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反击海战 下 求票求收求鉴定

    (本书的命运把握你们的手里,看过的就收藏下,有票投票,没票点击,或者留个长书评啊!)

怎么会有马克沁的?上帝啊!

一名侥幸暂时逃过一死的法国人扑在地上,周围都是血肉模糊的同伴,还有一个躺在自己背上,身子犹自不断地抽搐!他心里恐惧地大吼:这是做梦吧!这是什么货轮啊?瑞典人疯了吗,居然在船上藏了马克沁!而且……还是两台!

高天阳站在船尾看着如割韭菜一般倒下去的法国佬,哈哈大笑,拍着正在一丝不苟操纵马克沁的龙鳞队员:“原来赛电枪用起来真的这么爽?可惜人太少了,连一带子弹都没打完,人就没了!哇,真想亲自过一把瘾啊,喂,三狗子,给我开几枪吧?”

被唤作‘三狗子’的队员紧握着机枪把,头也不回:“队长说了,未经过培训的人员,不许触碰机枪!而且少爷也说了,子弹要省着点用,敌人都死了,你开几枪不是浪费么!最后,我早就不叫三狗子了,我有大名的,叫做陈睿!”

“狗日你个陈睿!”高天阳笑骂一声,手一挥,下令道:“给我上,有没死的都给我补上一枪,没见过血的嫩娃子可要抓紧了!开荤的良机啊!”

他嘴里指的‘嫩娃子’,大都是洪在末的那些弟子。

他们的海战知识远胜周伯当等心腹,不过论到杀人舔血,现在嘛……还差了一点!

正在围攻瞭望室的法国人突闻重机枪的声音,不禁骇了一跳,急忙往船尾看去,一看不得了,只见冲过去的同伴居然都倒在了地上,而且旁边还有一队黄皮肤的人冲出来,举着步枪在尸体上‘砰砰’地补枪,血泊一地。

天啊,这艘不是瑞典人的船吗?怎么会有东亚人呢?而且他们用了什么武器,啊,难道是重机枪?!

正当这群法国佬愣神的刹那,瞭望室里忽然站起数道人影,举着毛瑟步枪,就朝下边猛烈开火,而左右两侧的掩体,也冲出来十几个人,举着清一色的毛瑟,对着法国佬就是一阵猛扣扳机。

‘啪啪啪’,剩余的20多个法国佬瞬间倒下了5,6个,而剩余的人且战且退,在又付出了几个人伤亡的代价后,终于撤回了铁钩子那里,借助掩体,筑好防线,逐一撤退。

龙灏站在高处,看着底下的情景,微微摇了摇头,略有遗憾:用马克沁重机枪先偷袭干掉了一半人,然而上下左右趁势夹攻,如此大的优势,居然还被不算是正规军的海盗逃回去了十来人,不得不说,龙鳞小队的战斗力,急亟加强啊!

不过龙灏想了想便释怀了,这也正常:毕竟才是初战嘛,很多人是前几天才学会的开枪,能够打赢,已经是很不错了!

雷龙红着脸,冲下去让那些菜鸟们停止追击,因为大伙经验不足,有两个人在追击的时候忘了教过的蛇形前进,被法国佬反手打了黑枪。

周伯当做为队长之一,也跑下了瞭望室,喝止手下,避免再有无谓的牺牲。

如此,两边就成了相持状!

香奈儿号上,已经泡好了一杯咖啡静待佳音的莫扎特傻了眼,摔掉了上好的瓷杯:“混蛋,发生了什么?那些瑞典佬,竟敢反击?”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四十多个一流的枪手啊,居然10分钟不到,就只剩下十来个仓惶地跑了回来!

略伦特亦是满脸苍白,他问明了情况,禀道:“莫扎特,船上是可恶的东方人,他们不光有崭新的毛瑟1888,据说还装备有马克沁重机枪!一半的人,就是遭到了重机枪埋伏而阵亡的!”

“东方猴子?!”莫扎特气急败坏,不再顾忌什么20英镑一发的昂贵炮弹了,他像头被阉割了的疯狗,用变了形的嗓音吼道:“略伦特,命令炮手,给我开炮,我要击沉这艘该死的破船!”

“好吧……”略伦特知道莫扎特在气头上,什么都听不进去的,于是先去下达了炮轰龙舰的命令,心里却想:上帝保佑,把船击沉了就行,可千万别伤到了梅丽莎公主啊!

