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海盗?上 求收求票求点

    (新的一周!要冲新书榜,请喜欢本书的朋友高抬贵手,投我一票吧!这关系到本书的命运,谢谢!)

一台原价最多200英镑的老式锅炉,居然被他狮子大开口地要到了300英镑,识货的施密特本来想拂袖而走,不过龙灏想了想还是同意了,但是要求那名法国人负责锅炉的拆卸安装,安装完成之后才给钱。

为此,施密特抱怨道:“善良的龙少爷啊,这个二手锅炉,放到德国,连30英镑都卖不到,现在他要十倍的价格,怎么不让雷龙拿枪把他给毙了?”

龙灏笑道:“施密特,杀人可是摩西十诫之一哦!生意就是这样,我有需要、他有货物,你情我愿,就能成交!而且他还派人帮我们安装呢,300英镑,很划算了!”

施密特一捂钱袋,哼道:“这次要付钱你去付,休想我出半个子!这些钱,都是要用来买采矿设备的!”

龙灏神秘地笑了:“自然我付!”

三天的时间,有两天花在了安装调试那台老式锅炉上,等到龙舰起锚,缓缓开始发动之后,法国人站在岸上,接过龙灏递给他的5根金条,眉开眼笑:“上帝保佑你,有了我的锅炉,下次再有暴风雨,你们也不必害怕了!完全可以加足马力冲出去嘛,哈哈哈!”

300英镑,足够我换一套崭新的锅炉组了!犹太人,嘿嘿,也不过如此嘛!

《修罗武神》

有了新的锅炉,龙舰的速度重新回到6节,唰唰的白色水花泛起,预示着未来的光明!

龙灏与法国人的交易,施密特是远远看在眼里的,这时他走了过来,肉疼无比地道:“五根金条啊,我的主,你一定是用了那块狗头金了!告诉你,矿石样本太小,是会影响到确定金矿地点的!”

龙灏摸摸下巴,没有理会施密特,而是喃喃自语:“不晓得洋人收到金条后是立刻藏起来呢,还是捧在怀里睡大觉……假如是后者,恐怕那位可爱的法国佬用不了多久,就要发疯地追上来呢!”

“什么什么?你在说什么?”施密特听不懂中文,连忙追问龙灏。

其实也没什么,龙灏不过是用了金源,把五根铁条临时改变了金属属性,变成了五根金光灿灿的金条,不然的话,龙少爷还真是拿不出300英镑给那位贪婪的法国佬。

为此,金源的能量数消耗到只剩下15夸,而那五根‘金条’,也只能持续半个小时而已!这也是龙灏为什么坚持船开才付款的原因。

看起来龙灏的运气不错,那位法国人想必真的是将‘金条’藏了起来,龙舰已经离开圣马修岛3个小时了,前方海阔天空、后边风平浪静,根本没有什么讨债的货轮追赶上来。

航行了一天,第二天龙灏起来,正准备到甲板上松动松动筋骨,把因病搁了几天的13套广播体操拾起来,不料走到船尾,却听到大烟囱后面有着敲敲打打的声音,而且还有人在说话,听声音好像是施密特!

龙灏大奇:施密特这个懒鬼,从来没有早起的习惯,今天在搞什么鬼?

于是他转头对鸳儿、香绫轻声道:“嘘,我们过去看看!”

“嗯嗯!”两女乖巧的点头,很显然,女人的好奇心能害死九条猫这句话不是空穴来风。

“噢,你们不能把武器公然地摆放在甲板上!我的主啊,这样一来,假如英国的巡逻舰发现了这个,他们的炮弹会无情地飞来的!”施密特大声叫着,用的是他蹩脚的英语:“砰砰砰,我们都会被轰上天去的!”

“雷兄,这个洋鬼子在说什么?干他娘的,谁能教教他博大精深的中文?鸟语听得老子头疼!”龙灏听得清楚,这个有些粗鲁的声音分明就是周伯当。

转过烟囱,龙灏放眼望去,只见船尾的空地上站着周伯当、雷龙、施密特和几个龙鳞的队员,在他们中央,摆放着两个钢铁大家伙!

马克沁重机枪!

龙灏两眼一亮,心里纳闷:这两个大杀器,怎么被搬出来了?

雷龙用英语与施密特交流了几句,然后对周伯当道:“周兄,施密特说你把这两台马克沁摆在船上,会引来英国巡逻船的炮轰,他劝你放弃这个念头!”

周伯当啐了一口,“呸,这个洋鬼子就是胆小,摆两台赛电枪怎么了?他就不怕遇上海盗?再说了,我又不是傻子,难道不晓得在赛电枪上加一些掩护?”

“呵呵,大伙早啊,你们在讨论什么?”龙灏看到气氛有些不对,就笑着走出来协调。

一看少爷出现,周伯当便把自己想在船上加装重机枪的想法说了,而施密特则把脑袋晃得如同拨浪鼓一样,坚决反对。

“我看可以装,施密特博士,劳烦你多指点一下!我认为,离阿拉斯加越近,龙舰就越需要有自保的能力!”龙灏想了想,决定支持周伯当:“阿拉斯加已经慢慢呈现像4、50年代旧金山那样的淘金热潮,全球的冒险家都有可能前来此地,其中不乏携带着大量武器的亡命之徒,我们不得不防啊!至于英国的巡逻船嘛,我们可以采纳周伯当的提议,加装一些掩饰,只要不是有人针对我们,谁会知道我们的船上有重机枪?”

胳膊扭不过大腿,龙灏点了头,施密特无法可说,只好唉声叹气地用他的专业知识,协助周伯当把这两座马克沁加固在甲板上。

改装持续了一天,而在离开了圣马修岛的第四天,龙灏真真切切地领悟到了什么叫做‘乌鸦嘴’,什么叫做‘未雨绸缪’!

妈的,我们真的遇上海盗了!

当时龙灏正随着一小队龙鳞队员绕着船塔跑步,可突然桅杆上传来一声大吼:“发现船只!警告,发现炮击!”

在白令海上发现船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不过一旦加上炮击,那事情就会变得不那么简单!

龙灏第一反应就是:有海盗?接着他便撒开丫子,向船长室跑去。

“雷龙,怎么回事?”一冲进船长室,龙灏劈头盖脸就问雷龙。

“少爷,您自己看!”雷龙侧身,让开一条道,窗口边摆放着一架高倍望远镜。

龙灏凑过头去看,只见大约3海里开外,海面上冒起了几道黑烟,两只改装货轮,一艘大约800吨,一艘大约500吨,围着一艘排水量应该上千吨的邮轮,猛烈开火!

炮弹落到海里,还隐约能看到弹起的水柱!

“这是30~45mm的单管射炮,普遍装备在海盗船上!这艘邮轮,应该是碰上海盗了!”厚重的声音在龙灏背后响起,龙灏转身,发现赫然是洪在末!看来听见‘炮击’两字,这位浸淫舰船海战多年的洪门七公子也按捺不住,跑上来观望了。

40mm的射炮,目前来讲,任何一家军火公司都能制造,而且管制不是很严,所有很多货轮都会暗自装备上几门,风声紧的时候就老老实实当货轮,碰上‘肥羊’,就摇身一变,变成杀人越货的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