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施奈德父女 上 求票啊!

    {编辑这周给了我推荐了,成绩的好坏关系到后面推荐的好坏,也关系到本书的最终命运!请看书的朋友,如果没注册就花半分钟注册一下起点账号,收藏一下投一张票,如果有账号的,请按照你喜欢本书的程度投票吧!投的越多,更的就越多!谢谢了!}

这还不算完,龙灏继续颁发新的招工令,从今天开始一直到18号中午12点,想去挖矿的人都可以来港口报名,人数不限、种族不限,待遇不变!

好吧,其实还是有一点点的变化,那就是非华裔的矿工,待遇下调20%,家属同样。//

要招这么多人,自然要多加一艘客轮,龙灏再拨出500英镑,张贴告示,求租一艘排水量在500吨以上的客轮,租期一个月。

此举一出,小镇立刻沸腾了,特别是底层的无产小民,无论是苦力还是矿工,无论是白人还是有色人种,都蜂拥跑去龙舰停靠的港口下方,要求报名前去挖金矿,就算家境稍微好一点的人,不去报名也去看个热闹,从16号下午开始,贝塞尔港口差点给人流拥塞瘫痪了!

龙灏见状,不禁感叹,资本主义终究只是富裕了少数人,看看、看看……大部分劳苦民众,还是穷的叮当响嘛!

出乎龙灏预料,一张招工告示就搅乱了平静的贝塞尔小镇,16号晚,几名市政官员,就脚步急匆匆地来到港口,求见龙舰船主。

龙灏自然不会露面,便交给了美丽睿智的梅丽莎公主去应付他们。

拥有别人学都学不来的天生贵族气质,灿若明珠的梅丽莎一露面,就把几位市政官员震住了!

梅丽莎优雅地坐下,饮了口红茶,用纯正的、带有雾水气的伦敦腔问道:“几位大人,要见我,有何指教?”

现在的美国佬在英国人眼里就是乡巴佬,包括他们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几名市政官员一见梅丽莎,立刻成了被掐住了脖子的野鸭,一名官员吞了吞口水,用变了调的美国腔问道:“请问,您,您就是那个英国的贵族?”

“我是,需要给你们看我的贵族徽章吗?”

“不不,我们不是怀疑您!”几名官员齐齐摇手,互望一眼,然后道:“我们想请梅丽莎小姐,修改一下招工的待遇,您知道,那张招工说明上,写了非华裔的工人,薪水下调20%,这引起了很多人不满,他们认为这有种族歧视之嫌!”

几名官员的话半真半假,他们求见梅丽莎,自然不完全是为了那些最底层的矿工求公平,实际上,龙灏大举招募劳动力,已经让贝塞尔周边的小金矿主倍感压力,手底下的矿工要么是威胁着辞职去龙舰应聘,要么是要求提高薪酬待遇,弄得金矿主左右为难,便想起了向市政府求救!

有句话不是说的好,有困难、找领导嘛!

“种族歧视?真是好笑!”梅丽莎冷冷一笑,艳若桃李的脸上如罩寒霜,她放下茶杯,道:“我就是白人,请问有白人歧视白人的种族歧视吗?我只是对中国人有点好感,想让他们多赚一点,仅此而已!另外,黑人和白人的挖矿效率,与华人相比,孰高孰低,各位应该心知肚明吧?”

闻言,几名市政官员相视一下,唯有苦笑着告辞。

这个世界上谁不知道华人是性价比最高的劳动力,美国西部的铁路是谁修起来的?华人!铁轨枕木下埋藏的尸骨最多的是哪一国人?清国人!黑人,最会偷奸耍滑,而白人?若是沦落到做苦力的份上,这人绝对是好吃懒做、无可救药的怠货!

反正金矿主要他们来一趟,他们已经做了,面前这位美丽的英国贵族小姐不答应,官员们还能怎样?识趣离去,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招募矿工的活动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而另一方面,采购武器的一组人,却一直拖到半夜才回来,龙灏正要询问拖这么久的原因,却发现周伯当等去采购的人两手空空,却领回来一对洋人父女。

爸爸大约50岁,眼如鹰隼、犀利无比,显然是一名老道的商人,女儿戴着镶花大沿帽,帽檐垂下一圈乳白色薄纱,将面容遮起,不过仅看其装束,应该与梅丽莎是同龄人,是个云英未嫁的少女。

龙灏走近周伯当,拧眉低问:“去这么久,怎么回事?这两个是?”

周伯当晓得龙灏会问,于是附嘴过去,将事情一五一十简要交待了一遍。

原来周伯当一大早领着人出去,把贝塞尔小镇转了个遍,却发现根本没有长弓利箭这种冷兵器售卖,唯一有卖的短斧,还分散在几家商店,价格不一不说,数量还很稀少,并且多是用于贵族点缀卧室、炫耀勇武,都是些华而不实的玩意!

周伯当一看不行,就掉头去询问枪支哪里有出售,反正他心里更加心仪那些打起来砰砰作响的大家伙,长弓短斧有什么意思,一记子弹过去,还不照样玩完?

但出乎周伯当预料,在贝塞尔购买枪支,居然需要移民证,并且唯一的那家军火店看到购买者是周伯当这样的黄皮肤人,立刻谢绝接待,把他们赶了出来。

周伯当本可以去找施密特的,不过这厮要面子,转念一想,贝塞尔小镇管的紧,周边可能不会啊,见到天色还早,便领着人出了贝塞尔,到附近的村庄去搜罗武器。

结果可想而知,天都黑了,周伯当一伙饿着肚子,空着双手,垂头丧气地准备回去挨龙少爷的骂。

正巧,走进贝塞尔时,周伯当被这一对父女拦住了,那位爸爸只说了一句话:“你们要的东西,长弓、步枪,我都有,带我去见你们的主人吧!”

所以,病急乱投医的周伯当就领着他俩回龙舰了。

胡闹!龙灏暗骂一句周伯当无头无脑,放眼去看施密特,只见这位犹太裔博士,正在甲板上与那对父女,相谈甚欢。

走进客舱,点亮了灯,闲杂人出去,里面只留下了施密特、龙灏、周伯当、鸳儿,还有那对姓施奈德的德籍父女。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没办法,龙舰太小了,想商量个事只有去船长室、客舱,或者甲板下的大货舱,船长室里有梅丽莎,因此接待施奈德父女只好选在这间窄小的客舱。

施奈德倒不介意,他随意坐下,笑着问施密特:“你是这艘船的主人?貌似德国人里很少有英国的贵族啊!”

施密特跟着龙灏多日,也历练出来了,不再是原先只懂得装成俄国人的地质博士,他笑着回答:“施奈德,谁是主人不重要,你只要知道,这里的人,可以给你想要的价格,而你现在要做的是……拿不拿得出让我们心动的商品!”

施奈德仰头大笑,“神秘的轮船,令人称奇的船员构成,我在想,这艘要去挖金矿的小货轮上,除了德国人、法国人,还有会说英语的华人外,会不会还有一位高贵的公主呢?呵呵呵!”

施奈德笑得很欢畅,显然是为自己的幽默而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