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暴风雨 下(跪求收藏包养!)

    龙舰设备落后,只有一台小型的蒸汽水泵机,龙灏赶到的时候,这台水泵机几乎已经淹没在灌进的滔滔海水中,抽取的水如杯水车薪!

“我下去!”

龙灏率先跳下水舱,紧接着,数不清的汉子接连跳下,水声哗哗,里面有周伯当,有陈巴虎,也有谢智,甚至还有圆乎乎的龙小虎!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大家都知道,不把漏水的地方堵上,水舱进水太多,龙舰就会沉掉的!

“给我舀啊!”周伯当大吼着,两条铁臂如飞,将一只铁桶舞得呼呼作响,每动一下,就有一桶满满的海水丢了出去。//

“不许沉,这是少爷的龙舰,不许沉!”谢智红着眼,也埋头拼命地舀水。

“快找缺口,会水的都潜到水里,找到缺口堵上了才是关键啊!”龙小虎最是清醒,有些肥胖的身子栽到海水里,玩命地找破开的洞口。

龙灏比龙小虎还要早一步钻到水里,在涩涩扎眼的海水中,贴着船壁,苦苦寻找被浮冰撞破的口子。

“我去大货舱把人放出来,叫他们都过来舀水,船若沉了,大家都是一个死字!”龙伯站在水舱上看了会,毅然地转身向大货舱走去!他不会游泳,可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少爷死掉,全船的人死掉!

很快,甲板上变得乱哄哄的,不少人在龙伯的带领下,前来水舱帮忙舀水,但有一些人,见到这般骇人的暴风雨,一下子就晕倒在了甲板上,还有些极品,惊恐地叫了一声,就慌慌张张地跳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中!

打开大货舱,或许是龙伯犯下的一个大错误!

假如龙灏在场,一定会阻止他的!

而试图阻止龙伯的雷龙,已经被这位老人家一掌劈在后颈,晕沉沉地昏了过去,龙伯只留下一句话:“别跟我说什么少爷的命令,我这是带人去救少爷,去救这条船,救我们所有人!”

人多果然力量大,随着一批人再次跳进水舱舀水,水舱里的水位终于慢慢地不再上涨,而龙灏也从水里抬起了脑袋,小脸上满是疲惫。

只听他用尽全力地喊了一声,声音却微弱且沙哑:“缺口,咳咳,堵上了!”

龙小虎在旁,一脸的海水,他抱紧了有些脱力的龙灏,大声喊道:“堵上了,堵上了!少爷用佛祖的神力,把缺口堵上了!”他一直在龙灏身旁,龙灏用金源封住缺口的过程,他全部看在眼里,简直惊为天人!

佛祖?少爷果然是佛祖庇佑的神人啊!

水里面,舱上面,甲板上,人人把这个喜讯传送,接下去就是一片欢呼雷动!热烈的声音,连天上的惊雷也无法遮蔽!

“少爷,您没事吧……呜呜!”鸳儿从龙小虎手里把虚弱的龙灏接过去,哽咽不成声:我要学会游泳,下次再不能像今天这般在旁看着干着急了!

“呼,我没事!怎么,这些人,怎么都从大货……舱里出,出来了?”龙灏睁着眼,偎在鸳儿怀里,打量四周,发现很多都是熟悉的苦力面容,不由吃惊地去问。

鸳儿道:“是龙伯放他们出来的,您看,他们都在奋力地帮忙舀水呢!”

龙灏眼睛一瞪:“胡闹!我不是说了,一切由雷龙指挥吗?雷龙呢,他怎么不阻止龙伯?”

龙伯凑了上来:“少爷,雷龙被我打晕了,我是见你沉在水里,心里着急啊!”

“好呀……哼,不服号令,待会再跟你算账!”龙灏狠狠地瞪了龙伯一眼,高声叫道:“周伯当,周伯当呢?”

“在!”周伯当闻言,连忙挤过来:“少爷,我在这呢!”

“你,与竿子一起,好好管理这些放出来的人,别让他们闹事,还有,派人把雷龙救醒,组织人手,保管好我们的物品!”

龙灏不是杞人忧天,他是从四百年后穿越回来的,在那个年代,他若不是被曝光偷偷研究量子物理等禁止学科,恐怕就已成为华夏国的最高领导人了!对于人心的掌握,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这些大货舱里的人被关了好几天,食物清水又限量供应,这次碰上暴风雨把他们放出来,很难想象他们会不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举动,比如说……抢掠食物,抢劫同伴,抢夺枪支!!

