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洪门七公子 下

    龙灏收了心神,转头问道:“洪大叔,这位是令爱吗?”

洪在末呵呵笑着,宠溺地抚了下洪香绫的小脑袋:“正是小女,从小跟在我身边,野惯了,没有一般大家闺秀的教养!龙小兄弟,千万别见怪,以后还要多担待啊?”

多担待?什么意思?龙灏略感讶异,不过沉住气没发问。//

洪香绫比龙灏大了两岁,这次突逢大难,随着其父憋在货舱里,因为人长得美貌,所以还需用煤灰黑土遮面,早就憋得坏了。

等到暴动劫船成功,她便洗去了脸上污秽,倒是让龙灏大饱眼福了一番。

龙灏不再去看洪香绫,而是向洪在末认真地问道:“洪大叔,您想借这些人帮我开船?他们行吗?”

得知了洪在末堪称传奇的生平后,龙灏不禁对这二十多个精壮汉子非常期待,由英国皇家海军学院的高材生带出来的海军士兵,开动一艘小小的蒸汽船,应该不成问题吧?

洪在末焦黄的脸膛闪出一道红晕,语带自豪地道:“行!我的这些弟子,都是洪门的兄弟,别说这艘小蒸汽船了,就算给他们一艘战列舰,配足了人手,想要开动起来也不成问题!”

这些精壮汉子,都是洪在末暗中培养的海军苗子!洪在末在最近几年目睹了北洋水师的**后,便对清朝的水师彻底死了心,准备借这次回家看望父亲的机会,把这些‘好苗子’带到美国,为中华民族的海军事业保存一点血脉!

这些弟子,在洪在末的指引下都秘密加入了洪门,平素里在北洋水师的预备队里锻炼学习,对洪在末可谓忠心耿耿,对他的命令是言听计从。

洪在末道:“有了他们帮你,这艘船虽小,但要开到美利坚也是绝对可以办到的!”

龙灏目前最头疼的就是缺少懂得航海、懂得开船的人才,洪在末此举,无异雪中送炭,天上掉馅饼!

不过,龙灏并没有被这块天上掉下的大馅饼给砸晕,他眼光灼灼,沉静的小脸上显出与他年纪不符的沉稳:“洪大叔,恕龙灏直言,您为什么要帮我?有什么目的?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绝没有平白无故的恩惠,您不说清楚,抱歉,这些好汉我不能用!”

龙灏的话,毫不客气、一针见血地直指问题中心,差点就没指着洪在末的鼻子说他‘安插心腹、居心不轨’了!

周围的那些弟子纷纷怒目而视,而洪香绫也气愤地张开了嫣红小嘴,指着龙灏嗔道:“你小子不识好歹,我爹爹好意要帮你,你竟然不接受?喂,你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

龙灏不为所动,而是眼中含笑地一直盯着洪在末看。

洪在末重重地咳嗽了一下,身子从毛毡上坐起,轻轻压了压手,示意弟子们稍安勿躁,道:“龙小兄弟,实不相瞒,我的确是有一点私心的……能借一步说话吗?”

龙灏回头看了看龙伯,龙伯会意,轻轻拍了拍龙灏后腰,然后颤巍巍地向货舱外走去。

龙灏的后腰上,正是放着那把温切斯特左轮手枪,六粒子弹,满满地上膛。

洪在末也挥挥手,这二十多名弟子,包括洪香绫在内,也都走出货舱,霎时间,偌大一个货舱内,只剩下洪在末与龙灏两人。

龙灏坐到洪在末身旁两米,手放在衣内的枪柄上,道:“人都走了,洪大叔有什么话可以直说了!”

洪在末瞅了瞅龙灏戒备的样子,既是赞赏、又是好笑,“龙小兄弟,我对你一见如故,放心,我现在不过是一个快要见上帝的病人,不会伤害你的!你手里也不必握着枪,呵呵!”

