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各项布置 上

    在找到金矿之前,护卫队都是尽量少开枪,训练是空手,捕猎靠弓箭,可以说,大部分人的枪瘾已经憋到不释放不行的地步了!

龙灏想了想,一挥手:行,让这群兔崽子射个够!不过瘾,还可以搬船上的40mm射炮去,不过炮弹嘛,打一炮少一炮!老子可没得给他们补充!

鸳儿听了,倒是一脸红晕:少爷才多大,还骂别人兔……兔崽子,还射呢,打炮呢,真粗鲁!

雷龙统领的第一舰队,做事高效,最让龙灏放心,6月12日,海军就完成了募兵,6月13日,龙舰启程开往梦想港,用雷龙的原话是:“黄金不能一直藏着,应该拿出去存到国外的大银行才保险!正好,借着这段航途,可以操练操练这群菜鸟!”

龙灏想了会也就答应了,目前他手头的现金也不太充裕,这些冶炼出来的黄金本来就是要换成美元的,不然的话,矿工哪有工资发?军队哪有军饷发?开拓建设大队哪有资金去拓荒阿拉斯加?

6月18日,龙舰返回光明港,施密特第一个从船上跳下来,一把拥抱住龙灏:“咂咂,我心爱的龙,你知道这不到十天,我们弄出了多少黄金吗?哈哈,足足300公斤,加上之前的那些狗头金,我们现在有这个数!”

施密特下巴上长满了凌乱的胡须,衣服如腌菜、身上散发着腐酸味,好像从原始森林里走出的野人,只见他此刻比着五根手指,兴奋地冲龙灏晃悠!

“五百公斤!整整五百公斤,我把它们都切割成了金条,每条5公斤,一共100根!”

500公斤黄金,即是6.85万英镑,约合34.5万美元!

在金本位横行的19世纪,这已经算是非常大的一笔财富了,几乎可以买下三艘3000吨的大货轮了!而这,仅仅是龙翼金矿不到2周的产量!

“滚蛋,快点去洗个澡,刮个胡子!我要派你去兑换这些黄金!”龙灏踢了施密特一脚,笑骂着把他赶去分给他的木屋。//

光明村,修建了大量的木屋,每个龙鳞党员都有自己**的一栋,而非党员的人,则是需要几户人家挤在一起。

不过纵使这样,条件也是比他们在贝塞尔港当苦力好得太多了!

6月18日下午,雷龙、施密特等人就将搁置了许久的寻梦号开动,沿来路向育空河下游开去,雷龙记得龙灏交待的任务,此次行程,不光要把黄金安全地兑换成各国银行的存票,而且还要采购许多物资,比方说煤炭、工程物资……和军火!

施密特向龙灏提出要提前分红,不过被龙灏三拳两脚地给打了回去:“现在分什么红?鼠目寸光!我们要扩大再生产啊,阿拉斯加绝不止一座大金矿,你快点去多招一些采矿的人力,不然光靠光明村这点人,开发阿拉斯加要开发到下下个世纪去!”

军火,是给龙鳞军采购的,不需要多,够用就好!**,是为开矿采购的,许多矿口不用**去轰,光用铲子和锤头,那是效率极为低下的!

最后,雷龙得到了一个秘密任务,要求在贝塞尔港落一下脚,看看洪在末有没有发送电报回来。

龙灏依照与这位未来岳丈的约定,在贝塞尔港留下了一名洪门弟子,专门等候洪在末的音讯。

交待完给海军的任务,龙灏却也一刻没有停歇,因为王勃淘、郑公肖和崔员琅,自从招募完了各自人手后,便马不停蹄地往自己的行政大楼跑,一天至少三趟!而崔员琅最是无赖,以自己是少爷贴身保镖的名义,愣是在一楼找了个空房间,住了下来!

这弄得龙灏很是无语,差点罚这个家伙去把《资治通鉴》抄写一千遍啊一千遍!奶奶的,好不容易少爷有了栋私人的大楼,想跟我的鸳儿亲热一下,你们这几个不识趣的家伙还要来捣乱!

一人一天三趟,三人就是九趟,换谁谁也受不了!龙灏最近几天,一看到这三个人,就要掩面而逃。

不过纵使这样,还是阻止不了王勃淘、郑公肖和崔员琅的热情!

什么热情?求知欲啊!

王勃淘堵住了龙灏,神秘地拿出了一本小册子,满眼求知若渴地问道:“少爷,这本《战地护理手册》是谁写的啊?我觉得很有道理,古代打起仗来,一旦断了手脚,士兵就会立刻失去战斗力,并且会落下一辈子的残疾……而现在洋人发明了长枪大炮,若是被弹片击中,就算是再小的伤口,也会流血不止,并且容易感染,一旦感染了,人就没有救了!少爷,您说的那种什么什么素,真的可以治疗伤口感染吗?如果是的话,那可是一件了不起的发明啊!”

龙灏在闲暇时,把前世看过的一些战地护理的文章回想了下,总结编篡了一本《战地护理手册》交给王勃淘研究,什么战场急救啊、什么消毒护理啊、什么防止交叉感染啊……龙灏也不是专业人士,反正把一些在未来最普通的常识,一股脑塞进了这本小册子。

在其中,还提到了历史上于1928年才发明的青霉素!

龙灏也不晓得这个时代还处在没有青霉素的‘蛮荒年代’,所以这个号称能快速消除感染的战场救命良药一被提出,王勃淘就如好奇宝宝般,不断询问!小李比希听了,也对‘青霉素’大感兴趣,并且认为这种药剂若是能够发明出来,绝对能卖到数钱数不过来!要知道,如今世界范围战事不断,一支青霉素可就相当于一条鲜活的士兵性命啊!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因此,小李比希怂恿着王勃淘不断追问龙灏。

“咳咳,这个青霉素是我发明的,不过现在条件还不成熟,不能大规模生产!”龙灏弄了几天,才终于晓得现在青霉素根本还没有问世,所以他对王勃淘说:“药剂只是辅助,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战场上救人的关键,还是在于护理人员的救治理念和救治效率,哼,让你招收护理人员,本少爷是想你为龙鳞军培养出一支护理的种子力量,可你呢,最近听很多人举报,你和队伍里几个黄花大闺女打得火热?”

“呃,少爷,这是谣传,谣传啊!谣传止于智者,您可不能轻信啊……”一提到这个,王勃淘就满脸大汗,立刻败退而走。

走了王勃淘,在走廊拐角,一脸古板得如木头一般的郑公肖却不知从哪里闪了出来,静若幽灵,吓得龙灏差点没滚下楼梯!

“郑团长,你走路带点声好吗?人吓人,能吓死人的好不?”龙灏抚着胸口,一边装模作样地叫着,眼珠子一边在寻找溜走的路线。

“少爷,请恕罪!”郑公肖一拱手,侧过身,不动声色地把龙灏开溜的十一条路线都给堵上了。

哎,不愧是干过捕快的,四大名捕的范儿啊!

龙灏心里一叹,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是不是工作上不明白?”

郑公肖老实地一点头:“是的,少爷!我有几点不明,想向您请教!”

(票票从你的手心里来!只要你真心点一点,我就用真心与你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