周伯当很快明白了龙灏的意思,脸上一整,变得十分严峻,连忙唤上龙甘箬、陈巴虎等人,迅速地朝存放食物和枪支的地方跑去。

因为暴风雨,除了少数几个人还带着长枪,其余所有的枪支都被封存起来了!

龙伯似乎也明白自己犯了大错,他猛地跪下磕头:“少爷,我错了,您惩罚我吧!”

龙灏喟然叹息了一声,方才在水下用金源封住缺口耗去了他10夸的能量数,现在整个人仿佛被野牛踩了几百脚一般,又疼又酸、就差没散架了,他摆了摆手道:“起来吧,先祈祷不要出事吧,不然的话,我杀了你也于事无补!”

龙灏奋不顾身在船底堵住了缺口,似乎也把天上的‘缺口’给堵上了,从方才开始,雨水开始变得稀疏,而那阵阵闪电打雷也没有继续发生,海风止歇,乌云散去,似乎都预示着这场恐怖的暴风雨终于将要过去!

龙灏歇了口气,看着雷龙扛着枪,组织船员把苦力们往大货舱里赶,心中微松:哎,看来我还是杞人忧天了,这个时代的同胞,还真是淳朴善良呢……

不过没等龙灏想完,布甲第就急匆匆地从远处跑来,边跑边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少爷,洪小姐被几个日本人捉住了!”

“什么?!”龙灏从鸳儿的怀里霍然起立。

等龙灏赶到时,洪香绫已经被解救出来,那是高天阳的百步穿杨救了她,不过不好的消息也随之传来:淡水,被那几个日本人抱着滚下了大海!

“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龙灏赶到现场,发现洪香绫正躺在粤绣的怀里,惊魂未定地抽噎,而高天阳、周伯当等人,则是很羞愧地不敢看自己。

“少爷,是我疏忽了,光顾着去保护食物和枪支,却没料到那几个日本人趁机挟持了洪小姐,还控制了唯一的几桶淡水……”周伯当站出来,向龙灏讲述来龙去脉。

原来,这几个日本人就是刚开始被周伯当教训过的几个**未遂的贱人,他们对龙灏等人一直怀恨在心,隐忍到今,这次瞅着暴风雨的机会,趁乱跑出来,不但摸到了一杆长枪,挟持了洪香绫,还搬走了仅存的几桶淡水,用来威胁周伯当等人,要求对方提供食物,并且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幸亏高天阳的暗器关键时刻显真功,击毙了挟持洪香绫的日本人,其余几个日本人一看大势已去,就极为光棍地抱着淡水,一人一桶地跳了海,使得周伯当等人想拦截都拦截不及!

“咳咳……记住教训吧!”龙灏用力地咳嗽了几下,皱紧了眉头。

没了淡水,相当于断了大家的后路,不吃饭,人可以活七八天,而不喝水,人绝对扛不住两天!

换句话说,两天不到圣马修岛,这一船的人都要缺水而死!

俗话说祸不单行,等到暴风雨过去,雷龙的舰船检修报告上来,众人顿时呆了:龙舰的一台蒸汽锅炉被海水撞坏,要抵达圣马修岛,至少还需要七天!

七天,没有淡水的七天,大家不就是在海上等死吗?

好不容易才渡过了暴风雨,本以为是雨过天晴,可谁知又碰到这档子事!难道老天爷在故意玩我们吗?要活活地渴死我们?

龙伯跪在面无表情的龙灏面前,老泪纵横:“少爷,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违背您的命令放这群畜生出来,也不会害得大家没了清水,困死在这大海上!少爷,您杀了我以平众怒吧!”

龙灏重重地咳嗽一声,昨夜的暴风雨,他力气耗尽、又在海水里泡了近1个小时,已经得了很严重的感冒,他挥挥手,淡淡地道:“龙伯您也是为了我好,就算那几个日本人不带着清水跳海,我们也没法支撑七天之久!咳咳,您先起来吧,记住这次教训,以后不要再犯了,不然,我恐怕真的要杀你服众了呢!咳咳……”

还有‘以后’吗?周伯当、雷龙等人,相觑之后、面如死灰,都以为这是少爷宅心仁厚,事已至此,不忍苛责年纪这么大的大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