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再抵达贝塞尔 上

    (周一了,求票!)

这次是完全沿原路返回,8月10日,寻梦号抵达贝塞尔港,这艘德式货轮经过了在安克雷奇的一番改造,已经面目全非,呆板严谨的德意志风格完全不见,在甲板上多加了两个钢铁舱楼,以高处的露天桥廊相连,里面布置得极尽奢华,地毯、酒柜、沙发、餐厅、厨房,简直与豪华级邮轮的装饰也不相上下了,乐得梅丽莎公主眉开眼笑,呆在里面就不愿出来了!

改造之后,加上雷龙伪造的证件和小李比希的刻意贿赂,寻梦号毫无惊险地驶入了贝塞尔港,下了船,龙灏决定先去找那个留在此地的洪门弟子。

那名洪门弟子叫做言全寿,见到‘龙少爷’忽然出现,不禁激动异常。

这也难怪,让他一个人留在贝塞尔苦守,这几个月来,吃穿虽然不愁,但寂寞却是袭心。

“少爷,可算等到您了!”

“怎么,可有洪大叔的消息?”

言全寿住在一间华人矿工才会住的黑砖房里,除了一盏煤油灯,就是一张床了,看到言全寿这般激动,龙灏心中一跳,以为洪在末来电报了!

当初约好,如果洪在末要来贝塞尔,事先会发一封电报。

“没有呢!师父还没有来消息,我每天都会去电报房转悠,可是那里歧视华人歧视的厉害,想查一下电报都很困难,每次要加收我50美分!”言全寿叹息着。

以龙灏留给言全寿的钱,他完全可以去住好一点的杨木板楼,可就是因为美国严苛的排华政策,弄得他查下电报都要额外交钱!言全寿怕钱不够花,所以省吃俭用,吃最差的伙食、住最差的砖房,前段时间天寒还着了凉,发烧严重,差点没一命呜呼掉!

“你辛苦了!我这次带了人来,换你的班!”听完言全寿的经历,龙灏微觉有点对不住这位忠诚的水兵,便掏出五张百元的美钞:“这是你的奖金,现在我宣布,言全寿正式归队!回归龙鳞军第一舰队!”

“少爷……”发烧41度整整三天都没有流泪的汉子,泪水不自觉地淌湿了黑瘦的脸颊。

将言全寿领出了黑砖房,外面自然有雷龙等人重重拥抱,而龙灏则是向队伍里一招手,一名包裹严实的俄国佬就点头哈腰地一阵小跑过来。

强比罗夫!这个贝塞尔港曾经的地头蛇,竟然还没死?!

“龙少爷,找您最忠实的猎犬强比罗夫,有什么吩咐?”强比罗夫腮帮下的肥肉早已消去,只听他的舌头转得飞快,说出了比梅丽莎公主还要流利的中文!

不得不说,学习语言的最佳方法不是找个闺蜜天天8卦,而是用死亡不断地威胁学习者……强比罗夫先生就是活生生的成功例子!

自从被龙灏绑架上了龙舰,强比罗夫先生首先与王郎中针囊里的细针来了个刻苦铭心的亲密接触,几乎疯掉……接着,龙灏调制的一支药水,令得他保住了神智,可随后,在郑公肖的满清刑罚下,强比罗夫先生欲仙欲死、反复体验着人类最敏感的神经被不断拨动的极境痛楚……最后,他在崔员琅的‘分筋错骨手’调教下,颈脖上方挂着一把铡刀、眼睛前方放着一本《三字经》……只用了40天,强比罗夫先生就把中文说得比任何一个同胞都要溜!

真是不堪回首的往事啊!强比罗夫内心里,眼泪汪汪。

“你是猎犬不错,但忠实还需要证明!”龙灏哼了一声,拿出一张陈旧的贝塞尔日报,递给强比罗夫:“你自个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强比罗夫慌忙接过一看,只见上面的日期是1890年3月21日,记载着:‘昨天下午,几名俄国人被乱棍从市政厅给打出来,罚款200美元……’,边上还配着一张模糊的照片,正是几个俄国人被官差用棍子打得抱头鼠窜的狼狈样子。

“噢,我、我真不清楚!”强比罗夫结结巴巴。

这张旧报纸是言全寿收藏的,上面的文字清楚记载着:愚蠢的俄国佬诬陷一艘英国货轮是海盗装扮……

“看来时间过的久了,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龙灏一哼,边上立刻站来上一脸森森笑意的崔员琅。

“啊,我交待!龙少爷,我交待!别,别让他过来!”强比罗夫一见崔员琅,脖子上就凉飕飕的,连忙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跪下求饶。

任谁在脖子上吊个铡刀,过一时半刻都会疯,更何况,强比罗夫吊了……四十天啊!

