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洪门七公子 上

    “嘿,我手底下要是能有几十名北洋水师的骨干就好了!”龙灏砸着拳,自言自语。//

据龙灏了解,这个时代中国还是有海军人才的,不过大部分都被李鸿章李中堂大人给搜刮到北洋水师里去了!想要挖墙脚,难度不亦登天!

太阳当空照,‘切罗夫二世’……不,现在更名为‘龙舰’的蒸汽船上,到处都是欢喜、畅快的气氛,货舱里依次走出来的苦力,看见阳光后,劫后余生,都拥抱着亲人痛哭流涕。

而经过龙甘箬等人的清点,这些苦力,一共只剩下90多人了!

减员近一半!

这样的情况令龙灏咋舌不已,心里更是感叹这个时代的华人……或者说黄皮肤的人命不抵钱,与几个世纪前黑奴的悲惨命运不相上下!

甲板上,龙灏正在督促郑公肖把食物、清水、棉衣派发给重获新生的苦力,龙伯却颤巍巍地走了过来,低声道:“少爷,有位大人物想见你!”

大人物?龙灏微微一愣。

龙灏随着龙伯重新走下昏暗潮湿、气味熏鼻的大货舱,发现里面一角,围坐着二十多个人。

这群人,粗犷精壮、腰阔膀圆,听到龙灏、龙伯走下来,纷纷转过了头颅,一双双慑人心魄的精光,从几十双眼睛里射出。

龙灏微微一凛:这样凌厉的目光,前世也曾见过,不过都是在身经百战的军人身上!这群人,难道当过兵?

货舱里居然还藏有这么危险的一帮人,以前我怎么不知道?龙灏背上一冷,不寒而栗。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似乎是察觉到了龙灏的不安,龙伯开口道:“少爷放心,他们没有恶意的,而且昨晚的行动,也多亏了他们帮忙,不然光靠周伯当他们几个,想顺利地接收几十个俄国大毛子投降,也非易事!”

龙灏闻言,目光向那群人扫去,果然发现好几张面孔,就曾在昨晚包围客舱的那二十条汉子当中出现过!

龙灏沉声道:“龙伯,到底怎么回事?还有,那位大人物是谁?”

龙伯没有来得及说话,那群人丛里忽然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谈不上什么大人物,鄙人洪在末,龙小兄弟,你昨天的表现我都看到了,像你这样的年纪,能有此胆识,真的很难得!鄙人佩服的很,所以想见见你!”

人群唰啦一下散开,露出一条不算干净的毛毡,上面躺着一个魁梧黄脸大汉,脸色不太好看,下巴削瘦,似乎正在生病!不过两只眼睛却异常明亮,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龙灏。

这黄脸大汉,想必就是那个洪在末了。

洪在末身边还有一个窈窕的身影,小手握着沾水的白纱布,在洪在末的额头上来回擦拭着虚汗。

龙伯拉着龙灏走到洪在末身旁,简略地把来龙去脉交待了一番。

原来,龙伯与洪在末早在一登船的时候就认识了!双方为了抢夺食物清水,不打不相识,后来又联手惩治了无耻的朝鲜人和日本人,惺惺相惜,结下了一定的友谊。

只不过当时龙灏还在高烧中,烧醒了又一直靠着船孔发呆(其实是在培养金源),所以并不知晓。

后来龙灏吩咐周伯当做的‘游说’行动,其实也是在龙伯的授意下,与洪在末的人进行简单的沟通、约定而已。

洪在末的来历非常不简单,他出生在美利坚旧金山,今年38岁,是如今美国最大的华人社团——‘洪门’的七公子!

所谓七公子,是指洪门当代掌门洪天柱的七个儿子,其中五个是妻妾所出,另外两个,却是名分不正的私生子。

洪在末就是洪天柱两个私生子的一个!

因为出身的原因,洪在末从小就努力读书、勤练武艺、奋发好强,16岁的时候加入了旧金山海上护卫队,学习战舰操控,20岁远赴英国皇家海军学院进修战舰指挥、炮弹发射,可以说是方伯谦、刘步蟾、林泰曾等北洋水师著名将领的‘学长’。

由于成绩太过优秀,洪在末甚至还当上过一个月的皇家邮轮舰长,堪称当时华人中的翘楚,曾被泰晤士报、卫报、每日电讯等多家英国媒体报道。

不过也因此引发了英国国内的轩然大波,后来在一些保守政客的干预下,洪在末黯然辞去邮轮舰长一职,去向不明。

谁也不知道,洪在末在离开了英伦列岛后,并没有返回旧金山,而是化名去了德意志、法兰西等欧洲列强学习,直到1885年,才秘密进入中国。

洪在末来到中国后便加入了福建水师,不过由于他的身份特殊,只能化名做一些基层的工作,无法当上舰船的管带。

幸好洪在末意不在此,只是专心培养海军人才,到了后来北洋水师在刘公岛成立,洪在末随一大批海军将领被调到北洋,在一名‘徒弟’的舰船下担任大副一职,明为大副、实为参谋。

洪在末最近接到一封来自旧金山的电报,说是洪门老爷子身体有恙,于是他便携带一批弟子秘密返回,不料途中遭到奸人告密,说他拐带水师人才,一路追杀,历经波折后,竟然被切罗夫给骗上了这艘黑户船!

可谓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洪在末玩了十多年的铁甲船,到头来居然被洋鬼子给骗了!

龙灏静静地听着,默默地打量洪在末,只见他头上留着板寸,腮下一片胡子,形状威猛,周围的精壮汉子个个也都剃了辫子,稀落的发茬长在脑壳上,十分彪悍。

洪在末身体很不好,他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对龙灏说:“龙小兄弟,听说你在找人开这艘蒸汽船?”

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龙灏点头道:“是的,洪当家想帮我?”

知晓了洪在末身上的’洪门‘影子,龙灏觉得还是依着‘江湖规矩’叫他‘当家’的比较合适。

洪在末一愣,呵呵大笑:“洪当家的?鄙人可不敢当,龙小兄弟别客气,叫我一声大叔就可以了!”

“哼,什么当家不当家的?我爹爹是舰船大副,可不是洪门的什么狗屁舵主!”这时,洪在末身边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龙灏循声望去,眼前不由一亮。

说话的正是那个手持白纱布,不住替洪在末擦拭汗水的人,龙灏一开始没留意,这会仔细打量,却发现那原来是个女子,大约14、5岁的年纪,一张瓜子圆脸,眼睛乌黑雪亮,一点朱唇如点漆,好一个诱人可餐的美人胚子。

尽管现在还含苞待放,没有完全长成,但以龙灏前世那阅美无数的犀利眼光来看,再过一两年,这女子可就要长成倾国倾城的祸水样子了!

她叫洪在末‘爹爹’?龙灏心里赞道:这个黄脸大汉倒是好福气,有个这般秀丽无铸的女儿!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洪香绫皱起可爱的鼻子,冲有些发呆的龙灏直瞪眼。

不过那番俏皮的少女模样,却使得她更添几分妩媚之色,白里透红的脸蛋,跟苹果般,令人想扑过去咬上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