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方家 下

    龙灏摇摇头,道:“这个恐怕不行!方老伯,我买渔场也是为了应急,有大用途的!您相信我,那些渔民跟我去了阿拉斯加,绝对不会吃苦的!而且我以我的人格保证,他们的待遇绝对比在您的方氏渔场强!”

“阿拉斯加?”提起待遇,方鸣德老脸微微一红,“我听过,加拿大西边的那块荒地?不行,那里又冷又没有人烟,他们到了那里怎么生存?龙灏,我更不能答应你了!”

“不是的,您听我说……”

为了渔场,龙灏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花了一个多小时,简略地把自己在阿拉斯加的现状讲了出来,而且为了取信方鸣德,那未曾送出去的金条也摆上了酒桌。//

“金矿?你们真的发现了金矿?”方鸣德看着金灿灿的金条,满脸疑惑。

金条可以在银行兑,这并不能说明问题。

龙灏口都干了,他发现,说服一名执拗老头的难度绝不亚于哄好一位任性刁蛮的女友!前世他纵意花丛,竞选政府官员,何曾口干舌燥到这个地步?

干,再说服不了这老头,我就拿‘佛缘’出来忽悠他了!龙灏心里下定决心。

“是真的,一个大金矿……”

正当美丽的梅丽莎公主酒足饭饱后,也开始为龙灏佐证时,桌子对面忽然传来一阵‘霹雳哐啷’的声响,酒菜杯盏,洒了一地!

龙灏一看,却是方英明跌翻在地,痛苦得直抽抽!

崔员琅有见识,一看之下,便道:“他的大烟瘾发了,看起来,瘾头颇深啊!”言语之中,颇有鄙视之意。

大烟,就是鸦片,又叫福寿膏,当代有点闲钱的华人,很少有不吸的,中国人‘东亚病夫’的耻辱名号,也多是从此得来!吸食上瘾,手不能举、肩不能挑,形同废物,实在是戕害我中华民族的第一大害!

崔员琅做过杀手,见过太多被鸦片害得家破人亡的例子,因此他对鸦片,深恶痛绝!

“杀,杀了我……爹爹,救,救我……福寿膏,给我,给我吸一点就成……”方英明在地上不住打滚,原本方正的脸孔扭曲成了包子,鼻涕眼泪齐流、腿脚蜷缩如腌菜,整个一条可怜的鼻涕虫!

方鸣德气得血气上涌,脑壳发晕,颤着手指骂道:“你、你这孽子,居然去吸那个玩意!你,你是非要把我气死才甘心啊!”

旁有方家仆役,见状小心翼翼地劝道:“老爷,不如先救救少爷吧?要骂人,总得是活的才行啊……”

“这孽子,死掉最好!”

话虽如此,方英明毕竟是方鸣德的嫡子,最后方老头还是遣人去买了几块福寿膏,点着给脑袋上磕出斑斑血迹的方英明吸了!

“哎,家门不幸,让公主看笑话了……”方鸣德汗颜,无地自容。

不过,方英明吸了鸦片之后,精神只是稍微好了点,眼泪鼻涕还是直流不已,崔员琅见了,皱起眉头:“这小子,样子不像是抽大烟!要严重得多啊……”

19世纪的大烟,烟瘾犯了还只是流汗、腹泻、抽筋等生理症状,而方英明现在,吸了鸦片之后,生理症状只是稍有缓解,脸上的痛苦却更加重了,仿佛有个魔鬼在毒噬他的心灵。

方英明眼中难得闪过一丝清明,掏出一把钥匙,哆嗦道:“去,去我床下,拿……拿福寿膏……”

方家仆役快去快回,这次拿回的鸦片显然与此前的有点不一样,点燃之后,方英明如饥似渴地吸着,过了大约一刻钟,浑身的抽搐终于停止了。

“孽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说清楚,我一掌毙了你!”