龙灏一摆手,挡住贴身保镖,道:“好吧,你说!你不是说,我们和切罗夫之间的关系,除了你,没人知道了吗?这张报纸,怎么解释?”

“龙少爷,报纸上的照片太模糊了,所以我不敢肯定……但我猜,这几个应该是从西雅图来的,卡内基钢铁公司的人!”强比罗夫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差没往龙灏的新裤子上蹭了。

卡内基钢铁公司?

龙灏的眉头一皱:事情怎么牵扯到这个十九世纪美国最著名的钢铁巨头身上了?

卡内基,全名安德鲁·卡内基,1935年出生。在美国历史上,他是与汽车大王福特、石油大王洛克菲勒、金融大王摩根齐名的钢铁大王,他的一生是励志传奇的一生,卡内基从匹兹堡的贫民窟开始,用了30年,创办了‘卡内基科尔曼联合钢铁厂’,接着又用了25年,把卡内基钢铁公司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钢铁企业,年产量超过了英国全国的钢铁产量,年收益达4000万美元,总价值超过5亿美元。

华丽地完成了一名**丝的逆袭!

龙灏研究过历史,或许对十九世纪美国其他的商人不太熟悉,但四大天王之一的卡内基是绝对听说过的!这个年代,卡内基就代表了建设、拓荒,而拓荒,拉动经济,往往能带回十倍、百倍的收益!

“你确定?”

“我和他们接触过几次,不过照片上的样子实在看不清,但假如说还有谁知道切罗夫那艘船的,就只有这帮人了!”

龙灏仔细询问了一番,这才知道,切罗夫以往运来的‘猪仔’,都是通过强比罗夫贩运到西雅图,由那边的人负责购买,如此交易了几回,强比罗夫就得知了对方拥有卡内基钢铁公司的背景。

龙灏摸摸下巴,暗自颔首:这倒也符合情理,卡内基是卖钢铁的,而美国如今最大的一笔采购业务就是横贯本国西部的铁路网,由卡内基公司出面购买华人苦力,既容易管理,又能撇清美国政府在幕后的推手,一举两得!

“管他什么卡内基、卡内鸭,惹到了少爷,就要付出代价!”龙灏了解完,不光不怕,反而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便对强比罗夫说道:“按原计划不变,你先把贝塞尔的黑暗势力整合起来,有什么麻烦,让崔员琅帮你!”

强比罗夫连忙点头,不过等到龙灏走开,崔员琅邪笑着靠近时,他又战栗得如同一只鹌鹑!崔员琅,带给他的阴影太深了!

要论强比罗夫现在最惧怕的人,龙灏理所当然排第一,而第二,就是这个爱读书的野战团崔团长!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崔员琅笑着拍着强比罗夫的肩膀:“小强比,不用怕,万事有我!”

说完,后面齐刷刷站上来十多名貌似懒散、实则精光内敛的汉子,玩味地瞅着强比罗夫。

这些都是崔员琅精心挑选出来的野战团团员,其中有些原来就是武林高手,比如‘燕子门’的布甲第……在经过了一个多月的魔鬼训练后,个个都被调教得如同嗜血的猛虎,磨牙的饿狼,就等着任务开荤呢!

干他奶奶的,每天负重50公斤跑100公里,难道汗水是白流的?

每天练那15套体操,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疼痛难道是白捱的?

到了晚上,还要陪变态团长学习‘战术手册’,脑袋都快炸掉了,这非人煎熬难道是白受的?

不行,一定要战斗,一定要活动手脚,一定要虐人啊!十几名野战团员,摩拳擦掌,眼中都快冒出实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