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清国大使 下

    此人名叫崔国因,字惠人,1931年生,安徽甘棠人,光绪15年(1889年)出使美国、日斯巴尼亚(西班牙)和秘鲁,任清朝驻美国大使,光绪18年任满回国!

这句话是用西班牙语喊出来的,梅丽莎闻言一愣:这个长辫子的华人,去过马德里?还见过克里斯蒂娜姑姑么?

龙灏自然不晓得崔国因的来历,不过他听见这个官身之人自称‘本使’,多少也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于是他在梅丽莎挺翘的后臀上一拍,低声道:“不用怕他,他是清朝的官,尊敬你还来不及呢!对了,回答他时,表现得傲慢些,越傲慢越好!”

梅丽莎只觉后臀一痒,心里麻酥酥的,不由暗啐一句:ocean,你这小流氓,拍也不看地方吗?

身后的野战团团员却是看得清楚,心里不由翘起大拇指:少爷就是少爷,洋妞公主的屁股也敢随便拍!真是偶像啊,啧啧,少爷天赋异禀,才12岁就把这匹大洋马降服了呢……

“本公主出来时,克里斯蒂娜一切都好,你是清帝国的使臣吗?见到本公主,为何不下跪?”

被拍得心猿意马的梅丽莎,板起一张脸,冷若寒霜地喝道。(/吞噬小说网)

崔国因一愣,背脊一扬:“公主此言谬矣,跪拜之礼只于君臣,你是日斯巴尼亚的公主,我是清朝的使节,鞠躬即可,何需下跪?”

说完,他取下官帽,深深一鞠。

要傲慢吗?

梅丽莎身子不动,在面纱后冷哼了一声。

方鸣德早就出来了,见此情况,虽然听不懂西班牙语,但也晓得情况有些不妙,连忙出来打圆场:“公主驾临寒舍,外边风沙大,不如进屋慢慢谈?呵呵,有话好说、慢慢谈……”

见到对方对梅丽莎的身份再无怀疑,龙灏翻译后,梅丽莎便点点头,扬手道:“亲爱的ocean,前边带路!”

那白若鱼腹的小手虚抬着,意思很明显,要龙灏过来托着,引路向前。

旁边的宾客见了,再瞅向龙灏,只见这东方少年唇红齿白、面如冠玉、一表人才,心中不由纷纷嗟叹:好一个翩翩少年郎,为何要割去了辫子,给洋人公主做男宠啊!

龙灏把那些异样的眼光收在眼底,心中愠怒,偏偏发作不得,只好依言上前托了梅丽莎的素手,随方鸣德、崔国因等人走向后面的青瓦大屋。

崔员琅落在后面,等龙灏走远,从方英明手里一把将红绸礼盘抢回来,瞪了有些发怔的方家大公子一眼:“奶奶的,这些礼你还真敢收?当心老子赏你一颗子弹!”

盘子里可是十根两斤重的金条啊,少爷最近手头不富裕,我老崔帮他省下来……

一个个野战团团员负着枪,杀气外露地走过,方英明狠狠咽了口口水: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身上煞气怎的如此之大!

等最后一人走远了,方英明才赫然发现,自己的衣襟竟已湿透了!

大屋宽敞,却言不入六耳,丫鬟端上了泡好的花茶和糕点,就被方鸣德遣退,偌大一间厅堂,只剩下几个能做主的人!

梅丽莎、龙灏、崔员琅,方鸣德、崔国因和方英明。

野战团的那帮煞星,在龙灏的示意下,也留在了屋外。

“梅丽莎公主,我有一事不明,还请解惑!”崔国因呡了口花茶,略微皱了皱眉:海外华人,居住了几十年,连茶也不会泡了吗?

崔国因是1871年的进士,为翰林院庶吉士,一身学问不凡,对于茶道,也颇为讲究。

花茶,就是在清茶上洒上花瓣,品惯了清茶的崔国因,如何能适应?假如他再晚来几年,入口的是奶茶、咖啡茶,不晓得这位钦差大使,会否呛掉一条命?

“问吧,我自幼对中国文化就很感兴趣,自学了中文,你我不如以中文对话,免得方老爷子听不懂、干瞪眼?”梅丽莎大方一笑,小嘴轻张,吐出一串咬字纯正的中文来。

闻罢,崔国因面露喜色,方鸣德亦是惊讶,随后也是脸有荣焉。

洋人公主会说咱们的话,这说明她对我大清朝印象不赖啊!两人对望一眼,读懂了对方眼里的含义。

“公主的护卫,为何都是我清国人?”

