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施奈德父女 下 厚颜求票啊!

    {编辑这周给了我推荐了,成绩的好坏关系到后面推荐的好坏,也关系到本书的最终命运!请看书的朋友,如果没注册就花半分钟注册一下起点账号,收藏一下投一张票,如果有账号的,请按照你喜欢本书的程度投票吧!投的越多,更的就越多!谢谢了!}

龙灏没有笑,只是紧紧盯着施奈德:这洋老头,知道什么了?要不要杀他灭口?……好吧,是我多疑了,这个德国佬只是在讲一个低劣的笑话……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施奈德丝毫不知道自己从鬼门关上打了一个转回来,继续说道:“我是一名小金矿主,三年前从祖国的法兰克福漂洋过海来到这块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哦,上帝啊,为的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金矿传说……”

施奈德,这个在德语中意为‘裁缝’的名字,最是普遍,施奈德是一名少有的拥有浪漫主义情怀的德国人,当他在报纸上读过了美国西部的淘金热报道后,就心存神往,不过由于当时年纪还小,所以这个梦想一直压抑在心中。//

直到四年前,老施奈德夫妇双双去世,施奈德就变卖了家里的自行车工厂,凑足一笔钱,买了船,前往当时炒作的很厉害的阿拉斯加来淘金。

四年过去了,施奈德挖了几个小金窝子,钱是赚了一点,不过却逐渐失去了当初那种淘金的动力,现在……他想带着女儿回祖国了!这次他不想再冒险自己开船横渡太平洋,而是想先去美国东海岸,乘坐最新式的大型邮轮,横跨大西洋,悠闲地告老还乡。

他想处理自己在贝塞尔的财产,正好看到龙灏招工去挖金矿,然后又发现周伯当等人跟没头苍蝇一般到处求购武器,不禁起了毛遂自荐的念头。

“一艘1200吨的德式货轮,长弓200把,羽箭30捆,短斧100把……还有适合山丘行走的耐寒马匹20头,双轮货厢8个,……这些,我打包卖给你,一口价,3万美元!”施奈德一五一十地开着报价单,听得龙灏眼睛闪亮:这些,都是我需要的东西啊!特别是那艘货轮,光这艘船,就不止5000英镑了(2.5万美元)!

施密特听了也很动心,不过犹太人心算了一下,发现现实很残酷:他们手里的现金,如果买了施奈德的‘打包船’,下个月就发不出工资了!

党员好克服,但那些刚招的矿工怎么办?

施密特一咬牙,比出三个手指:“3000英镑,合1.5万美元,我就做主买了!”

施奈德坚定地摇着头:“我的同胞,别以为你是犹太人,就能这样砍价,一砍砍一半,这样是不厚道的!2.8万美元,这是我的底线!”

让2000美元,跟没让有区别吗?

施密特偷偷去看龙灏,希望这位BOSS能拿个主意。

龙灏也很头疼,假金条的招数势必不可再用,而梅丽莎价值4万多英镑的珠宝首饰又不敢冒风险去抵押变现,商人施奈德的商品很诱人,价格也很公道,可是……他龙少爷一时半会拿不出钱啊!

怎么办?要不要让周伯当去把毛瑟拿进来,一枪两命?

施奈德经商多年,早就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他看出了施密特是真没钱,于是呵呵笑道:“同胞,别说我便宜你,这样吧,我们订一个合约,你们只要把你们未来发现的金矿三成收益给我,这艘船和这些东西,我便白送给你了!”

“想也别想!”不曾想,施密特一听,立刻如踩了尾巴的公猫一样,吼着跳起来,倒把一直没说话的施奈德小姐骇得娇躯一颤。

我辛辛苦苦、九死一生来到这里,龙少爷才给我一成收益,你那艘破船,就想占三成?美翻天去吧,我是犹太人?我看你更像犹太人,太黑,他妈的太黑了!

施密特喘着粗气,盯住施奈德,就像和他有杀父夺妻之恨一般。

施奈德很纳闷,也很无辜,他怎么想得到对面这位文质彬彬的犹太青年会突然间变得如此激动。

三万美元啊,只占三成收益,在他看来,以阿拉斯加这里‘贫瘠’的矿脉,他已经做了很大让步了!说得不好听一点,他认为龙灏一行,连个小金窝都发现不了呢!

