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龙有逆鳞!虽远必诛!下 求票

    (新书期间,每一张票都很重要!喜欢本书的,请投票吧!每一个点击,收藏,推荐,书评,我都要啊!拿来,不拿来就不让你加入龙鳞党,嘿嘿!)

龙伯带了头,接下来周伯当、龙甘箬等人均是把脑后的辫子割掉,齐声喊道:“辫子断,心犹热,中国人,当自强……少爷万岁!少爷万岁!”

甲板上,啪啪嗒嗒地落下了好几根辫子,打在地上,敲在人的心坎上!清朝给我们中华民族强加的枷锁,今天,从这艘龙舰上开始,就要将它一一打破!

大货舱的门上开了一个小窗,里面凑着无数双眼睛,里面写满了惊讶与畏惧。tsxsw.com

“天呀,他们真的把辫子割掉了!不是说笑啊!”

“辫子掉了怎么得了?回去如果没了辫子,可是要被杀头的啊!”

“还想着回去,没出息!有辫子又怎么样?我们流落海外,被洋人骗了卖到异国他乡,何曾看到朝廷发动一兵一卒来寻我等?何曾看到朝廷说过一句公道话?”

“没错,这样的朝廷,要来何用?如今的朝廷,只晓得修园子、征重税,洋人一来,便割地赔款、屈膝称臣,我们汉人的江山,都要被这群满人败光了!”

“嘘……小声点!”

不提大货舱里窸窸窣窣,龙灏这会走到甲板正中,头顶旭日、脚踏舰艏,朗声道:“各位同胞,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昨天晚上,我们齐心协力,战胜了海上风暴!而坏消息是,昨晚混乱中,几个日本人偷走了我们所有的清水,跳海自杀,而那几个朝鲜人,就是帮凶!今天早上,我已派人将他们处决了!”

怪不得一大早,那几个朝鲜人就被拖出去了呢!原来竟干了这样龌蹉的勾当,嗨,杀了活该,杀了解气啊!大货舱里,诸位同胞相对而视。

龙灏继续说道:“没有了清水,我们最多只能坚持两天,而这艘船,离下一个补给点,至少还要七天的路程!”

那怎么办?没了清水,我们不是死定了啊?大货舱里,顿时一阵骚动,哭声、咒骂声、喊声,掺杂一片。

“大家静一静!”龙灏微微笑道:“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我龙灏不才,被奸人所害,父母双亡,背井离乡,逃亡海外,幸好被佛祖选中,有了一点小神通!方才佛祖托梦告诉我,祂有办法给我们弄来清水!不过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要割去辫子!有辫子的人,是清朝的奴才,不配喝佛祖赏赐的清水!辫子、还是清水,我把选择的权利交给你们!现在我把舱门打开,愿意割去辫子的,请往我这边走!”

‘哐啷’一声,沉重的货舱大门敞开,左右都是持着长枪的船员,警惕地瞄准着舱门,一点不敢懈怠。

沉静了一会,货舱的苦力慢慢走了出来,没有意外的,所有人都选择了清水,选择了生存!至于大清朝的辫子,让它见鬼去吧!

看着一条条或黑或白、或长或短的辫子落下,龙灏心头大敞:这群人割了辫子,便算是彻底与大清朝决裂,借着佛祖的名头,我总算是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股力量!

接下去,龙灏趁势颁布整编命令,将船上总共90多人,编成两个小队,每个小队40人。

第一小队的队长是周伯当,副队长谢智,第二小队的队长是雷龙,副队长陈巴虎,总之龙灏是把自己的亲兵和洪在末的弟子打乱了交叉编排,方便管理。

最后,剩余人的人都归龙伯和龙小虎管理,负责船上的物资盘点、事物配给等后勤工作。

整个整编过程,洪在末一直面带微笑看着,不但没有阻止,反而用眼神鼓励着有些犹豫的弟子:“跟着他干吧,他会给你们带来美好前程的!”

龙灏给这两个小队取了个名字,叫做‘龙鳞’!龙有逆鳞、触之必死,犯我中华、虽远必诛!

龙灏就是龙鳞之主!

整编之后,施密特悄悄跑到龙灏身边,小声问道:“龙少爷,淡水没有了的事,是真的吗?”

