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方家 上

    龙灏反正不缺钱,买下渔场就要回阿拉斯加的光明港了,于是爽快地点头答应。(/吞噬小说网)

接下来,方英明背着方鸣德跑动跑西,终于在9月28日这一天,弄好了所有的文件、地契!

签完了字、按完了手印,方氏渔场就将以七万美元的价格转让给O&M公司!

在公证处,梅丽莎签下了龙飞凤舞名字的最后一笔,龙灏松了口气,正要收拾桌上的文件,不料门突然打开,方鸣德和崔国因走了进来。

方鸣德怒发冲冠,气得大叫:“你这孽子,居然敢背着我把渔场卖了?若不是惠人告诉我,我只怕还蒙在鼓里!”

老头子年老却气旺,冲上来一记鞭腿,扫烂了方英明的椅子,骇得这位方家大公子急忙跪在地上:“爹爹饶命!7万美元啊,能养活多少兄弟!卖了渔场,也能为渔场的那些叔叔婶婶,谋个光明的前程!”

方鸣德气吹胡须,一巴掌扇去:“混账!谋你娘的前程,渔场是我的根,你这是在刨我的根啊!”

‘啪’的一记脆响,方英明脸上立刻浮起一记红掌印,“爹爹打死我吧!我没错,渔场是方家的负累,我把它卖了,谁也不能说我做错了!”

“你还敢顶嘴?信不信我家法处置你?散了,都散了,这个渔场我方鸣德说不卖就不卖,合同都撕了,无效,无效的!”

方鸣德一面说一面冲到桌子前,去抓上面的文件,如老虎下山,吓得梅丽莎尖叫一声,小脸煞白,扑进了龙灏怀里。

龙灏的脸都要黑了:这算什么?说无效就无效?我钱都给了呢,你们方家父子不是唱双簧讹本少爷的美元吧?

龙灏义愤填膺地叫道:“这是有效的商业合同,受美国法律保护的,你撕了也没用!方氏渔场,已经归属灏魅公司了!保安,门卫,这事美国政府不管吗?税,我白交了吗?”

方鸣德发了一阵疯,被同来的崔国因劝住,手里抓着几片纸屑,吐着大气,狠狠地盯着龙灏等人。

崔员琅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扶着胸口暗呼厉害:这个方老头,居然会内家内劲,和他对上几掌,我内脏可能被他震伤了!

崔员琅虽然练了15套广播体操,不过他不会内劲,碰上方鸣德这个对手,过了几招,居然隐隐吃了点亏。

方鸣德也不好过,手臂的骨头裂了几条缝,他瞪着崔员琅,心中道:这个年轻人,竟然已把外家功夫练到这般高的境界了!他是龙灏这小子的亲卫吗?龙家,不简单啊……

商业公证处,终于跑来了一名美国佬,大声道:“你们中国人,不要放肆!这里是美利坚的地盘,再有械斗,我就报警,让警察把你们统统抓起来!罚款、拘禁!”

“方兄,不能再闹了,不如找个清静地方和梅丽莎公主私下商量?”崔国因低声劝了一句,然后拍拍官服,笑呵呵地上前与那位趾高气扬的美国官员解释去了。

从公证处出来,两方人在附近找了家酒楼,由崔国因做东,隔出屏风,摆上了一桌好酒菜。

清国驻美大使的面子,龙灏和方鸣德都不会不给,因此举了举杯子,气氛还算和谐。

方鸣德饮了口酒,对梅丽莎说道:“公主,老夫教子无方,这个渔场我是不会卖的,七万美元我退还给你,另外再加上3000美元的利息,这合同就算废了,如何?”

梅丽莎夹了只酱鸭舌,轻轻放入小嘴,淡淡道:“这件事,由ocean替我做主,我负责吃菜,你们谈!”

从未吃过中国美食的公主,只觉桌上的每一盘菜都那么好看、好吃,若不是从小养成的优雅习惯,现在恐怕要扑到桌子上去了。

这件事从头到尾,本来就是ocean的策划,要渔场做什么?我现在也不晓得,哼哼,谈判这种伤脑筋的事,还是丢给正主烦恼吧!本公主要专心专意地吃美食!

龙灏点点头,夹了块五香肉,嚼在口里:“说废就废,那还要美国法律做什么?方老爷子,枉你当了这么久的美国公民,这点常识都不知道?”方鸣德来美国来的早,没受到《排华法案》的影响。

区区男宠,也这么**?

方鸣德眼中有火,哼道:“不作废也可以,只要老夫一句话,渔场里的人,你一个也带不走!”

方鸣德看过合同了,晓得里面写着一条,渔场里工作的人必须随灏魅公司离开旧金山,期限5年,否则,一人要赔偿5000美元!

渔民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换句话说,这些渔民必须跟龙灏走,卖身5年。

龙灏一瞪眼:“你敢?方氏渔场里有几百人,你赔的过来吗?”一人5千,几百人就是几十万美元,方家虽富,却也没富到可以拿出几十万美元的地步。

方鸣德蔑视地看了龙灏一眼,慢吞吞地从袖口抽出一张支票,摆在桌上。

龙灏凑近一看,差点没吓掉眼珠:一个1,六个0,整整一百万美元的大额支票!

不可能,这方老头哪来这么多钱?就算他把产业都卖了,也凑不到这个数啊!

这个时代的100万美元,相当于21世纪的几亿美元,如今的美国,能拿出这个数的大亨,屈指可数!……却绝不会是方鸣德啊!

“爹爹,不可啊!”见到那张支票,一直寂静无声的方英明却大叫一声:“那会要掉您的性命啊!”

一敲筷子,方鸣德冷冷道:“孽子住嘴,你背着我卖掉渔场,就是拿掉了我的性命!”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妈的,失算啊!

事态频出,龙灏嘴里的五香肉也不香了:早知道,一人的违约金填上5万,看这老头怎么给钱!

没办法,老头这么倔,看来只能出绝招了!

龙灏站起身,走到一脸冷峻的方鸣德身边,附耳低语了一句。

随后,方鸣德脸色一变又变,开口道:“唔……你知进退就好,明日我们去商业公证处把合同取消!”

事情到此为止,见双方并未再起冲突,而是和平解决,崔国因大感欣慰,一顿饭未完,忽然有下人禀报公事,崔国因便喊一声告罪,匆匆地走了。

这名大使,出身清寒,与方鸣德甚为投缘,从头到尾,倒也没摆出多少的官架子。

崔国因走后,酒桌上气氛又是一变,方鸣德上下打量了会龙灏,问道:“洪在末那小子,真的是你救回来的?”

洪在末回到旧金山,首先看望病重的爹爹,然后琐事缠身,除了个别几个长辈之外,没人知道他是被人搭救,才得以返回家中的!

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洪在末并没有跟方鸣德等人说起龙灏的名字,只是说,一个少年英雄救了自己。

龙灏的样貌,经过几个月的锻炼,根本与12岁的小孩搭不上半点边,加上其貌似西班牙公主的‘男宠’,方鸣德哪会往‘少年英雄’身上联想?

就是现在,他也是半信半疑!方才若不是龙灏说出了洪门的秘密切口,他根本不会予以理会!

龙灏摸了摸鼻子,道:“算是吧,不过现在,我的确没法子证明!”早知道,就让洪大叔留下点信物了,这下空口无凭,如何说服这个固执的老头呢?

方鸣德沉吟一会,道:“可以证明,你若是真的,等洪在末回来一辨就知!”

不会吧,那不是要在旧金山待几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