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招工 下

    {编辑这周给了我推荐了,成绩的好坏关系到后面推荐的好坏,也关系到本书的最终命运!请看书的朋友,如果没注册就花半分钟注册一下起点账号,收藏一下投一张票,如果有账号的,请按照你喜欢本书的程度投票吧!投的越多,更的就越多!谢谢了!}

大会散去后,龙灏又组织召开了第一次的党内核心小会,直到1点半,才把周伯当等人放去。

小会决议龙舰将在贝塞尔逗留三天,除了继续购买生活物资外,还向大家指派了两个任务:一,招人,二,购买武器!

招人,是指在龙小虎的预算方案内,尽可能地在贝塞尔港和周边小镇里招收华工,名义嘛:挖矿!

购买武器,则是因为龙舰上的军火存储已经严重不足,在短时间联络不上军火商的现实条件下,一些原始的武器,成为了周伯当他们的唯一选择。

长弓,利箭,短斧……这些冷兵器时代的杀器,就是周伯当、谢智的收购目标。

至于马克沁和射炮,是放在龙舰上当作威慑,轻易不会使用的。

3月16日早上8点左右,贝塞尔港边的集镇忽然变热闹了起来,许多苦力围在镇子口的告示栏,盯着一张墨迹未干、中英双语的招工单:一艘来自瑞典的货轮,拥有英国贵族背景,现招收一百名挖矿工,每月工资保底20美元,包吃住,假如找到金矿,工资还可以上调一倍!欲报从速,华工优先!

啥米?这么优厚的待遇?还拥有大英帝国贵族老爷的保证,应该不会有假了!

众多苦力面面相觑,满眼的不可置信:可为什么会在最后加上一句‘华工优先’呢?该不会是调侃我们的吧?

要知道,美国于八年前(1882年)刚刚通过了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华裔移民的地位在美国降到了最低谷,这些因为国内活不下去而逃到大洋彼岸的华人,受到的待遇,简直比黑人和狗都要低贱!

不过,将信将疑中,当第一名华裔苦力迈开腿向港口跑去时,大家都反应了过来:只有100个名额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是真的如此,自己不行动,可是要悔断肠子啊!

于是乎,一列灰尘暴弹起,一股肌肉人流,朝着港口的龙舰奔涌而去!弄得路过的白人巡逻官还以为华人暴动了,差点就掏出了背挎的步枪!

周详是一名舵手,会中英双语,在北洋的时候也颇得上司器重,承诺周详一旦转正,就大力提拔他!不过,他暗地里却是加入了洪门,在洪在末决心返回旧金山的时候,他毅然随同。

后来,他加入了龙鳞小队,昨天晚上更是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龙鳞党员,这不,如今组织就有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他:坐在龙舰下面,招收华工!

周详扯了几个箱子,一大早就坐在了岸边,正当他百无聊赖,准备打哈欠的时候,小镇方向突然冲过来一股人流,人数怕不下几百,一个个孔武精壮,骇得他差点弃了箱子,爬回到龙舰上。

“你们,都是来应招矿工的?”

幸好,周详在最后关头想起了大清早有人去小镇张贴了招工告示,这群热切的黄皮肤同胞,莫非是看了告示跑来的?这才停止了逃回龙舰的举动,任由这群华工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是?你是那艘……龙舰的招工负责人?”华工们看到周详的面孔,不由又讶又惑。

瑞典船,英国贵族,为什么负责招工的是一名华人?

“不错,我是奉命招收100名矿工,你们退后点,排好队一个一个来!”周详毕竟当过水兵,还经历过暴风雨,手里也沾过洋鬼子的血,他面孔一板,浑身激荡起的杀气立刻让这群华工不由一慑!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真的是华人同胞呢!难道那位英国贵族,对咱们华人特别有好感?

华人苦力们一边心里嘀咕,一边排队,不过排队过程中自然少不了为了抢一个前一点的位置,拳脚相加。

哎,中国人啊,一人是龙,两人是神,三人以上就爱内斗!龙灏站在龙舰上,低头下望,看着这些推推搡搡的同胞,心里感慨万千。

中华要崛起,不光要有大炮巨舰,还要抓教育啊!胜利的路,还很漫长呢!

“都别打了,谁再动手,就取消谁的资格!”周详看不下去了,皱眉喊着,而与此同时,龙舰上也吊下来两名同志(党内都称同志,嘿嘿),协助周详招工。

场面顿时平静下来,每个月20美元啊,还包吃住,谁不想被招上?要是因为打架而便宜了别人,多亏啊!

报名在有条不紊中进行,龙灏见进度太慢,便又派了两名同志下去帮忙,结果不到11点,236名华工都登记在案。

记录的信息很详细:姓名,年龄,祖籍,家人情况,是否有过疾病……

登记完毕,周详清了清嗓子,有些为难地说道:“各位同胞,我们是奉命行事,招收的名额只有100个,所以排在后面的136名同胞……抱歉了!”

“这怎么行?不是登记了吗?”

“我要上船,我要拿美元啊!”

“不招我我就不走了!”

“骗子,他们是骗子啊,呜呜……”

……这下,排在后面的华人顿时不干了,场面有失控的倾向。

“都静一下,吵吵闹闹,实在太丢我们中国人的脸了,让洋人看笑话吗?”龙灏不知何时从龙舰上落了下来,他中气十足,一声断喝如奔雷,震得两百多名吵闹的华工一时间失了声音。

龙灏不光每日练习13套体操,还向龙伯学了些吐纳之术,喊话虽然还比不得传说中的‘狮子吼’,但上个120分贝,轻轻松松。

“他是谁啊?是个小孩子?”众人看清了龙灏的样子,不由纷纷窃语。

龙灏走到周详身边,翻了下他们记录的纸张,吩咐道:“传我命令,再有擅自喧哗者,不录!不愿剪去发辫者,不录!家中有父母妻儿的,优先录用!”

周详点头,用铁皮大喇叭把龙灏的话复述了一遍,华工们立刻不敢吵嚷了,不过对于剪去发辫,还在犹豫,甚至还有几个人听了,掉头就走,脑后没有水分的发辫,甩得‘哒哒’作响,似乎在向龙灏他们示威。

对大清愚忠的同胞啊,我暂时不想拯救!见此,龙灏轻叹一声,就重新回到船上。

一百个名额不是问题,只要条件合适就统统招进来,龙灏不会吝啬那么一点美元,在这个列强备战的大殖民时代什么最宝贵?答对了,人口啊!

周详等人在忙碌着,过了中午,他们总共招收了178名华人矿工,接着龙灏大笔一挥,宣布凡是割了发辫被录取的华工,家人可以一同前往,女人每月补贴5美元,小孩每月补贴3美元,老人每月补贴2美元。

此消息一出,那些不愿割辫子提早走的华人,心里后悔的直滴血:干啊,那个英国贵族老爷是大善人吗?妇女老弱都要啊,他们能挖矿吗?还补贴钱?洋人,钱多烧得慌吗?

(元芳,你觉得为什么有人看书不投票呢?大人,这背后的故事很多,不胜枚举!举几个例子吧!不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