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挖到宝了!抵达贝塞尔! 上

    龙灏声情并茂,用中文和西班牙语把这篇‘敌已诛’讲了两遍,龙鳞队员听得是热血沸腾、战意如鼓,而梅丽莎听了,有心鼓掌,却总觉得这个东方的ocean说的好像有些不对:那些法国人乘坐的可不是战舰,发动的也不是偷袭,而且……他口口声声说救了我,哼,其实还不是变相软禁?

梅丽莎是单纯,并不是愚蠢,龙灏派鸳儿和香绫在她身边寸步不离,其软禁公主的险恶居心……昭然若揭!

龙灏才不管梅丽莎怎么想呢,他继续往下说:“战败者要付出代价,死去的兄弟更要敌人的鲜血抚慰!所以今晚,这些卑劣的法国战犯,就摆在我们面前,各位兄弟请说,我们要不要惩罚他们?要不要用他们的生命来令死者安息?”

“要!血债血偿!”

“杀,杀死这些洋鬼子!”

“少爷,废话那么多干嘛?每人挑了脚筋,放点血丢到海里便是!”

众人群情激昂,纷纷握着拳头高举,呐喊着要处死这十三个法国佬!

略伦特等人虽听不懂中文,可是从那遍布甲板的杀气上还是能猜出一二,不由吓得肝胆俱裂,有几个大胡子的壮汉马上伏在地上,以头磕地,撞得‘砰砰’作响,连血都磕出来了也浑然不觉,只求龙灏不要杀了他们。tsxsw.com

“不,他们是法国公民,应该交给法国政府审判,ocean,你不能擅自处死他们!”梅丽莎向洪香绫问情了龙灏的意图,不由大惊失色,奋力叫喊了出来。

龙灏一瞥,挥手道:“鸳儿,别让这位公主多说话了,海上干燥,公主要是讲话脱水了可就麻烦了呢!”

这话是用英语说的,鸳儿听了香绫的翻译后,连忙用小手捂住了梅丽莎的小嘴,而周围听得懂英文的龙鳞队员,则是肚子里嘿嘿坏笑:讲话能脱水?唉哟,少爷调侃人的水平越来越高了!

“呜呜……”梅丽莎用力挣扎,湿润的小嘴在鸳儿的小手上摩擦,不过她如何是自小习武的鸳儿对手,除了把衣服弄得更加凌乱外,毫无意义。

管家高登听了龙灏的调侃,再看到公主受辱,不由气得想上前理论,不过两只黑洞洞的枪口横过来,立刻让他打消了这个主意。

龙灏接过一条浸湿的纱巾,先压了压手,示意义愤填膺、热血沸腾的听众先冷静一下,然后走到梅丽莎面前,一个眼神示意,鸳儿就把梅丽莎的嘴巴松了开来。

“ocean,你不能……唔,唔唔……”

可怜的梅丽莎公主还未讲完一句话,龙灏就把纱巾塞到了这张容易引人遐思的樱桃小嘴里,手指腹顺便擦了一下公主的脸颊,只觉温软滑腻,手感十分之好。

“啧啧啧,我尊贵美丽的公主啊,这块湿润的纱巾会给您及时补充水分的,接下来,您只需好好看着就行,如果您再说话,我就会命令手下杀人的,说一句,杀一个,绝不留情!也就是说,这些法国人的性命,可就掌握在您尊贵的银牙玉口里呢!”

龙灏边说边笑,不过那缕天真无暇的孩童笑容,怎么看怎么像是‘恶魔撒旦的微笑’!

梅丽莎一听,立刻不敢说话了,看向龙灏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好了,这下搞定了!”龙灏拍拍手掌,转身对大家说道:“刚才这位西班牙的公主说,我们不能处死这些法国人,他们是法国公民,需要移交给法国政府审判!而我说……这他妈的都是狗屁!!”

龙灏掷地有声,竖起眉毛来,气冲牛斗地喊道:“放屁,全是放屁!这群法国人跑来杀我们,假如我们被杀了,或者被捉了,他们会把我们交给清朝的大官审讯吗?不会,他们只会抢走我们所有的银子,剥掉我们身上的皮肉,丢我们到大海里喂鱼!而现在,他们成了阶下囚,我们反倒要送他们回法国?可笑!各位兄弟,你们认为他们在法国会接受正义的审判,坐牢、或者绞死吗?”

自古以来,海盗都适用一个刑罚:绞死!

“不会!他们只会被释放!”

“凭什么送他们回去啊?想杀人就杀人,被捕了就要求放人,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啊?”

xiashuba.com

“白痴公主,说出来的话好比牛屎,臭,臭不可闻!”

众人听完,情绪被煽动得愈发高涨了,并且连带着望向梅丽莎的眼神也充满了鄙视、嘲弄!

梅丽莎含着湿润的纱巾,一脸茫然:不晓得这个中国小孩,又讲了什么蛊惑人心的话,弄得大家的情绪都怪怪的!哼,我一定要学中国话啊!

“不过……”

龙灏看到众人的情绪被调动得差不多了,便压压手,语调一转:“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礼仪之邦、文明大国,据我方才审问,这些法国人扮作海盗攻击我们,其实也是受了别人的差使,讲穿了,他们不过是别人手里的刀,相比起他们,那个幕后黑手更应该得到审判,更应该被绞死!袭击一国的公主,在我们中国,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你们说,是不是呀?”

“是!是!找出幕后黑手!”

“啊,这群法国佬也是受别人指使的吗?”

“少爷,幕后黑手到底是谁?查出来了吗?”

“一定要查出来,不然那个金发的公主还在我们船上,难保下一次不会引来其它的海盗呢!”

众人议论纷纷,注意力成功地被龙灏转移了。

“幕后黑手其实不难找,因为我们有证据!”龙灏轻轻一笑,“施密特先生,请把证据拿出来!”

施密特点点头,掏出了那张一万英镑的渣打银行本票,展开来,向四面展示。

龙灏手指点在本票上,道:“这张就是幕后黑手给法国佬的酬金,它是从这位略伦特先生身上搜出来的,而且经过协商,他也愿意告诉我,谁是指使他们袭击西班牙公主的真正元凶!”

龙灏走到奄奄一息的略伦特身边,蹲下身子,附耳过去,一边听一边点头:“哦,哦,原来是他……好……好的!”

整个过程持续了3分钟,随后龙灏站起,命令王勃淘:“过来,略伦特先生太虚弱晕过去了,你帮一帮他!”

王勃淘得令,捏着针囊,眼中冒光地走了过来。

龙灏大声宣布:“略伦特先生已经把元凶的身份告诉给了我,很不幸,这个元凶,竟然就藏于梅丽莎公主的队伍里!”

随后,他小手一指,如利剑般指向被长枪指着的高登等八人!

“不可能!你说谎!”梅丽莎吐掉了纱巾,脱口而出。

“唔?”龙灏摇摇头,遗憾地道:“尊敬的公主啊,您难道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吗?好吧,看来公主也是气坏了,决定要杀死一名法国公民解解气啊!”

龙灏的手臂落下,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夜空,一名法国佬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中。

“……”梅丽莎捂住了嘴,大眼睛盈满了泪水:噢,玛利亚啊,我、我……害死了一名法国人!?

龙灏不再去理梅丽莎,等到硝烟散去,他踱到高登等八人面前,眼睛一一扫过,如极北寒风,看得八名洋人,心中不寒而栗:这个中国小孩,眼神太犀利了,他真的只有12岁吗?

(亲,看完了吧?别吝啬投个票啊,留个书评也行啊!你的一点小支持,将是我的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