊!”

“呵呵,别害怕嘛,现在我们是合伙人,只要不背叛,你做什么事我都会给你撑腰的。”

事情说来其实简单,洪在艮父子来到日本,刚开始的确是存着报复龙灏、报复炼金国的念头。

不过等到他们结识天皇、结识伊藤、结识日本权贵。把日本‘市场’打开之后,文思平在野战团的帮助下,就来‘摘果子’了。

WIC一下,洪氏父子立刻变成了指东不敢往西的忠犬。

这一次,《蚊香社》举办的投票加报名参选慰安妇的活动,就是在龙灏的授意下,层层下达而被要求执行的。

根本目的嘛。连搵子都不完全清楚。

他只知道:这是为了得到一个统计数字。

“对,就是统计!”

澳洲无人区,龙灏对着微风笑道:“我想知道,日本到底是被军国主义绑架的国家,还是全民皆禽兽……蚊香社花钱办的这件事,就是为了给我一个答案!”

“这样的答案有什么用?”

微风满是不解。

“当然有用。”

龙灏仰头看向澳洲蔚蓝一片的天空。意味深长地道:“因为这能决定,日本群岛到底能留下来多少……”

留下多少?

是人口还是城市?

微风一个寒颤,作为最了解龙灏的徒弟,他能感受到龙灏平淡言语里的深藏杀机。

无人区里,一百名炼金门徒排好队。聆听龙灏这个门主训话。

“本来是要你们在澳大利亚呆上三五年的,不过事情有变。现在世界需要我们,我们要让世界认识炼金术!”

“我不管你们是否做好准备,但机会已经摆在你们面前,一个名扬天下的机会!”

“你们的第一战,对手是日本人,能否让世界接纳炼金术,就看你们的战斗成果!”

“我不会对你们的战法做束缚,你们平常怎么组队,怎么修炼的,去日本作战时仍可保留!我只要有效战果,让日本人陷入绝望和后悔的效果!”

“记住,十月二十八日,你们都给我到东京集合,到时候,我们带领你们,给日本一个永世难忘的惩罚!”

“行动起来吧,施展你们的特长,先离开这块地方,在港口,有炼金国的战舰在等着你们!”

龙灏说完,一百名热血沸腾的炼金门徒立刻行动起来。

他们熟练地分成二十多个小队,以各种方式离开无人区。

其中有两个小队,居然凌空飞行,令得微风也目瞪口呆:这帮小孩子,越来越不得了啊!再不努力,我这个大师兄的位置很危险啊!

派出炼金门徒去参与对日作战,是龙灏解决完欧洲事务后就定下的计划。

十五年何其短暂,为了让炼金术成为地球今后的努力方向,一个足以震慑世人的大场面,绝不可少。

毁灭日本!

这既是对这个禽兽民族的天罚,也是炼金术踏上历史舞台的最佳垫脚石!

十五年后面对外星先遣队,龙灏可不想背后还有日本这样随时可能捅刀子的无耻民族。

它的无耻,在三战中可是被证明的淋漓尽致,大破灭之后,四大势力中的战败岛也是最为人所不耻的!

这个民族,必须被清洗、净化!

而当《蚊香社》的投票结果传到龙灏手中,他心中唯一的怜悯之情也就抛的一干二净了。

一**六年十月五日,日金海战第二季,隆重登场。

日军集结了联合舰队的全部战舰,总计一百八十二艘。

炼金国一方与南洋水师联合,战舰总计一百一十艘。

第二季海战持续了三天,双方都没有动用非常规武器,而是一板一眼地对轰。

所以双方的损失都不小。

相较之下,日军还略占上风。

十月八日,《蚊香社》将日金海战第二季的即时战果报导回国内,日本国民一片欢腾。

十月九日,炼金国一方暂时退却,日本海军大肆宣扬己方胜利,他们返回横滨港,与候在那里的慰安妇们共同狂欢。

十月十日,双十节,这是一个足以载入史册的日子,这一天,炼金术士这个恐怖的‘兵种’,正式映入世人眼中。

十月十日中午,横滨港的四十余艘日军战舰发生猛烈爆炸,岸边的横滨市民看到天空有人飞翔,手中不断发出火球,轰中战舰的机枢。

十月十日到十月二十日,各种身披红绿法袍的中国人在日本各个大城市出现,东京、京都、大阪、名古屋……都遭受了这些拥有神奇手段中国人的袭击。

十月十九日,《圣何塞信使报》和《申报》同时‘揭露’了这些身披法袍中国人的身份,他们是炼金国的特种部队,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就做‘炼金术士’!

对此,欧洲人在抚平自身伤口的同时发表了一声抗议:炼金术士是我们西方用语,龙灏就这样拿去,应该收专利费。

炼金术士的出现,对日本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日本联合舰队,在被炼金术士和保存了余力的炼金国海军的联手进攻下,截止十月十八日,丢掉了全部一百一十艘大小各类战舰。

日本海军,建制全灭!

在日本,除了东京,其余各个城市,都被毁去了至少三分之一,无数日本人民,死在了炼金术士造成的各种‘自然灾害’之下。

房子多的有地震,靠近海边的有海啸,边上有火山的火山喷发,周边有温泉的硫磺燃烧……总之,日本国土上,到处上演着各种光怪陆离的死亡案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PS:继续加快进度收尾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