梅丽莎公主现在在做什么呢?她由鸳儿、洪香绫一左一右地‘保护’着,躲在一堆货物后边,睁着惊奇的大眼睛,回味着方才不可思议的一幕。

“噢,你们到底是谁?怎么会有这么多步枪的?还有那边的,应该是马克沁吧?你们不会也是海盗吧?”美丽的西方公主,张着樱桃小嘴,迅速地说出了一连串西班牙语。

鸳儿听不懂鸟语,目不斜视,理都不理这位异国公主。

洪香绫因为洪在末的关系,多少懂一点西班牙语,她低叱道:“安静,不然我不介意把你也敲晕!”

她呶呶嘴撇向后面,那里躺着包括高登在内的六名随从,他们有些晕厥,有些被捆着,旁边是举着一把毛瑟的粤绣,警惕地盯着他们。

龙灏怕这些西班牙人登船后坏事,于是命令粤绣把不服从的统统砸晕。

高登瞪大了眼睛,嘴里塞满了臭布,心里充满了恐惧与悔恨:这是才出虎穴,又进狼窝啊!

“啊,你会说西班牙语?”梅丽莎眼睛一亮,道:“你们是来自清帝国吗?不过我从来没听说他们的船只上会配有这么多武器的!”

洪香绫哼道:“那是你见识少,少见多怪!”

梅丽莎继续道:“哎,虽然你们有重机枪,不过却没有安装大炮,那些法国海盗可是有大炮的,你们的船,还是会沉的!”

40mm射炮的威力她亲眼见过了,父亲送给自己的‘梅丽莎号’就那样可怜地被击沉了呢!

“少爷,他们要开炮了呢!”

甲板上,雷龙站在龙灏身边,忧心忡忡地指向不过十几米之隔的香奈儿号,上面三门射炮,正在缓慢、肆无忌惮地调试准心。

这么近的距离,瞎子开炮也能击中!

龙灏侧过头去问周伯当:“谢智他们,下水多久了?”

周伯当道:“已经有3分钟了,他们不敢早下去,当法国佬撤退的时候,才从船后偷偷潜下去的!”

龙灏点点头:“算算时间,也该开始了!”

龙灏话音刚落,对面的爱马仕号,船身首先一摇,然后矮了一截!

香奈儿号上,略伦特眼尖,首先下令去问爱马仕号搞什么鬼?

旗语很快传递回来,结果令莫扎特、略伦特大吃一惊:“什么?爱马仕号船底大幅进水?”

而与此同时,香奈儿号,船身也是剧烈一摇!

“船在下沉,天啊,发生了什么事?”梅丽莎睁大了宝石般的眼睛,看着对面两艘法国货轮上鸡飞狗跳,船身在明显地沉入海中。

“这是少爷的佛缘啊!”鸳儿半边小脸一扬,得意地道。

“她在说什么?”梅丽莎眨巴了下迷茫的眼睛,去问香绫。

洪香绫亦在鼓掌,欢乐地道:“是少爷干的,这两艘船是少爷派人弄沉的!”

“shaoye?”梅丽莎卷着舌头学了下,心里却在想:这个shaoye是谁?我一定得弄清楚,莫非是那个光头帅哥嘴里的神秘船长吗?噢,到了美国,我要请一位中国的语言老师!

谢智等人从海水里冒出头,大口地喘着粗气,头顶上的法国人乱成了一团糟,连射炮都没人操纵了,哪里还有人顾得上发现他们?

他们几个互望一眼,没有说话,不过眼中都写满了震惊:少爷给的小木桶太牛B了!那么厚的铁板,居然就跟纸糊的一般,说融就融了!

他们下水之后,首先是潜到爱马仕号底下,按照龙灏事先的吩咐,砸开了两个小木桶,将里面的液体倒在船底,结果不过10秒,那坚不可摧的金属船底就开始大面积融化,除了木质结构没有损失外,周围所有的金属就像照了太阳的冰雪,瞬间化作无形。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结果不消说,爱马仕的舱底大面积进水,根本没法救了!

接下去,谢智等人依葫芦画瓢,将剩下的四个小木桶在香奈儿号底下砸开,同样的结果,船底融化,海水灌入,香奈儿号沉的比爱马仕号还要快!

谢智等人游回龙舰,立刻有绳子接引上去。

而此刻大海里尽是跳船逃生的法国人,龙灏命令龙鳞队员举枪列队站在船舷上,对着海里,一阵射击。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真人靶子啊,这样好的实弹射击机会哪去找?”

射击了一会,大海里飘淌着血液,洪在末走到龙灏身边,皱眉道:“贤婿,差不多了吧?是不是要留点活口?还有,这么多尸体,等会该引来鲨鱼群了!”

龙灏点头道:“岳丈所言极是,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