“噢,他们可不是清国人,他们是华人,我在海上救了他们,听说他们被你们的大官迫害了,流亡海外!”

“呃……”

在崔国因结舌之际,龙灏适时哼道:“家父龙正兴,遭人陷害,死于大牢,家母白绫悬梁,一家人只剩我流落海上,途中又不幸遇到海盗劫持,幸好梅丽莎公主救了我们,所以我们割去辫子,向她效忠!”

说罢,龙灏虎目挤出了几滴眼泪。

“龙正兴?”

崔国因如何晓得关外一名都统,只得说自己会修书一封寄回朝中同僚,假如龙灏之父确实是遭人陷害,自己必当上奏天子,还龙灏一家清白!

龙灏暗嗤:有了清白又怎样?我已不是原来的那个龙灏,难道皇帝大赦了,我就会回去舔满人的脚趾丫吗?

“那就有劳崔大使了,修书太慢,不如拍封电报吧?电报的钱,我出!”龙灏装作激动,目光灼灼地盯住崔国因。

这小儿,修书只是说辞,还真当我会写信漂洋过海地寄回去吗?电报我又怎会不知,区区电报的钱,我还出得起,何用你来垫付?

被龙灏言语挤兑,崔国因有些暗恼。

“此事不忙,贤侄莫急!”不过梅丽莎公主摆明了很宠幸这个龙家小鬼,崔国因大局为重,便好声好气地道。

弄明了龙灏的身份,双方似乎有些陷入了尴尬,幸好方鸣德老到,连忙开口移开话题:“尊敬的公主,不知来我这里,有何指教?此处无闲人,只管明说就是,如果有用得到方家的地方,我们一定全力以赴配合!”

方鸣德才不相信一位外国公主来这里,为的只是送礼喝酒呢!

梅丽莎一笑,放下了茶杯,道:“方老爷子,快人快语!实不相瞒,我在美国开了一家公司,由于业务需要,想收购你名下的‘方氏渔场’!”

茶杯落桌,方鸣德的心也跳了一下:外国公主,要我的渔场?

方氏渔场,算得上旧金山华人里最大的渔场了!占地几万亩,拥有渔船两百多条,在入海口还开辟了两个人工养鱼场,每天出产的海鲜,就不下千斤!

不过随着近年来外国资本的侵蚀,方氏渔场的日子也不好过,很多渔民都转投其它洋人渔场,剩下的人大都对方家心怀感激,经营着两个人工养鱼场的同时,还摆渡引客,赚些收入,勉强度日。

去年,方英明就曾劝说方鸣德把方氏渔场这个包袱抛了,不过方鸣德一直犹豫不决,毕竟,方氏渔场是他一生的心血,割舍不易啊!

方鸣德苦笑一下,举起茶杯:“多谢公主好意,不过这个渔场,我方家还经营得下去,对不起,不能卖给你!”

不会吧,我都搬出梅丽莎这尊‘大神’了,方家老头还不卖?龙灏眉头一皱。

梅丽莎或许是经过了波特兰的历练,此刻不动声色,而是敲起了木桌:“5万美元!”

5万?!

方英明心头一跳,要知道,去年那名德国商人的出价也不过3万美元而已!

“不卖!”方鸣德放下了茶杯,因为他反应过来,对方是外国公主,对中国的端茶送客的一套,完全不了解啊!一番媚眼做个瞎子看了!

“6万!”

“抱歉,方家虽然不是大门大户,但不缺钱!”

“8万!”

“真的对不起了!”

……

最后,梅丽莎终究是没有撬开方老爷子顽固的嘴,价格叫到了9万美元,对方也不松口,因此,龙灏等人只得悻悻告辞。

他奶奶的,旧金山的华人都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啊!

回到了住所的龙灏正在忿忿咒骂时,鸳儿忽然跑上楼,低声告诉他:“少爷,那个方家大少爷来找您呢!见不见?”

方英明?龙灏眼一亮,他来做什么?

“见!把他领上来吧!”

如今已是夜晚,方英明进来后,直接说明了来意,龙灏反怒为喜:这个方家大少爷,居然搞得到方氏渔场的地契,而且他自己就是方家如今的家主,和我签订合同,从美国法律上讲,一点问题也没有!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不过他的胃口也大,渔场开价7万,另外还要付给他1.5万的‘辛苦费’!看起来,回扣一说,哪个时代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