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酵子!神迹!上 求票求收啊!

    新书求票,以保卫钓鱼岛的名义求票,求收,求包养!为中华崛起而投票吧!

------------------------------------

这也是龙灏为什么要坚持沉到海水里转化酵子的原因之一!

换作平常,龙灏想这么玩,肯定被龙伯以死相阻,而现在情况特殊,龙伯不但没法阻止,周围的人还会把龙灏此举当做一个‘割肉喂鹰’的‘佛教式自我牺牲’,对龙灏更加尊崇、感激!

‘嗦……嗦……嗦’,铁链接连抖动了三下,一直盯着的鸳儿立刻尖叫着去拉扯铁链,在众人的帮忙下,冻得嘴唇发青发紫的龙灏,提着白皮铁桶,从海水里吊了上来。(/吞噬小说网)

“呼,这是一桶酵子,储存好!”龙灏一上来就被干燥的毯子裹上了,身旁早已搭好架子生好火,烫熟了暖壶,为他驱寒解冻,“我歇一下,等下就给你们‘变’出清水来!呵呵!”

看见龙灏瘦弱的身子裹在毯子里涩涩发抖,周围的‘龙鳞’成员,无论是亲兵还是苦力,心腹还是洪门弟子,喉头都是哽咽、眼睛隐有泪花:少爷为我们求清水,连命都不要了呢!

酵子,在未来的炼金学科里又被称作‘分离剂’,比方说物质A里含有物质B,但通过传统的方法要分离出B来的代价太大,所以针对B的特性,用金源找出‘酵子BA’的产生配方,将酵子BA添加进A当中,就能很轻易地分离出物质B。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其实在十九世纪,就已经有了这种酵子的初步应用,比方说美国著名的石油巨头洛克菲勒,就利用这种技术,将原油分解成直流汽油、轻重柴油、煤油等衍生品,不过在这个年代提炼石油,除了酵子,还需要大量的提炼设备,例如冷凝器、离心机、真空泵等,远远没有添加‘未来’的酵子来的方便!

换句话说,酵子在某种程度可以算得上是一种‘未来科技’。

“酵子?什么玩意?”施密特一直在旁边好奇地围观,他找了个空隙朝白皮铁桶里瞄了一眼,只见里面装着半桶略黄的液体,静静平躺,有好几分像受到污染的内陆河水。

甲板上一字排开了一行大桶,都装满了涩涩的海水,一名龙鳞队员在龙灏的示意下,把一瓢酵子加入了一个大桶,15分钟过去,龙灏点头表示可以,那名龙鳞队员就伸手进去,蘸着水舔舐,然后眼睛一圆,欣喜地大叫起来:“这是清水,哇,这是可以喝的清水!”

“噢,我的主啊!这是神迹吗?我几乎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施密特也偷偷蘸了一点,吃完之后他用德语不可思议地叫了起来:“噢,这不是神迹,你瞒不过我的,这是奇妙的化学反应!准确说,这应该是科学奇迹,我亲爱的龙少爷啊,你能告诉我,这桶黄色的液体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能让一桶海水变得有如融化的冰山那般清澈甘甜?”

施密特不光是地质学博士,而且对化学领域也颇有涉猎!在十九世纪,博士可不像一百多年后那么泛滥,如今但凡能称得上博士的,都是在多个学科里有着不凡的学问见解,并且动手能力极强!换句话来说,这个时代,博士与全能基本上是同义词!

施密特盯着那只白皮铁桶,舔着舌头、双眼放光,很有一种舀出一些来带回去好生检验成分的冲动!我施密特,可是有很多化学界的好朋友啊!

不过他知道这是龙灏‘发明’的神奇液体,在没有征得对方的同意,他不好贸然行动!毕竟,发明权在龙灏手里,而犹太人又是最尊重私有财产和契约履行的高尚民族……好吧,这是施密特在心里说的话。

“施密特,想知道吗?咳咳……这是秘密!”龙灏本来就患了感冒,这次强行下水,病情更加严重了,只见他裹着毯子,小脸通红,有些虚弱地躺在鸳儿的怀里。

“不不不,这不应该是秘密,成为秘密太浪费了!龙少爷,你应该去申请专利!”施密特的声音激昂起来,大声道:“能让海水变淡水的配方,喔,如果可以大规模生产,我们可是要发大财!我们就要成为富人了!”

看见施密特手舞足蹈的样子,龙灏心里暗笑:要配方?那也得找到这个时代的化学家再说……

四百年后,化学和量子物理、核能物理等并称**科目,龙灏虽然能够通过金源制作出让海水变淡水的酵子,甚至于还可以通过提炼金属、调制溶剂的方法来得到它,但要他写出酵子的制作方程式,进行流水化生产,那么便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之外了!

要想大规模生产,必须有一名化学家协助龙灏写出酵子的化学配方,然后还必须有一整条生产线,修建工厂、招募工人……总之,就目前来讲,是一件比较复杂、比较遥远的事情。

要知道,未来的炼金术士虽然可以炼制出种种十九世纪所没有的神奇东西,但他们只晓得怎么炼,要讲出科学原理可就万万做不到了!否则,普通人也能制造化学、核武器,地球的末日就真的要来临了!

简单的说,龙灏此时的化学知识,大概也就是刚刚入门而已。

龙灏淡淡笑着:“多谢你的提醒,我亲爱的合作伙伴,到了美国,我会去申请专利的!”

“那我呢?我是不是也有一成的股份?”施密特体内的犹太因子开始萌生了。

“不不不,一成股份是指你替我找到的矿产,不包括这个酵子专利在内的!”

“噢,龙少爷,你不能太残忍,这是我先提醒你的啊……”

“嗯,我会付给你100美元的打赏!”

“我的主,你简直比我们犹太人还吝啬!”

不提施密特被龙灏拒绝后,躲在墙角一边画圈圈一边咒誓要揭穿他‘神棍’的把戏,几个小时之后,白皮铁桶里的酵子终于用光,而甲板上的一行大桶里也装满了承载生命希望的淡水!

龙灏的脸色已好了少许,他站起来,对众人笑道:“看,我没骗你们吧,这么多的清水,足够我们开到圣马修岛吧?咳咳咳……”

“少爷,您真是……”

满船的人看到龙灏苍白虚弱、不住咳嗽的样子,在看看那一桶桶的清水,眼中都簌簌掉下泪来:少爷是在用自己的身体为代价,才从佛祖手里换来了这么多的清水,我们……受之有愧啊!

雷龙一并腿,高声道:“满舵东,航速4节,目标圣马修岛!”

龙小虎亦高声命令手下:“把清水储藏好,都打起精神来,要是少了一桶,我先剥了你们的皮,然后再自己跳海谢罪!”平常圆乎乎的脸上,此刻也充满了狰狞杀气。

有了清水,又整编出了龙鳞小队,龙舰上重新焕发出青春和无比的活力,龙灏看到舰船在井井有条地运转,心头一松,一阵晕眩袭上脑来,顿时软倒在鸳儿的怀里!

众人齐惊:“少爷!!”

龙灏不是神,他穿越过来继承了一副孱弱的身体,虽然用13套广播体操锻炼了几天,但底子依旧很薄。在经过了暴风雨、大海取酵子等事件后,他能撑到海水变为清水再晕,已经是很难得了。

王勃淘扶住了龙灏,略一把脉,抬头道:“少爷发烧,体内很虚,需要调养!不过生命暂无大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