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招工 上

    洪在末走的匆忙,一来是赶时间,二来也是不给老部下告别的时间,他要龙鳞,今后只打上龙灏一个人的烙印!

自古忠臣不仕二主,他要雷龙等人,彻底抛去身上的洪门印记,专心一致地跟着龙灏闯天下!

原因无他,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洪在末愈发坚信自己的眼光,绝对看好这个年仅12岁的少年!

送别了洪在末,龙灏也失去了继续到小镇里逛悠的动力,索性回到龙舰上,监督着那名美国佬指挥着一名名苦力,将笨重的机械设备搬上船去。(/吞噬小说网)

这个时代已经有了比较先进的起重机,用蒸汽来驱动的塔式起重机和桥式起重机,在贝塞尔港口里都有见到,不过美国佬为了省钱,只租用了一台小型门座起重机,其余比较轻的物件,都让廉价的苦力给抬上龙舰。

龙灏冷眼看去,发现这些苦力大部分是黄皮肤的华人,只有少数是黑人、白人,沉重的货物压在他们肩头,在颈脖、手臂、胸前勒出一条条青筋,汗水如雨般簌簌滴下。

龙灏从前只在历史文献中看过19世纪美国码头的华工是多么辛苦,多么疲惫,但如今亲眼得见,才晓得真实情况更胜图片记载十倍!这种强度,一天下来,累死个把人是很正常的事!

“去,给那个美国佬100美元,让他多租几个起重机,苦力就别用了!”或许是才送完‘亲人’,龙灏的心非常柔软,他用手指捅了捅施密特的后腰。

“龙少爷,你是在可怜你的同胞吗?”施密特摇了摇头,指着下面:“你不用他们,他们也会去别的地方找活干,而且假如找不到活,赚不到钱,他们可能都没法给妻儿买今天的晚饭!要我说,你不如多给他们一点工钱来的好!”

龙灏一声叹息,其实他说完之后就明白自己说错了,这个万恶的资本时代所带来的惨象,不是光靠他施舍一点小钱就能解决的!要解决,唯有改天换地,让中华民族重新崛起于世界之林!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付清了余款,送走了眉开眼笑的美国商人,龙灏搬来一把椅子,就这么坐在龙舰的上船口,只要一名龙鳞队员回来,他就冷酷地说上一句:“先去吃晚饭,9点钟,大家开会!”

一直到8点半,梅丽莎和鸳儿最后一个回来,龙灏二话不说,撤掉了龙舰与码头的连接,走下大货舱,里面聚集着龙舰上一百多号人!

人人小声窃语,不晓得龙灏如此严肃召开的会议讲的是什么……

九点整,大货舱里新装的大盏燃油灯亮起,龙灏一身正装,偕同周伯当、雷龙、梅丽莎、施密特和龙小虎一齐走出,一前五后,六人尾巴上,拉着长长的影子。

寂静,乱哄哄的大货舱里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龙灏又长高了点,站在众人聚焦的目光下,已经不显得很矮了,反倒是他身上英气勃发、势若悬庭,让人不敢正面逼视!

龙灏开口道:“我宣布,今天,西元历1890年3月15日,龙鳞党正式成立!”

龙鳞党?那是什么玩意?少爷不是才成立了龙鳞小队吗?怎么,又要换名字了?

大多数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只有少数人心里晓得一些典故,党之一词,出自《荀子·臣道》的‘朋党比周,以环主图私为务,是篡臣者也。’,明朝就有东林党人,名声毁誉参半。

少爷要成立党,是要回国参政吗?可那是满人说了算的大清,可没汉人说话的份呢!

“龙鳞党,只有一个章程,那就是竭尽所能,为全天下的华人提供一个遮风避雨的港湾,想他们所想,做他们所思,使得中华民族,从此不再受到列强歧视、压迫、侮辱……”龙灏的声音逐渐激昂,“龙鳞,龙之护甲也,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我们龙鳞党就要做那一片片鳞甲,即使自身陨落、粉身碎骨,也要保护我们的同胞不受欺辱,能昂首挺胸屹立于这广阔天地……”

龙灏还有一层意思没有明说,那就是龙鳞代表龙之逆鳞,谁敢来犯,必将十倍奉还!从1840年开始的华夏屈辱,龙少爷要一个个讨回来!

