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龙舰起航 下

    龙灏听了,眉头微皱:这个切罗夫船长,还是个硬骨头……哼,看来只能多消耗一点能量数,杀一儆百了!

龙灏想完,转身对周伯当道:“这道门里是这艘船的船长,叫切罗夫,不过他不同意投降!”

周伯当握了握手里长枪,压低嗓音,有些为难地道:“少爷,我们手里枪支不足,现在他们不知为何出不来,但若是等他们打开了门出来,我们只怕压制不住对方!”

布甲第等人刚才就是去船上找枪支了,不过可惜两手空空。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龙灏点点头,他也没料到,这艘船不但小,而且穷,甲板上那么多箱子、麻袋,里面居然没有一点军火,弄得盘算着用搜来的军火武装自己人的龙灏有点措手不及。

“一切交给我!”

龙灏绕着舰船上的客舱走了一圈,对里面的人叽里呱啦地喊了一通,弄得周伯当等人都是一头雾水。

周伯当问陈巴虎:“喂,少爷喊的是什么?好像在重复一句话呢!”

陈巴虎一翻白眼:“我又不懂俄国毛子的话,你问我也白问!”

龙灏喊的其实是:“你们的船长不接受投降,所以我决定要用火把他烧死!”

龙灏走回周伯当身边,吩咐道:“你去找些易燃的东西来,堆在那个切罗夫船长门口,用火烧他!”

周伯当一愣,道:“那是铁门,放火没用……”

龙灏道:“笨,火可以把铁门烧红烧热,还可以把里面的空气抽空,告诉你,再过5分钟,那扇门就会开了!懂?”

周伯当睁大了眼睛,惊讶道:“5分钟?少爷,那门……是你做的手脚?”

龙灏斥道:“少问了,快点去办,剩余的时间可不多!”

周伯当如今对这个‘神奇’的少爷已刮目相看,心中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与陈巴虎等人连忙去准备放火事宜了。

交待完这些,龙灏轻舒了一口气,在旁边坐了下来,握着的手掌里,金光慢慢隐没。

就在方才对着客舱喊话的同时,龙灏又为其它几个舱门‘加固’了一下,保证5分钟后,只有切罗夫的舱门能够打开。

代价是,又耗去了5夸能量数。

如今,龙灏的金源只剩下12夸能量了!龙灏暗叹一声:真是发家艰难败家快,积攒了半个月的能量数一下就用去了一半!

周伯当等人不会开船,但杀人放火却是一把好手,只用了不到2分钟,就在切罗夫舱室门口升起了一堆熊熊燃烧的旺盛火焰,浓浓的黑烟在几名壮汉的卖力扇风下,从客舱的排气孔里吹了进去。

仅仅几分钟,客舱的舱门被火烧得通红,里面的空气也被火焰消耗得很快,而那些黑烟,更是绝大杀器,从客舱里不断传来的重重咳嗽声就可以知道,里面的俄国人,战斗力已经接近于零!

‘嘭’的一声,客舱的门被里面的俄国水手踹开,数条人影在黑烟中,哇哇乱叫地拼命向外冲。

不用说,金源封门的时限到了!把手打开!

周伯当和陈巴虎早就准备好了,端起长枪,瞄准了冲出来的敌人,‘砰砰’一阵炒豆子声,把这些俄国人一个个击倒在地上。

舱门狭窄,这些俄国水手又队列散乱、忙于逃命,还要躲开门口那一堆火,不全军覆没才怪!

鸳儿估计是第一次看杀人,惊叫着遮住眼,龙灏则是眼皮一阵跳动,强自镇定!

要知道,在四百年后,每一条人类的生命都是非常宝贵的,像这样一粒子弹收割一条生命的场景,根本不可能发生。

龙灏不禁感叹道:这个时代,生命太廉价了!

其实刚才从舱门里冲出来的俄国人嘴里都喊着‘投降’的话,不过龙灏决心杀一儆百,所以仍旧让周、陈两人将他们无情地击毙!

