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清国大使 上

    龙灏要做的就是,收购这些濒临倒闭的华人渔场!

这些事情,都是洪在末还在龙舰时告诉龙灏的,因为很多仍在坚守的渔场主人,就是洪门里的老人,龙灏假如要收购,由洪在末出面去讲,会方便快捷许多!

当初龙灏也就是随便一问,毕竟那时他还抱着对这个时代化学家的信任,不过自从‘美白药剂’的幻想破灭后,他便重新打起了这些华人渔场的主意!

华人,渔场,丰富的养殖经验!龙灏舔舔嘴巴,站在黑烟隆隆的旧金山港口,冲着广阔的大洋扬起手:这些,少爷我统统要带回阿拉斯加!

旧金山的唐人街,一栋旗楼风格的双层楼房下,龙大少爷和崔员琅悻悻地走了出来,周围的华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这两个奇怪的人。(/吞噬小说网)

此时的唐人街,很像国内一条热闹的庙会,从头到尾,都是结着辫子、穿着马褂的华人,有舞狮子的,有摆摊设点的,还有竖根棍子、见人就低头念经的算命师傅,一个一个人脸上都有菜色,当然也有几个面白无须的纨绔公子,举着鸟笼、四处溜达。

龙灏刚刚走出的楼房上从右及左写着‘王氏渔业’四个大字,不过里面的主人一看到剪了辫子的龙灏和崔员琅,一字不提,就挥手送客!弄得龙灏好生郁闷!

龙灏嘀咕:“不就是剪了辫子吗?我们谈的是买卖,与大清的猪尾巴何干?”

不过主动权在别人手里,渔业老板看你不顺眼,不跟你谈,你也没辙!

崔员琅买了两串糖葫芦,用心地包好,然后对龙灏道:“少爷,这些人一听我们是从国内逃难过来,又剪了辫子,躲我们跟躲瘟疫似的,生怕惹上祸事!嘿,这里是美利坚,朝廷的手哪有那么长,能跨过大洋伸到这里来?愚昧,这群人愚昧不可救药啊!”

剪了辫子,入了龙鳞党,大清朝在崔员琅心中,也就变得无足轻重,满心尽是鄙视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哼!”龙灏一把抽出一串糖葫芦,放到嘴中,用力地嚼着,嚼得糖渣吱吱作响:“这群人,表面上是海外华人,移居美国,但骨子里还是有一股奴性,信奉那个**无能的清王朝,期盼有一天能够衣锦还乡呢!是我失算了,对付这些自认奴才的华人,还是要用洋人的身份来压!走,我们回去!”

“噢噢……少爷,等等我,让我再买一串糖葫芦,那两串是鸳儿和公主托我买的呢!”

龙灏去收购华人渔场,一开始梅丽莎主张用O&M公司的名义,不过被龙灏否决了,他觉得四海华人是一家,自己亲自去谈,可能会更加方便!

可谁知,跑了一天,试了三家打听来的华人渔场,可无一例外的,对方一听龙灏的待罪身份,再看向他脑后的空空如也,立刻闭门谢客,如赶瘟疫一般地把龙灏赶将出去。

于是,气愤的龙少爷决定,还是要竖起梅丽莎公主这面‘大虎皮’!

方家大院,是位于唐人街最繁华地段的一座四合大院,能在寸土寸金的唐人街里盖上这么一座老北京似的四合院,这个方家,其势不凡!

事实也的确如此,方家的老爷子从1860年就落户旧金山、扎根唐人街,经过多年的打拼,手底下的产业一双手也数不过来,论财富,绝对排在旧金山华人里的前三!

另外,方家老爷子也是洪门的长老之一,德高望重,咳嗽一声,唐人街也要抖上三抖!

不过洪门是暗地里的叫法,到了美国,什么协会都是要经过官方注册的,于是乎,洪门在旧金山市政局里的注册名叫做‘中华总会馆’。

方鸣德老爷子,就是会馆的三位副馆长之一,馆长嘛……写的是洪天柱的名字!

今天,是方鸣德二儿子纳妾的好日子,院子里大摆筵席,而上座里也坐着尊贵的客人,方鸣德身着大红福裳、满面红光,与那名戴着官帽、蓄着长鞭的贵客,相谈甚欢、不时畅笑!

此刻未到正午,筵席也未开张,正当满身喜字的方英亮举着酒杯,准备致辞来宾之时,门外突然响起一声枪声,清脆无比,顿时让院子里的人鸦雀无声!

怎么了?有人食了雄心豹子胆,敢来砸方老爷子的喜宴?

短暂的惊讶过后,有数人从席间站起,就要跨步出去看看究竟,也有人吓得钻到了桌底,肚里嘀咕、腿肚哆嗦。

方家毕竟是尚武之门,方英亮也颇有乃父之风,只见他冲到前面,朗声道:“各位不要惊慌,一切有我们方家抵挡!保证各位安全!”

上座的方鸣德也是冷哼一声:“英明、英泉,带上人,出去看看,是谁如此无礼?”

好好的喜宴,闹这么一出,不是让这位崔大人看笑话吗?

“不必了,我们是来喝喜酒的,这一枪,是恭喜方二少爷一枪中的、喜得贵子啊!”

方鸣德的话音才落,院子口转出来一队人,领头的是一名西洋贵族少女,头戴面纱,而她的护卫,清一色都是黄皮肤的华人,不过个个手里持枪,浑身杀气。

不用说,那贵族少女便是梅丽莎,而方才喊话的,则是摆出大反派样子的崔员琅。

方英明是方家长子,他面容四方、厚重沉稳,只见他踏上前,把英亮护在身后,沉声道:“敢问贵客从何处来?与我方家有仇怨么?”

龙灏扮作的是一名侍从,他等方英明说完,立刻附到梅丽莎耳边,装模作样地翻译了一遍。

梅丽莎也配合,点点头,说出一连串西班牙语。

龙灏会意,‘翻译’道:“这位是西班牙皇室的梅丽莎公主,听闻方老爷子摆喜宴,所以前来道贺!来,送贺礼!”

几名野战团团员立刻上前,奉上一个红绸遮住的盘子,递给方英明。

真是来送礼喝酒的?西班牙公主啊,我怎么不记得爹爹跟西班牙人有过来往?这礼,接是不接?

本来以为是其他不合的人来砸场子,可谁知来的是洋人……饶那方英明见过许多世面,此刻也不禁呆住了,忙回头向方鸣德求助!

“原来是日斯巴尼亚的公主,本使崔国因,刚刚从贵国访问回来,不知克里斯蒂娜皇太后可还好?”一个声音从方家三兄弟身后传来,众人齐齐让开,只见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身着清朝官服、头戴花翎,气宇轩昂地走了出来,略微黑瘦的脸上满是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