“那好吧!其实我也是做给我那位大管家看的,让他放心!您知道,我才只有12岁!”被揭穿了的龙灏没有半点不好意思,而是非常自然地把手枪从后腰里抽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仿佛无意般,正好对准了洪在末。

“呵呵呵,好一个才只有12岁!”洪在末被枪指着,反而止不住仰头大笑:“龙小兄弟,我真的没有恶意的!这半个月来,其实我一直都在观察你,从你昨晚为了一个丫鬟而只身赴险开始,我就决定……把我唯一的女儿交给你!”

哈?龙灏身子一歪,手中的温切斯特手枪差点走了火!

这、这太出人意料了!龙灏的脑袋有点发懵:刚才这个黄脸大汉说什么来着?要、要把女儿交……交给我?

反应过来的龙灏连忙说道:“洪大叔,您开玩笑吧?还是连日来我营养不良,出现了幻听?”

洪在末的脸色有点发黑,刚才手枪差点走火可是把他惊出一身冷汗:我洪在末一世英雄,现在虽然重疴缠身、已近不治,但要是死在一名孩童的手枪走火之下,那还不得被兄弟们笑死去?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呼,你没听错,我正是要把香绫托付给你!”

“不成的!”龙灏站起来,一直摇头:“你我素不相识,况且你在美国不是还有一大家子亲人吗?要托付,你把你的女儿托付给他们啊!”

洪在末叹了口气,道:“龙小兄弟你有所不知,我在洪门因为出身的缘故,倍受几个兄长和叔伯的排挤,若不是父亲处于弥留之际,我也不会急着赶回去!香绫交给他们,如羊入虎口,我岂能放心?”

龙灏道:“你交给我,就放心了?”

他在心里撇嘴:别看我才12岁,再过一年,我可就能‘吃’掉你那个娇滴滴的宝贝女儿了!你这才叫真的送羊入虎口啊!

洪在末诚挚地道:“龙小兄弟,你我虽然相识不过一个时辰,但我观你作为,独自制定劫船计划,可称为‘智’,孤身一人从气窗出去杀掉看守门卫,可称为‘勇’,不忍让贴身丫鬟一同赴险,宁愿自己被蒸汽烫伤,可称为‘仁义’!后来又施展杀鸡儆猴的手段,兵不血刃地收降那些俄国人,可谓之‘心计无双’,接着放出关在货舱里的苦力,并且将粮食衣物分配给他们,可谓之‘菩萨心肠’!这样的一个人,智勇双全、仁义无二,假如还不配我洪在末托付女儿,那么这世上就再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嘿嘿,我洪在末在外漂泊18年,育人无数,这点识人的眼力还是有的!”

听到这里,龙灏已经心动了,一位明摆着未来是个如花似玉大美人的丫头送上门,自己若还不收下,那岂不是傻子?

这可是传说中的萝莉调教啊,啧啧!

龙灏点头道:“洪大叔这么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香绫跟着我,我会好好照顾她,不会亏待她的!”

洪在末见龙灏应承下来,心里仿佛少了一份牵挂,一颗心放松下来,顿时一阵好咳,吐得地板上斑斑血迹。

洪在末边咳边道:“龙小兄弟,咳咳……还叫洪大叔那么……咳咳……见外吗?”

龙灏福至心灵,翻身下去:“小婿龙灏,拜见岳丈大人!”他心里很得意:磕个头,赚来一个美娇娘,实在是太划算了!

龙灏心里很明白,方才洪在末说那么多,其实真正打定主意把洪香绫托付给自己,恐怕还是因为自己在铁管上把鸳儿推下!想想看,一个对自己丫鬟都这么好的人,对妻妾会差到哪里去吗?

“呵呵,咳咳……”洪在末十分高兴,伸出手艰难地将龙灏扶起:“贤婿不必多礼……你我既成翁婿,那便是一家人了!我手底下那些弟子,都是操纵舰船的一把好手,并且都懂得英语,基础打的很牢,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龙灏真心感激道:“多谢岳丈!”

“一家人,甭那么客气!”

洪在末心情很好,立刻就将那些弟子重新招进货舱,把将龙灏收为女婿的事情宣布了出来。

这一下,那些视洪在末为亲生父亲的精壮汉子,顿时就接受了龙灏这个新鲜出炉的少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