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卡内基 上

    求医?!龙灏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心道:我是炼金术士啊,还真把我当成再世华佗了?老是救人,当我的金源能量数是从天而降的吗?不行,下次得收天价诊费,不然愧对医德啊!

龙灏虽如此想,老方家还是要救的,这个时代的洋人可没善茬,华人为鱼肉,动辄就抢就杀的,可以说,十九世纪末,是西洋人的饕餮盛宴,却是华人的地狱悲歌!不止是在清朝,全球华人都一样!

立志拯救中华民族于危难将倾的龙灏,如何能逃避?更何况,方家刚刚帮了自己,旧金山的华人渔场,被自己收购了九成!不救不道义!

龙灏暗想:既然是求医,而且是方老伯指名道姓要我来,那些洋人,肯定不会一见面就胡乱开枪,帮这个忙,危险性不大。

“鸳儿,你回船上去,把崔员琅他们叫来!”为了以防万一,龙灏还是遣走了鸳儿。

“嗯,少爷要当心!”鸳儿懂事,立即钻回水井,迅速搬救兵去了。

龙灏整理了一下仪容,向那正厅走去。

“你是谁?能治好我的女儿?”

正厅里,方家老少俱在,方鸣德带着三个儿子,几房媳妇,被一群洋人用枪指着,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而此刻发问的,则是一名西装革履、白胡满腮鬓的白人老头。

白人老头六十多岁,不过双眼却炯炯有神,顾盼有威风、渊渟岳峙,显然是久居高位、大权在握,一个眼神、一个举动,就能让人心颤不已。

老头谢顶,却如戴上了帝王的皇冠,威严不可一世!

不过,龙灏却瞥了他一眼:为老不尊?六十岁的男人能有六、七岁的女儿?

龙灏站在方家老小身边,同样被几把枪指着,他面对白人老头,只见白人老头臂弯里抱着一名白人小女孩,褐色的头发、脸蛋精致得如芭比娃娃一般,不过却血色全无,浑身发抖,眼睛闭拢、睫毛急颤,似乎得了很严重的疾病!

“你又是谁?我能治病,但我为什么要帮你治?”龙灏夷然不惧,用流利的英语回答。

白人老头爱怜地抚摸了下臂弯里的女孩,将她交给旁边的手下,走到龙灏面前:“他们收了我的钱,如果不救我的女儿,我不介意让你们与我女儿一起死!”

龙灏回头,看向方鸣德:“方大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方鸣德叹道:“贤侄啊,那张100万美元的支票,就是这位卡内基先生支付的!”

卡内基?龙灏脑中灵光一闪,好熟悉的名字啊……

白人老头卡内基道:“在美国,收了我卡内基的支票,还没有谁敢不交货的!”

对了,卡内基!安德鲁·卡内基!

龙灏脱口而出:“你是钢铁大王!匹兹堡的安德鲁·卡内基先生!”

天啊,美国四大天王之一的巨阀,竟然会出现在旧金山唐人街!!是了,也唯有他,能随手拿出100万美元当诊金,能把还未问世的四轮汽车当座驾!

卡内基微讶:“东方的小伙子,你认识我?钢铁大王?噢,我喜欢这个名字!”

龙灏收拾心情,道:“支票我们没有用过,还给你就是了,为什么要强迫他们一家人?”

卡内基摇头道:“钱不是问题,你觉得钢铁大王会缺钱吗?我要他治好我的女儿,可他现在说,只有你可以治!”

龙灏看了方鸣德一眼,心里顿时明白:给人治病,便是要消耗掉纯阳气,也就等于要了方鸣德的命,他的儿子刚刚戒掉了烟瘾,幸福重新起航,他又怎舍得丢掉性命,去救一名素不相识的洋人小女孩?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方鸣德见龙灏看自己,微觉惭愧,眼光移开,道:“贤侄,不是老夫贪生怕死,只是这女孩的病情很怪,我检查过了,即使用了纯阳气,也未必能治好!所以我想到了你,你能治好英明,定然也有办法能治好这个小女孩!”

去,这是什么逻辑?龙灏不禁气结:治好A就等于治好B?老伯,世界上的疑难绝症不是一通百通的好不好?

不过事到临头,面前这位钢铁大王爱女心切,摆明了不讲道理,龙灏硬着头皮也得上了,不然挨上一通枪子,多冤枉?

嘿,不就是多花一点金源吗?

龙灏自信,这个时代,还真没有什么病症能难住自己!

