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再抵达贝塞尔 下

    (继续求票!用票蹂、躏我吧!感谢阿历的慷慨打赏!)

返回寻梦号,分配到任务的人都紧急去行动了,比如说手臂好完全的周伯当领着人,兴冲冲地去采购军火了,施密特和雷龙等人带上550公斤黄金找到那家汇丰银行存了,强比罗夫领着当初跟他一起‘受难’的几个俄国小弟,气势汹汹地返回老巢,重整江山……

诺大一艘货轮,只剩下龙灏、鸳儿等几个人,嗯,还有一直窝在舱楼里的梅丽莎公主。(/吞噬小说网)

从3月初到7月底,这位美丽的西班牙逃婚公主,不知不觉已经跟在龙灏身边快5个月了,一位从小被人捧在掌心里的明珠,随着龙灏到寒冷荒凉的阿拉斯加挖矿,这么多天居然没搞出什么任性的事,龙灏也觉得她十分……懂事!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嗯,等少爷我长大了,或许可以考虑把她收入**啊!

龙灏一直在持续不绝地锻炼,13套广播体操已经让他提前发育,身上一块一块的腱子肉,简直比野战团员还要野战团员!

1米7的身高,健壮的胸肌、八块整齐的腹肌,还有那硕大的……让鸳儿给他擦拭身体时总是不住地脸红,这哪里是个还不满13岁的孩子啊?

而龙灏也时常逗弄这个小丫头,弄得她脸红耳臊……在阿拉斯加这个无聊的地方,如果不是看鸳儿年纪小,龙灏早就忍不住把她给吃了!

要知道在前世,龙灏身为最顶尖的炼金术士,什么女人没骑过?

除了锻炼,龙灏的业余时间就花在抱着金块喂养金源上,根本没有闲暇去与这位寂寞而美丽的西班牙公主谈心!

龙灏心想:反正时间还早,鸳儿我都没搞定,这匹大洋马,还是再养养,夺身不如夺心嘛!

7月中旬,鸳儿脸上的伤疤在打了一针药剂后已经完全好了,现在的小丫鬟已经恢复了美丽若昔的容颜,弯弯的月芽眼、白白的珍珠腮,加上她温柔如水的性格,简直完美极了!连梅丽莎看过后也是一阵感叹:“鸳儿好美,可惜一朵鲜花要插在牛大便上了!”

龙灏没有生气,反而是乐呵呵地调笑梅丽莎:“公主是不是也想做这样一朵鲜花呢?”

……

走到铺着棕红地毯的舱门边,龙灏敲了敲门,心里在想:为了金源而忽略公主也不是一无所得,至少金源现在的能量数已达到了240夸,足够调配出很多有用的东西给小李比希研究了……

‘嘎吱’一响,舱门打开了,里面是梅丽莎公主在寻梦号上的香闺,不过此刻开门的却不是她本人。

龙灏笑道:“拉莫斯,你倒是越来越聪明了,当心我钱不够用的时候,把你宰了丢进炼金炉里!”

梅丽莎动听又略带点忧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ocean,不要吓到了拉莫斯,你难道不知道,正是拉莫斯又帮你找到了两片矿场吗?”

舱门后的,正是那头叫做拉莫斯的小驯鹿,它昂起脖子,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向龙灏的眼神里充满了畏惧:噢,就是这个可怕的人类,当初喂我吃下了那块黄黄的石头!

拉莫斯鹿鸣了一下,连忙小跳地跑开。

舱室里很大,因为有了钱,所以梅丽莎请高登等人完全按照西班牙皇室的风格去设计,龙灏当初听了,觉得装修个房间嘛,能花多少钱?所以就大笔一挥,准了!

可后来看到龙小虎给出的账单,不由咋舌:不到15平米的房间,装修居然花去了8000美元!你妹,难道是用黄金贴墙玩么?

虽然不服气,但不得不承认,这些西方的贵族,花起钱来就是有一套!

龙灏灵光一动:或许,让她去开个奢侈品公司也不错啊!和LV,爱马仕打打擂台,高利润不能都让法国佬占去了嘛!

“亲爱的梅丽莎,我的样子难道有那么可怕吗?嘿嘿,小拉莫斯是长大了,晓得在英俊的男士面前害羞了!”

拉莫斯,是头母鹿。

“格格格!”如风铃般美妙的笑声响起,一身贵族盛装打扮的梅丽莎从里面走来,天使般的容颜、魔鬼般的身材,令得龙灏眼前一亮:“ocean,想不到你越长大,嘴里的油便越多了!鸳儿妹妹你可要当心,你的男人心里花,管好他,别让他到处沾花惹草!”

鸳儿跟在龙灏身后,垂下头:“鸳儿是丫鬟,可没资格管少爷的事呢……”

梅丽莎盘起了一头金发,发角系着一块东方丝巾,秀美绝伦的脸上擦有一点口红,足以点睛,下巴之下,是细嫩如牛奶的肌肤,肩部以下都裸露出来,一条深深的事业线,能勾去所有男人的魂魄!那是一件红色敞肩V领的贵族服饰,上边绣有蕾丝边,媚而不俗,细若一围的柳腰上箍着一圈黑色腰带,嵌有猫眼石,使得那细腰更瘦,令人怀疑风儿一吹,这美人儿会不会从中折成两段……

龙灏眨眨眼,大马金刀地在梅丽莎闺房的软凳上坐下,一手把可怜的拉莫斯拉过来,不住揉搓,回头笑道:“鸳儿可是贤淑的中国女性,晓得出嫁从夫、三从四德,可不会像你们西方的女子这般善妒!”

梅丽莎眼眸一转,显然对龙灏大男子主义的答案不满意,她道:“你们中国哪都好,就是对女性的束缚太大了,为什么要求女子从一而终,却允许男人三妻四妾呢?我们西方人就不一样,爱了就可以在一起,不爱了就分开,无拘无束,很是自在!”

所以第三次世界大战前令医学家束手的艾滋病才会源于你们西方!龙灏心里嗤了一句,不过他仍旧笑道:“公主,我来这里可不是与你讨论复杂的人生观的!我在想,原来答应你的事,现在可以兑现了!”

“噢,我的圣母玛利亚,亲爱的ocean,我还以为你会一直食言下去呢!”公主的惊呼中,充满了嘲讽。

我有那么不讲信用吗?龙灏听了,抹了抹高挺的鼻梁,有些不太好意思。

开往育空河前,龙灏与梅丽莎说好,要为她赚大大的一笔钱,大到足以让西班牙皇室不敢追过来‘逼婚’!可如今金矿投入了运转,龙鳞党下面的各项事业也在如火如荼地开展,梅丽莎却被晾在了一边!

说好的矿业公司在哪里?

说好的化工厂又在哪旮沓?

“别着急!”龙灏重重咳嗽了一声,喝了口水:“亲爱的公主,我们是一条船的蚂……战友!您还不相信我吗?现在大家正在拼命搜寻矿场,有限的资金要用到刀刃上!我相信,只要到了一定的规模,矿业公司的成立便是水到渠成……”

“哼!敷衍!”梅丽莎起身,把拉莫斯抢过来,放到怀里揉。

“呃……”龙灏有点羡慕地看了眼脑袋埋在‘雪山’堆里的拉莫斯,继续说道:“梅丽莎你放心,现在每天金矿出产的黄金,都有记录在册的,不信你问鸳儿!你的5%,绝不会少掉的!今天来,我想跟你谈的事,其实是有关化工厂的……现在我们手里有了钱,你觉得化工厂开在什么地方好呢?是西雅图、波特兰,还是圣佛朗西斯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