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育空三角洲 上 求收求票

    而此后龙灏大张旗鼓的招工动作,更是让强比罗夫觉得,这艘货轮有古怪:该不会是东方的‘猪仔’中途暴动,把切罗夫给做掉了吧?强比罗夫综合手下的汇报,决定再观察一会,明天一早就去向市政府举报!

可谁知,倒霉的强比罗夫,今晚就被龙甘箬带人给绑上了船。

龙灏听完,惊出一身冷汗:这个强比罗夫,居然把事实猜中了大半!幸好龙甘箬行动了,不然明天,自己恐怕就要面临美国政府的追杀了!

龙灏恨恨地踢了强比罗夫一脚,走到周伯当面前:“这件事你没有做错,你是龙鳞军的一把手,一些小事就该自己拿决定,不用什么都通知我!”

接着又对龙甘箬道:“竿子,你这次可是立下了大功,这些俄国毛子,差点就害死我们了!”

最后,龙灏对雷龙吩咐道:“把强比罗夫关押好,我们即刻离港,夜长梦多,贝塞尔是不能再待了!”

强比罗夫虽然口口声声说只有自己认得切罗夫的这艘船,但龙灏不敢冒险,还是尽快离开贝塞尔为佳!

本来是预订3月21日启程,现在看来,19号天一亮,就要驶离贝塞尔港了!

龙灏下达了紧急命令,龙鳞党迅速行动起来,19日凌晨时分,派出所有人手前往被招募的矿工住处,通知他们收拾行装、携带家属,尽快登船!

那些矿工虽然半夜被叫醒,一头雾水,不过在龙鳞党员承诺给每人2美元‘加急费’的诱惑下,仍然迅速收拾东西,登上寻梦号!反正这些最底层的苦力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好收拾,几个瓢盆、几件衣服,就是全部家产。

当然,也有好奇心重的华工追问,龙鳞党员便按照龙灏的指示,一律回答:金矿的地点遭到泄露,寻梦号等船只必须提早启程!

不得不说,中华民族自古以来都是擅于创造生活奇迹的民族,0点43分开始动员,等到2点22分,全部298名矿工和他们的215名家属,都已登上了寻梦号!

在此同时,龙灏也叫起了施密特和梅丽莎,连夜敲开了港口管理局的大门,告诉他们:寻梦号、龙舰和西诺皮号要连夜起航。

管理人员睡眼朦胧,不过见到是尊贵的英国贵族小姐和德国博士驾临,哪里会多问,签了一张条子,就开了港口,放龙灏他们离去。

2:45,一声沉闷的汽笛拉响,寻梦号起航了,后面跟着的依次是龙舰、西诺皮号。

贝塞尔虽是小港,不过里面的居民也习惯了深夜里听闻轮船的汽笛声,所以一路无碍、畅通无阻,这支由三艘船组成的队伍,很快就离开了贝塞尔,北上开往诺顿湾(NortonSound),准备从那里再南下进入横贯阿拉斯加大陆和加拿大西部的育空河(Yukon)!

事实证明,龙灏这个立即启程的决定相当英明,20日下午,就有人向贝塞尔政府举报龙舰乃是俄国人切罗夫注册的船只,怀疑上面的英国贵族乃是狡猾的海盗化装而成,不过此时龙灏一伙早已走的远了,市政府哪里愿意花费力气去找:切,我管那个切罗夫去死,那几艘船都离开两天了,鬼知道开往哪里了,要想找寻,除非求助英国人的巡洋舰,不过那样一来,我们又有什么油水可捞?

于是,举报的人被贝塞尔的官员痛骂一顿,乱棍打了出来,还安了一个诽谤贵族、扰乱公务的罪名,罚了200美元。

这是后话了,在3月19日清早,当贝塞尔的政府官员听到龙灏半夜起锚离开的事情之后,只是嘲弄一笑:那位英国贵族小姐倒是会胡思乱想,去北方的不毛之地寻找金矿?我看她是虚张声势,偷偷跑去南边的阿拉斯加半岛还差不多……如果真去北方,哪会有人跟她争,地点泄露什么的,一听就是鬼话!阿拉斯加就是块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哪有大金矿,这些都是国会里那帮无耻的家伙拍着脑袋登出的广告,全是骗人的!