“卡内基先生,我可以试着治疗你的女儿,不过结果我不敢保证!”龙灏考虑了下,还是没把话说死。

“你不敢保证,我也不敢保证我手下的子弹会不会出膛!”卡内基牛眼一睁,很霸道地说:“东方小子,你要是治好了我的希捷卡天使,我给你两百万美金!”

两百万!美元!!

龙灏心脏猛然一跳:操,钢铁大王就是钢铁大王,蛮不讲理加出手豪绰!怪不得能白手起家,与摩根、洛克菲勒并列成为美国的传奇!

“好,我要一名医生帮我!”

为了200万美元,龙灏豁出去了,有了这笔钱,自己就能招兵买马,购买货轮、购买生活资料、购买大型工厂、购买含有矿产的荒瘠土地、招收优质的科技人才、甚至是收购造船厂……

钢铁大王腰膀粗,拔他一根毛,有什么打紧?

卡内基点头,伸手一招,一名随行医生站了上来,身上挎着一只做工精良的铁制行医箱,只见他蹲下身,打开箱子,露出里面琳琅满目的医学用具!王勃淘的箱子和其一比,简直就是从垃圾场里淘出的破烂货!

医生抬头,双目锐利如手术刀:“这位少年,需要希斯特怎么帮你?”

龙灏指着保姆怀里的希捷卡,道:“抽她一管血!”

希斯特的手法很高超,如绝顶杀手般干脆利落、又像艺术家那样潇洒写意,希捷卡可爱的小眉头只是轻轻一皱,一管20cc的血液就摆在了龙灏手上。

“我需要一间密室,30分钟!”龙灏可不想把金源弄得人尽皆知。

“给他!”卡内基挥手,龙灏便进入到方家的一间客房,门关上后,卡内基的两名手下立刻守住门口。

30分钟不到,龙灏就出来了,手里拿着一管针剂,递回给希斯特:“给她打上!”

这管针剂是进门前希斯特给龙灏的,最正常不过的一支消炎水,见状他不由有些发愣:“注射这个?”说完,转头向卡内基询问。

“照他说的做!”不知道为何,龙灏的自信给了卡内基一种‘他能行’的感觉:反正打打消炎水也不妨事!且看他接下来要怎么做……

在卡内基的心里,东方人治病,有针灸、有按摩,还有神奇的内功……他才不相信这支针剂就能治好他的女儿,他认为,方才不过是龙灏故弄玄虚!

希斯特点头,一张脸冷酷如冰,将那支针剂推入了针管,手腕微微一抖,朝希捷卡粉嫩的手臂上扎去。

“哇!”

针剂一推进去,希捷卡的脸色霍然一白,小嘴里吐出白色的泡沫,接着,黑色的液体也从她口中泊泊流出。

看上去,十分吓人。

卡内基勃然色变,大步迈出,就要去推开还在打针的希斯特,口里怒喝:“东方小子,你对针剂做了什么手脚?你把希捷卡怎么了!?”

旁边的手下,也是齐刷刷地举起了枪,摸上扳机,对准龙灏。

龙灏晒笑:“你的女儿中了鸦片的毒,亏你这个做父亲的还以为是得了病!我把她怎么了?这一针,是给她排毒!呕吐出来的也是淤积在你女儿体内的毒素!”

这时,希斯特避开了卡内基的推搡,双手丝毫不颤地依旧给希捷卡注射针剂,他眼中透露惊奇,道:“卡内基先生,这位少年说的没错,您看,希捷卡小姐已经醒了!”

果然,卡内基定下神,去看保姆怀中的希捷卡时,发现这个精致得令人心颤的女儿,小身子已停止了抖动,脸上恢复了红润,虽然小嘴边还挂着黑色的沫汁,但睫毛颤抖,真的在从昏迷中苏醒!

这可是十几天来,任何医生都不曾办到的事!这名东方少年,躲在密室里30分钟,一支针剂,居然就做到了?

卡内基不是常人,瞬间晓得,那只针剂肯定是被眼前这名东方少年做了手脚,怪不得方家的老头,刚才斩钉截铁地说,只有这个少年才能治愈希捷卡天使!

“好,非常好,东方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卡内基鼓起了掌,眉宇间的阴霾也舒散了,他不愧是一代钢铁大王,晓得自己之前怠慢了,连忙补救。

这名少年,才是把握自己女儿生命钥匙的贵人!

(厚颜求票,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