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龙有逆鳞!虽远必诛!上 求票

    (新书期间,每一张票都很重要!喜欢本书的,请投票吧!)

在茫茫大海上缺了淡水,只剩下用蒸馏法蒸出淡水一途,不过龙舰上面的煤炭都只够堪堪抵达圣马修岛的,根本腾不出来搞什么蒸馏,而且蒸馏法的效率太低,没有操作的可能!

所以摆在龙灏等人面前只有一条路:便是等着渴死!

“哼,我去杀了那些剩下的日本人!”崔员琅霍然起立,抄出一把剜心刀,杀气腾腾地向外走去。

龙甘箬忍不住道:“日本人都跳海了,货舱里没日本人了!”

崔员琅脚步不停:“那我就杀朝鲜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早些杀了,也省得他们再闹出乱子!”

龙甘箬嘴皮动了动,终于没再说话,大家的日子都只剩下两天了,让兄弟杀些人泄泄愤,还有什么不应该吗?更何况,那些朝鲜人在舱底也做过抢掠中国人的丑事,死了活该!

龙灏咳嗽一声,鸳儿马上用小手给他轻轻地捶背,龙灏喝了口茶,忽然笑道:“大伙怎么了?为何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们刚刚才战胜了老天,渡过了暴风雨,没理由不高兴啊!雷龙,打起精神,先报告损失!”

“是!”雷龙唰的一下站起,说道:“报告少爷,在这次暴风雨中龙舰的损失并不太大,总共失踪35人,其中有23人是货舱里跑出来的同胞,还有6个是该死的日本人,我们的人只失踪了6个!货物的损失总计有清水6桶,土豆5袋……毛瑟步枪7支,子弹浸水一箱,正在检查还是否可用!设备的情况,有一台蒸汽锅炉被损坏,左侧船舷下方被撞开了30厘米见方的小洞,幸亏有少爷施展佛缘及时堵上,现在已经用铆钉将其封好,只要航速不超过6节,就不会出现漏水的情况……”

雷龙娓娓而谈,龙小虎在旁拿着一张纸,不时小声提醒几句。

这位账房与这位‘洪门’的优秀弟子,已然形成了一定的默契。

龙灏认真听着,在心里默默算了一下:“如此说来,现在船上还有苦力63人,我们的兄弟35人,一共是98……”

“还有我呢!”坐在最末端的施密特举起了手,“龙少爷,可别忘了你最亲密的合作伙伴啊!”

这个犹太人,暴风雨袭来的时候不知躲到了哪里,总之等暴风雨过去后,他身上的衣服大部分还是干的,很受周伯当等人鄙视。

“啊,还有施密特博士,这么说,现在船上一共有99人……”

龙灏说到这,舱门被人敲开,崔员琅满身血腥地走了进来,冷冷地蹦出几个字:“现在只有93人了!六个朝鲜人,我将他们杀了,六个人的血,应该可以让少爷支撑到圣马修岛!王勃淘在做这事!”

平静的语调,却蕴含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讯息,幸好施密特听不懂中文,不然此刻肯定会惊恐地跳起来:主啊,这群人果然是魔鬼!连人血都要抽出来喝!

不过在场的人,除了施密特以外,都没觉得崔员琅有做错什么:我们死了不要紧,只要少爷能活下去就好!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龙小虎想了想,犹豫了会道:“那些苦力还有57人,不如……”

龙灏鼻腔一哼,打断了龙小虎的话:“虎叔,我们宁可渴死,也不会喝同胞的血……至于那些朝鲜人,他们死有余辜、身上肮脏,他们的血,我也不会喝的!”

龙伯一听急了,再次跪到地上,爬到龙灏身边求道:“少爷啊,事急从权,您还年轻,既然已经没有清水了……您如果嫌朝鲜人的血脏,那你喝我的,我体内的血绝对不脏!来,竿子,把刀子拿给我!”

龙灏看到龙伯激动的样子,心里感动之余又有些啼笑皆非,连忙呵斥道:“没我的命令,竿子你敢动?鸳儿,快点扶龙伯起来!哎,你们真是的,谁说我们不喝人血就活不下去了?”

洪香绫从刚开始起就躲在粤绣的怀里,完全没有了往日里泼辣的作风,这个时候她抬起秀美的脸,呜咽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小心才被捉到的!假如不是我,那些清水也不会掉到海里了……没有了清水,我们绝对支持不过两天的!”

“香绫,你过来!”

洪香绫满脸内疚的可怜样子看得龙灏心里不忍,便也不顾洪在末也在场,挥手把这个未来的小媳妇唤到身边,附耳好声安慰:“小傻瓜,别再哭了!再哭的话,眼睛就会变桃子,嘴巴也要变成香蕉了哦……清水丢了就丢了,只要你人平安,一切都是值得的……乖,你要相信你未来的相公,区区清水而已,丢了又不是世界末日,你快点擦干眼泪,跟鸳儿一起,看我变魔……咳咳,变戏法!”

“啐,你的眼睛才是桃子呢……”洪香绫被龙灏逗得破涕为笑,小脸羞红地道:“你会变戏法?难道你还能变出……清水来?”

洪香绫的话没有刻意压低,周围离的近的人都听到了,周伯当首先睁眼讶道:“什么?少爷,您有办法搞来清水?”

蒸馏法行不通,已经使得众人都绝望了!这下听闻龙灏有法子,众人哪能不打起精神?

陈巴虎则低声道:“别是少爷不想喝人血,故意安慰我们吧……人血虽涩,但总能保命啊!”

雷龙眼睛一亮:“少爷,您真能弄来清水?好啊,这下全船有救了!”

龙小虎嘀咕道:“呼……让你不相信少爷,少爷他是佛祖保佑的人,一点点清水,怎么能难倒少爷?龙小虎,叫你生的一张贱嘴,刚才说什么喝同胞的血啊……该打,真是该打!”

龙灏点头道:“没错,我能弄来清水,不过我有个条件!”

条件?

众人齐齐一愣,这里少爷最大,少爷还要跟我们讲什么条件?

龙舰的甲板上,久违的阳光洒在上面,令人有种懒洋洋的幸福,不过此刻,从龙伯开始往下,众人在甲板上一字排开,脸上俱有种说不出的古怪神色!

少爷的条件,居然是要我们割辫子?

大家都知道,从劫船那天开始,少爷的辫子就没了,可没想到今天,少爷居然用弄来清水当借口,要求大家把辫子都割了!

洪在末也出来了,躺在一张床板上,呵呵笑道:“割了辫子好啊,从1840年英国人用炮舰轰开了大清朝的国门之后,这条辫子代表的就是耻辱!割了好,割了才能与这个腐朽的王朝彻底划清干系!”

洪在末生在美国,从小对大清就没有什么归属感,后来留洋在外,来到中国,为了进水师才被迫蓄起了辫子,不过此次被人陷害,逃亡到海上,一头的辫子早就割掉了!

他手底下的那帮弟子也是,个个平头,脑后根本没有辫子。

龙伯拿起被火烧红的短刀,一咬牙,在脑后辫子上一绞,那条跟了他六十年的辫子,应声而断:“大清对我龙家不义在先,我龙阿七割辫明志,从今往后,跟随我家少爷,为我中华民族的崛起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