方英明跪在地上,方鸣德气得胸膛急速起伏,如超负荷的风箱。

“爹爹,是孩儿误交歹人,中了别人的算计啊!”方英明痛苦流涕。

据方英明说,大约是今年年初,他与一名外国商人商谈买卖,不经意就试了试传说中的福寿膏,可没想到,这种福寿膏的瘾头大的多,吸食后产生的幻觉也强烈的多,简直比起连御八女都要爽快,方英明一试之下,就彻底离不开了。

鸦片很贵,不过方英明试的这种更贵,贵到以他的家用根本无法负担的地步,这个时候,那名外国商人的狐狸尾巴就露了出来,要求方英明用方家名下的产业来换,方英明还算有点良知,坚决回绝!

没钱怎么办?方英明偷偷跑去借高利贷,买这种鸦片来饮鸩止渴。

这一次卖方氏渔场,方英明一半的心思也是为了那1.5万美元的回扣!

“孽畜,这种事,为何不早点跟我说?你是想毁了整个方家才甘心吗?”方鸣德听完,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岁,脸上枯槁、红光不显,似乎就要入土了一般。

“爹爹,我知道错了,您杀了我吧!孩儿已经明白,那个洋人包藏祸心,图谋的是我们方家,是您啊!”

“罢了,谁让你是我方鸣德的儿子呢?记着,等我走后,你要把方家经营好,你那二弟、三弟,比起你来,更是糊不上墙的烂泥巴啊!”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方鸣德想了一会,叹息着,然后转头对龙灏道:“龙灏,渔场我卖给你了,不过你要答应我,善待这些渔民,另外,看在洪在末的面子上,也关照一下我这个不成器的孽子!”

龙灏一愣,这就答应了?不过……这方老头怎么像在交待遗言?

“不可啊,爹爹,不能用那一招啊!您用了可是会没命的!”方英明听完这话,却发疯似地爬起来,抱住方鸣德,哭吼喊叫着。

哪一招?用了就会死吗?

龙灏好奇,联想起此前方鸣德拿出100万美元支票时方英明的过激反应,不由发问。

“哎,说来惭愧……”

方鸣德似乎失去了精气神,任由儿子抱着,娓娓道来。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方家祖籍河北,从明朝初年就传下了一门内功,叫做‘方祖纯阳气’,修练者必须勤练不辍三十年才能练出一口‘纯阳气’,也就是俗话里的‘内家劲力’,此气常含,可以延年益寿,而若是用来治病,则可治百病、生白骨、活死人,端的是神奇无比!

不过有一点,那就是纯阳气若是用来治病,病人痊愈后,纯阳气就要消散,而失去了纯阳气,方家的人也活不过三天!

方家现在练就了一口纯阳气的只有方鸣德方老爷子,如今他便是要用纯阳气把种在方英明体内的鸦片之毒吸去,用自己一命换儿子一命!

“不用弄得生离死别嘛,不就是个鸦片上瘾吗?用得着用命去换?小题大做了……”听完之后,龙灏不以为意地说道。

治疗个毒瘾而已,本少爷前世起码有一百八十种方法,对付这个年代的还未‘发育’的鸦片,实在是太小儿科了!真受不了这对父子,一口一个‘纯阳气’,一口一个‘孩儿该死’,加起来都快90岁的人了,还这般煽情做啥?

“你能治?”

方家父子停止了悲鸣,抱在一起,抬起头,期翼又仿佛不信地看着龙灏:小屁孩,别吹牛啊!

“哼哼,总算被我想出来怎么让你相信我认识洪大叔了!”龙灏撇嘴一笑,“洪大叔可曾告诉你,他其实身患绝症,就是靠了我的神奇针剂,几针下去,药到病除!”

“龙灏,你……还懂医术?”方鸣德见龙灏信誓旦旦,不由信了五分。

“略懂、略懂,这样吧,我们去西医诊所,给这位方大哥抽一管血,你们就知我的手段!”

龙灏身边的人里,崔员琅最是明白龙灏的神奇:少爷的佛缘,包治百病!哪像你的什么狗屁纯阳气,治个病还要丢掉自己一条命,三十年苦练,我呸,不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