“那抱歉,我们没的谈了!”施奈德收起笑容,遗憾地叹了口气,牵着女儿就要离开。

这一次来,他也是看在龙舰大肆招收矿工,颇有大干一番的劲头上。方才提出股份换货轮的方案,他目的也不是想赚钱,只是想让龙舰继续圆他未完的淘金梦罢了。

“请等一下!”

看到施奈德父女起身,龙灏说话了。

“咦,中国的小孩,你会说我们的话?”施奈德微讶,略微停了下:“生意失败了,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总之,我祝你们好运!”

龙灏摇头道:“生意还没有失败,我还有一个购买提议,也许施奈德先生听了会改变主意!”

“噢?说说看!”

“请施奈德先生稍等片刻!”龙灏丢下一句话,推开舱门,一溜烟跑了。

20分钟后,龙灏重新进来,手里拿着四支药剂,一根针筒,身后还跟着一名笑眯眯的年轻华人:郎中王勃淘。

施奈德惊讶,继而有点被愚弄的愤怒:“这是什么?”

龙灏不以为意,而是晃着那四支药剂:“这是我们船上一名德裔化学家发明的神奇药剂,我想,一支可以卖一万美元!三支,可以交换您的货轮!”一句话,小李比希就成了龙大少爷扯的‘虎皮’!

施奈德没有被说服,而是继续冷笑:“是我待在阿拉斯加太久了吗?我怎么没有听过,世界上有什么药剂能卖到一万美元一支?哼,假如有,也应该由我们德国人拿出来!”

好嘛,**裸地开始种族歧视了?

龙灏道:“口说无凭,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德国老头!你没看到,我一共拿了四支药剂吗?嘿嘿,这一支,就是免费给你看效果的!”

说完,龙灏把鸳儿唤过来,附耳轻声道:“记得少爷的承诺吗?今天,我就来帮你清除掉脸上的伤疤!来,让大家看看你的脸,不要怕……”

鸳儿鼻子一酸,轻轻点头:“任凭少爷吩咐!”

鸳儿掀起了那遮住一半脸颊的秀发,恐怖的烧伤疤痕,令施奈德倒抽一口冷气:这个小姑娘,也是烧伤了脸!

这四支药剂是抵达贝塞尔港后王勃淘去采购的西洋针剂,里面是很普通的消炎水,成本不过20美分一支,可经过了龙灏的金源改变成分后,就成了可以治愈鸳儿脸上伤疤的灵丹妙药。

当然,代价是耗去了8夸的能量数。

龙灏把针管和一支药剂交给了王勃淘:“这位是我们的随船医生,现在由他给我的侍女打一针!”

“等等!”心细的施奈德叫住了王勃淘,转头对他女儿说了点什么,然后那位施奈德小姐走到鸳儿面前,仔细看了下,用德语叹道:“好可怜的中国小妹妹,和我一样不幸!”

“检查完了?王郎中,可以注射了!”龙灏对施奈德的举动极为不满,不过对方要事先检验的做法也无可指摘,只是可怜了鸳儿,把自己的丑处敞给大家看,泪水噙在眼眶中,强忍住不落下。

一管透明的针剂注射进了鸳儿洁白的手臂,王勃淘扯出一块消过毒的棉花给她按上,回头禀告:“少爷,注射完毕!”

龙灏点头,对施奈德说:“用你的眼睛好好看着吧,奇迹,不仅是你们德国人的专利!”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施奈德瞪大了微蓝的眼珠,一瞬不眨地盯着鸳儿的小脸,半个小时后,客舱里传出一声德语惊呼:“见效了!她脸上的伤疤在变淡!”

两个小时过去,鸳儿小脸上的烫伤疤痕终于不再变化,但明眼人可以看出,从最初的鲜红一片到如今的淡如蕊粉,再打上几针,这个小姑娘的脸蛋就要恢复如初了!

“我要买,这三支药剂,我全买了!”施奈德老脸通红,激动地盯着龙灏手里的三支药剂,只差扑上去抢了。

“一支一万美元,你确定要买?”

“买!你给我药剂,我给你货轮,嗯,成交了!”

等双方签好草拟的一份交易合同后,施密特搁下笔,抬起头纳闷地问施奈德:“噢,能问一下您吗?这三支药剂似乎对您很重要?”

施奈德捧着用盒子盛好的三支药剂,如获至宝,叫来女儿:“爱丽丝,不介意的话,能给各位看一下你的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