不过这些官员在20号过后,结合了举报才想明白,那位‘英国贵族小姐’,只怕真的是抢了切罗夫船只的海盗,挖金子是幌子,诓骗那些黄皮猴子去卖才是真相。

哎,可怜的东方猴子,一定是被卖去南方修建铁路了!

龙灏自然不晓得这段他离开贝塞尔后所发生的小插曲,3月24日,龙灏的船队(姑且称船队吧)抵达诺顿湾,这里比起贝塞尔还不如,连个像样的港口都没有,只有几个简易的码头,周围都是稀落的村庄,住的都是渔民。

龙灏等人稍作休整,26日,船队直插进育空河,正式进入阿拉斯加育空三角洲地带。

有了寻梦号,龙舰便腾出许多地方,宽敞了许多,龙灏站在舰艏,瞭望一望无际的育空河,轮船驶过,周围都是开阔的河床,以及一片又一片的无人地带,真的有种来到了史前蛮荒的感觉!

进入育空河已经是第五天了,明天便是4月1日,一路航来,小动物和原始植被看到了不少,小型的村落也碰到了三、两个,可就是连半点金矿的影子也没看到,铺满石头的河床是比目皆是,不过那上面……根本没有金砂!

没有金砂,何来矿脉?

施密特站在龙灏身侧,忍不住问道:“龙少爷,那名俄国毛子会不会是骗你的?或许,切罗夫根本没来过育空河,那块狗头金是在别的地方找到的呢?”

施密特嘴里的‘俄国毛子’,是指强比罗夫的一名手下,据他交待,切罗夫有一次租了一艘百吨的小船,雇了一批人开往育空河,他就曾在其中。

龙灏吸了一口前世绝对呼吸不到的清新空气,精神大爽:“亲爱的施密特啊,我相信切罗夫找到狗头金的地方就在育空河周围,要知道,阿拉斯加内陆崎岖不平,又满是原始杉木、复杂山形,要找金矿,只能乘船来!因此,我们只要耐着性子,沿着河流一路观察,就能找到我们所要找的!”

切罗夫为人谨慎多疑,那名被雇佣的俄国人在第十天就被赶下了船,不过他颇有心计,临走时算了算切罗夫的存粮,估计出切罗夫的最终目的地,大约是在育空河上游20多天的样子。

龙灏比划着手指,在买来的阿拉斯加地图上圈了圈,那个范围,正好在北极圈附近!

寻梦号上装载了许多粮食和淡水,新成立的后勤署由于龙伯依然在闭关中,所以署长暂由下面财政院的院长龙小虎代理,这位已然瘦了几圈的胖子,差不多把贝塞尔周围的存粮都给买来了,足够这四百多号人吃上半年也没问题。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不过龙灏的目标是以金矿为依托,在阿拉斯加东北部,筑建属于自己的王国,不能坐吃山空、自给自足是必须的!所以他要求龙小虎,还购买了许多粮食作物的种子,比方说红薯、土豆、坚果等,甚至于连水稻和小麦的种子也购买了一些。

龙小虎不禁怀疑,以阿拉斯加这里比东北老家还要恶劣的严寒气候,水稻能种出来?不过他对龙少爷言听计从,上面交待的事,便尽力去办,居然还真的被他在一艘来自朝鲜的货轮上搜购到了一些水稻的种子!

进入四月,龙灏下令,不再单纯地消耗货轮上的粮食储备,而是要求船队每天只航行6个小时,剩余的时间,派遣矿工到岸边收集矿石,捕捉野味,矿石交给施密特分析,野味则交给后勤署下面的大师傅烹调。

龙灏依稀记得,阿拉斯加有的可不止是金矿啊,银、铜、铂、锡、锌和煤矿都很丰富,大型油田也有很多,只是由于技术手段落后,19世纪没有被挖掘出来而已!这些,龙大少爷统统都要,所以他要求我们的地质学博士,收集好样本,做好分析比对记录,方便以后开发!

龙灏的原话是:花钱养这个犹太人,可不是让他天天待在我身边悠哉地看风景的!干活,一定得干活,不然如何对得起我给他的一成股份?

不得不说,龙灏现在越来越有前世政治家的那种厚黑劲!

少爷一句话,施密特跑断腿!这位后世全球闻名的矿业大亨加能源之父回忆道:1890年的4月,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个月,平均每天只睡3个小时,其它时间都在工作、工作、再工作……

(成绩惨淡啊,不说什么了,求点求票求收,求打赏求评价求更新!一切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