这个德籍犹太人与众人言语不通,直到方才,才知道船上已经没有了淡水的事实,不由大为吃惊,便忧心忡忡地跑来询问。

别人相信龙灏受佛祖菩萨保佑,定能弄来清水,可施密特不信,他虽然把全能的主经常挂在嘴边,但可从来没见过耶和华会赏赐淡水给大海上飘泊的孤零船只!

龙灏笑了:“亲爱的施密特,这就是佛祖和你信奉的主的不同之处啊!来吧,让我给你看看,什么叫做神迹!”

施密特撇撇嘴:“你如果真的能弄来清水,那可真的是可以比拟摩西用杖击打磐石而出水的神迹了!”

龙鳞的两个小队在周伯当和雷龙的整合下,很快成形,此刻太阳已躲进了云层,龙灏走到船舷边,一手提着一只密封的白皮铁桶,一手拿着一条铁链。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龙灏很神棍地道:“佛祖说,要得清水,必须我亲自沉入海底!”

龙灏说完,眉心上忽然浮现出一个金色的‘卍’字,一缕金黄色的光芒打在船板上,好似佛光普照。

“哇,佛祖显灵了!”

“少爷是神,少爷是佛祖的弟子啊!”

“少爷是代我们去受难!海水多冰啊!”

……

大伙见到这般异景,眼中都是震惊莫名,而那些刚从大货舱里出来的同胞,更是一个个跪倒了下来,口里念念有词、祈祷求福,看向龙灏的眼光敬畏非常、如瞻神祗!

施密特站在一旁,眼瞳里同样也是写满了不敢相信:主啊,这个中国小孩真的是受什么佛祖庇佑吗?您不是说,这世上除了您,再没有其他的神了吗?他额头上的金光,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龙灏环视了一会四周,收了金源:不过这样太消耗能量数了,如此神棍的举动,可一不可再!反正经过了这一次,这群人今后自然会为我宣传!

有的时候,展露‘神迹’太多,反而不如保留神秘来的好!

“竿子,过来把铁链绑到我身上,扣紧一点!”

“雷龙,我要你准备的空心管子呢?给我……这么重?只有铁管子了吗?”

“鸳儿,你在船边守着,假如那条铁链连续抖动了三下,你就拉我起来,明白了吗?少爷的命,可就掌握在你手里哦!”

龙灏一切准备就绪,腰里缠着大铁链,一手拿着白皮铁桶,一手拿着一根木质的空心管,在众人担忧的眼神下,缓缓从船上吊下。

刚接触海水,龙灏就把管子往嘴里一插,接着,整个人就沉到冰冷的海水里去了。

“嘶,好冷啊!”

龙灏一入海水,四周的寒冷就几乎要冻僵他的四肢,他不敢怠慢,连忙打开白皮铁桶的塞子,将手掌按了上去,淡金色的光芒在上面不住闪烁。

龙灏心里道:哎,事急从权,不是我要经常干破坏炼金术士操守的事啊,实在是日本人捣乱,自杀就自杀吧,还偏偏要带着淡水一块死!真是变态,一个变态的民族!

炼金术士的操守,是指在条件允许下,尽可能不要用金源去直接改变某些物质的属性!不过龙灏穿越至今,已经多次犯‘戒’了:用金源封舱门是一次,用金源调配治癌药剂是一次,用金源堵住被浮冰撞开的缺口是一次,而这次潜到大海,用金源把海水转变成‘酵子’,又是一次!

“再这样下去,再给我几块狗头金也抵不住能量数的消耗啊!老天,你是存心不让我的金源快些进化吗?”龙大少爷心里嗷呜着。

未来的实验证明,金源的能量数越大,进化的可能就越高,而进化的次数越多,其主人获得的好处也就越多!举个例子,前世的龙灏金源有3078夸,总共进行了10次进化,因此他比其他的炼金术士要强大优秀得多!

金源在白皮铁桶里不断分解着海水中的有害元素,快速消耗着能量数的同时,也在创造着宝贵的酵子。

龙灏一边催动金源转化酵子,一边在收集海水中大量的金属元素,喂养金源,虽然喂养的速度比不上消耗,但总好过只出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