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诊断 上

    不过洪香绫听见这个消息后,却指着龙灏大叫一声:“哼,我才不要这个小屁孩做我相公呢!呜呜,爹爹不爱香绫了!”

说完,就转身哭着向甲板上跑去,弄得气氛有些尴尬。(/吞噬小说网)

洪在末吩咐一名弟子跟上去看着洪香绫,免得她做什么傻事,然后对龙灏、龙伯歉然道:“香绫的娘亲因为产她而死,从小我就对她百依百顺,把她给宠溺坏了,还请贤婿不要见怪!”

龙伯道:“小丫头,总有些脾气,不打紧的!”他见到龙灏能定下这么一门亲事,更加得了二十多个精通海洋事务的年轻精壮臂助,老怀大悦,哪里还会怪罪香绫什么。

龙灏对洪在末说:“岳丈,我们现在是自己人了,这些兄弟,我想让他们上去帮周伯当他们!尽快学会操控这艘蒸汽船!”

周伯当那些心腹亲兵,目前正挺着枪监督俄国毛子开船,龙灏需要尽快把他们解放出来,操船航海这么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办为好!

洪在末点头,胡腮满面的脸膛经过方才的兴奋,如今似乎更加焦黄了:“雷龙,你带兄弟去接管这条船的操控,还有,动力室和煤仓,必须要求兄弟带枪把守,第一件事检修锅炉,第二件事查看海图方位,还有,桅杆……船舷……都要派人去看!”

一说到舰船,洪在末就滔滔不绝,显示了他深厚的海洋知识、战舰功底!

龙灏听了,心里也是高兴:天上掉下个‘洪大爷’,不但附送一个美娇娃,还顺便替我解决了操控舰船的难题!看来我的运气还不赖!

雷龙是一个精悍有力、面目一丝不苟的光头汉子,听得洪在末命令完,立刻领着人匆匆去办了!噔噔噔齐整的脚步,显示他们过硬的军事素质!

《吞噬星空之签到成神》

相比之下,周伯当那九个人,就显得有些江湖义气了!

纪律!军人的纪律!差距啊,这就是差距!龙灏心里暗叹,不过周伯当等九人也有各自的绝学,另外,他们对龙灏的忠心更不是这些才加入的‘洪门弟子’可比的。

等雷龙率人走后,龙灏转头对龙伯道:“龙伯,麻烦您去让周伯当他们把清点好的货物集中管理,另外,那些苦力也要统一管理,晒会太阳,就让他们下来回到货舱吧!”

这艘350吨的蒸汽船实在太小了,如今装载着150多个人,严重超员,要想横渡白令海峡,实在是容不得半点差错!

所以对不起了,90多名苦力必须回到货舱歇着,实行军事化管制!

龙灏前世就不是心慈手软的人,乱世用重典,那些妇人之仁什么的字眼,从来就不会存在于他的字典里。

龙伯晓得厉害,恭声应了一句,就要提步出去安排。

不过龙灏又叫住了他:“对了龙伯,把王勃淘给我叫过来。”

龙伯一愕,随后反应过来,微笑道:“少爷,您要给洪亲家看病吗?”

龙灏点头道:“是的,王勃淘不是郎中吗?”

龙伯摇头道:“他是郎中,不过在此之前我已让他给洪亲家把过脉了,这病……哎,可惜啊,他也没法治!”

龙灏挥手道:“龙伯,你只管把他叫来就好,他说没治,我还没同意呢!”

龙灏作为四百年后最杰出的一名炼金术士,对治疗疾病、攻克顽疾最有发言权!四百年后是核辐射遍布全球的恐怖年代,变异、感染、瘟疫,到处都是,正是这些恐怖的东西才催生了’炼金术‘这门学科!

百年的积累,炼金术士可谓这些顽症的天敌,所以拥有金源的龙灏,对治疗洪在末的病充满信心。

“好吧!”龙伯见拗不过龙灏,便点头答应,颤巍巍地出去了。

洪在末躺在毛毡上,方才说的一通话耗费了他许多气力,这会刚刚缓过来,便对龙灏说:“贤婿啊,这病我心里有数,属于不治之症,能拖一天便是赚了一天,你不必太过牵挂!”

洪在末以为龙灏只是一片好心,要尽一尽为人女婿的孝心,怕等会失望的消息会打击到这个12岁的孩子。

龙灏摆摆手,道:“您要相信我,我说能治好您,就一定能治好!”语气里流露出不可置疑的霸气!

炼金术士要人活,阎王爷也招不过去!

洪在末一叹,以为龙灏孩子心性在逞强,便不再说话。

很快,王勃淘踩着台阶,小跑着进来了。

王勃淘二十五六岁年纪,是个看上去很开朗的少年,他脑后蓄着发辫,一身有些脏乱的马褂,外面套着一件棉衣!

棉衣是缴获的物资,此处离北极圈也不远了,非常的寒冷。

王勃淘跑到龙灏身边停下,从身后移出一只红木头箱子,当着洪在末、龙灏的面打开。

里面细针、脉线、腕垫,中医的行头一应俱全,还有好几个小小的青花瓷瓶,上面塞着红布软塞。

王勃淘道:“少爷,您要我替洪先生再诊断一下?行啊,前段时间货舱里条件不好,我只是帮洪先生把了把脉象,还没有用上我祖传的针灸绝技呢!洪先生这病怪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直消耗他的内脏……”

王勃淘滔滔不绝,一只手娴熟无比地拈起一根牛毛般粗细的银针,就要往洪在末手腕上扎去。

“慢着!”

一只小手突然拦住了王勃淘,王勃淘抬头一看,可不就是少爷吗?

王勃淘讶道:“少爷,为何?”

龙灏沉声道:“你扎你的,不过在此之前,能给我抽他一点血吗?”

炼金术士替人检查病情,需要病人血液,龙灏叫王勃淘来,其实也是希望他能有抽血的工具,不过现在看来,王勃淘是纯正的中医,箱子里可没有这类西医的玩意。

“抽血?少爷你要做啥?”王勃淘一惊,没听过少爷会看病啊,他要洪在末的血做啥?

龙灏道:“我只问你,你能不能抽?”

虽然没有西医的抽血工具,不过龙灏发现,王勃淘的针灸银针里有几根空心的长针,手法好的话,应该可以吸出一点血来。

“能,当然能抽!”王勃淘愣过之后,也平静下来:“我王勃淘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江湖郎中,不光有祖传的中医绝学,对西洋人的医术,也略有研究!嘿嘿,少爷你等等……”

王勃淘嘻嘻笑着,弯腰在红木箱子上按了按,然后向上一提,里面……居然有夹层!

对于少爷烧退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的事,王勃淘跟其他几名心腹一样,已经习以为常,少爷要抽血,那就尽量满足他好了!

“少爷你看,这里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

夹层里,摆放着一支针管,一瓶碘酒,一大把棉花,还有几把锋利的手术刀!这些,赫然是西医的装备!

龙灏看后笑了:“好小子,你还中西合璧啊!”

王勃淘也笑了,很得意:“中医有中医的好处,西医有西医的长处,我要取长补短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