众人被龙灏激昂的情绪感染,纷纷变得热血澎湃,没有任何异议的,日后辉煌无比的龙鳞党,在这么在龙少爷的一席话下,于大货舱里华丽丽的成立了!

接下去,龙灏颁布了龙鳞党的组成,也就是结构划分,他要搭出一个粗略的架子,为众人勾勒出一个美好的奋斗目标,否则时间一久,这些人难免归于懈怠,泛起回乡之念!中国人,都是讲究落叶归根的。

龙鳞党党魁,五年一换,第一任党魁,毫无疑问,是我们的龙大少爷!

党魁之下有十个核心席位,当龙鳞党的方针出现了严重分歧时,党魁和核心就要各自投票,党魁有5票,核心一人一票,方针最后服从票多者。

十名核心,龙灏大手一挥,便定了下来:洪在末、龙伯、雷龙、周伯当、施密特、梅丽莎、谢智、陈巴虎、郑公肖和王勃淘!

龙鳞党核心三年一选,票数不足者将被撤换下来。

龙灏道:“我们龙鳞党目前的第一目标就是在北美站稳脚跟,第一站,就是寻找大金矿!为了各位同志的生命财产安全,我决定,龙鳞军第一护卫队成立,队长由周伯当担任,副队长谢智……我决定,龙鳞军第一舰队成立,舰长雷龙,副舰长陈巴虎……我决定,龙鳞党卫团成立,稽查党风违纪,团长郑公肖……我决定,龙鳞后勤署成立,署长龙伯,底下暂设两个院,财政院和卫生院,财政院院长龙小虎,卫生院院长王勃淘……”

目前,龙鳞党的人数还少得可怜,设立这些部门,颇有点儿戏的样子,不过龙灏一脸认真:架子先给他们搭起来,未雨绸缪总好过亡羊补牢!

梅丽莎和施密特作为仅有的两名外国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龙灏滔滔不绝地把龙鳞党的一个又一个‘决定’颁布下去,心里在想:他想做什么?是想学拿破仑武力夺权,还是想建立华人政党,参与美国国会竞选?还有……中华民族的崛起,我们这两个外国人也有份参与吗?

龙灏歇了口气,似乎看到了施密特和梅丽莎的迷惑不解,不由微微一笑:“亲爱的施密特,美丽的梅丽莎,现在轮到你们了,你们愿意成为我龙灏的左右臂膀吗?”

他用的是西班牙语和德语,在场的人,除了他们三个,都听不懂。

施密特皱眉道:“龙少爷,用你们的话来说,我早就上了你的‘贼船’,想不愿意也不行了……哎,我只想把这个世界上的矿藏都探明并且挖掘出来,你们华人要崛起就崛起呗,只要不伤害我们犹太人,我愿意帮你!”

梅丽莎美好的蛾眉一蹙,道:“ocean,我可是一名皇室公主啊……我帮你没有关系,不过你要像之前答应我的那样,让我主宰自己的幸福和自由!”

龙灏微笑道:“没有问题!相信我,施密特、梅丽莎,加入龙鳞党,将是你们这辈子做出的最正确选择!”

早在抵达贝塞尔前,梅丽莎就从与鸳儿的闲聊中知道了龙灏来阿拉斯加的目的:挖金矿!于是她很坦然地提出了入股的要求,代价是自己的全部身家,价值5万英镑,约合25万美元的黄金、珠宝首饰(黄金已被龙灏‘吃’掉了),龙灏稍微想了一下,就欣然同意了:梅丽莎,占矿业公司半成股份和化工厂一成半股份。

说实话,梅丽莎那5万英镑不算什么,金矿运转后几个月就能获得如此收益!龙灏看中的是她身后的庞大背景:啧啧,正宗的西班牙皇室公主,与那位维多利亚女王也有血缘关系,有了这一条线,今后就方便自己搭上英国,购买战舰,进发加拿大……好吧,暂时不说了!

而梅丽莎逃婚翘家,为了主宰自己的幸福,大把的金钱也是她的首选目标,毕竟有了钱,她在北美一个人逍遥,西班牙皇室也拿她没辙。

她和龙灏两人各取所需,可谓处于合作蜜月期。

到了深夜12点,会议终于结束,众人或心潮澎湃、或兀自迷茫地散去,龙鳞党诞生后的第一天,悄然开始了。

(无节操求票!元芳,这些人看书不投票你怎么看?大人,这背后必然有一个惊天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