战斗结束的很快,硝烟散去,鲜血淌了一甲板,一共是五具五大三粗的尸体,没有声息地趴在那里,跟条破布袋一样。

周伯当收了枪,哈哈大笑:“混蛋俄国毛子,这下吃了大爷的枪子吧?”

陈巴虎却是谨慎,拉好枪栓、上好子弹,上前检查是否还有未死的敌人,过了一会,他才扭头大喊:“都死了,死得透透的!你们过来,快些来收缴武器!”

布甲第等心腹听了,连忙赶上来,一共收获了五杆长枪,在其中一名穿着船长服的大胖子尸体上,还搜出了一把手枪!

不用说,这个大胖子就是倒霉的切罗夫船长,此刻他腰畔上的左轮手枪也便宜了龙灏。

布甲第把那把左轮手枪递给龙灏,道:“少爷,给你防身!”

龙灏接过那把手枪,只见其做工精致,枪身油黑发亮,明显平日里被切罗夫保养得极好。

他并不认得这是一把有名的温切斯特左轮手枪,心里只是暗喜:有了这个时代的轻武器,再结合金源,我就能让这把手枪发挥出原本几倍、几十倍的威力!

击毙了切罗夫,明显给了其余客舱很强烈的震撼,龙灏别着手枪过去再喊了一圈,得到的回复都是:无条件投降!

接下去的事就很简单了,周伯当领着装备了武器的属下,逐一把三个客舱、瞭望室、动力室的俄国水手招降,统计了一下,一共是23个活人,长枪15支,还有摆放在瞭望室的三大箱子弹!

长枪都是清一色的毛瑟1888,算是这个时代的主流步枪。

龙灏摇摇头,这些战利品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很难想象,30个俄国毛子,带着这么点武器,居然敢押解着200个苦工横跨太平洋,前往美利坚?

真是利欲熏心,胆儿肥得太大了!并且,航行了这么多天,这艘350吨的老式蒸汽船在海面上居然没有碰到半点危险,也是一件奇事!

龙灏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切罗夫这帮人,运气太好!(切罗夫在地狱竖起中指:好个毛啊,还不是又被烧又被打了枪子啊!)

到了天亮,处置俘虏、清点货品、分配武器的事情都已完成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要讨论如何开船去美利坚了!

周伯当在船长室(瞭望室)审问了一些俘虏,龙灏在旁做翻译,花费了些功夫,终于搞明白了自己这艘船身在何处。

他们正处在白令海之中,一天前补给的岛屿叫做卡拉金岛,属于俄国远东联邦管区,而这艘船叫做‘切罗夫二世’,目的地乃是美国的阿拉斯加!

据俘虏说,死去的切罗夫本来打算是在阿拉斯加的贝塞尔港(Bethel)登陆,把一船的苦力卖去修铁路,赚上一票,可谁知碰上了龙灏这帮人,憋屈地死在这里(连个正脸都没露)。

龙灏听得连连皱眉:切罗夫要去阿拉斯加?奇怪啊,把人卖去修铁路何必去阿拉斯加?应该去美国西海岸啊,那里的铁路事业蓬勃发展,苦力才能卖上高价,现在的阿拉斯加还只是无毛之地啊!

龙灏放下这个心头疑问暂时不管,而是吩咐周伯当快点组织人手,先把货舱里的苦力给放出来,接着还要发动一些人跟着这群俘虏学习开船。

总不能一直依靠这些俄国老毛子吧?

说实话,他的这些心腹虽然个个身怀绝技,不过除了周伯当还有点舰船知识外,其余的人对操纵蒸汽船完全是两眼一抹黑,能站在甲板上不晕船就是他们能做到的极限了!

龙灏心里叹道:哎,真是头疼啊!要说这个时代阻碍了中华民族崛起的除了腐朽、贪婪、无能的满清皇朝外,同胞们低下的文化水平也是一大关键因素。

连航海的方向坐标、角度速度等基本常识都不晓得,要他们短时间内学会驾驶一艘蒸汽船,委实有点勉为其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