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第13套广播体操(求票!) 上

    接下去的几天,风平浪静,龙舰在预定的航线中航行,雷龙等人的操作越来越熟练,好几次都成功地避开了北边飘来的冰块,令得船上的人欢腾一片、士气大涨。//

而那些失去了利用价值的俄国俘虏,龙灏交给了周伯当去处置,听说最近几天,每天都会选定一个时间,让大货舱里的苦力出来指认这些俄国水手的恶行,然后挑拣出罪行最为深重、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毛子,挑断他们的双脚脚筋,让他们自己从舢板上爬着跳进大海。

这么做有一个好处,经历了每天一次的‘Carnival’(嘉年华),苦力们的心情大敞,对龙小虎实行的‘食物配给供应’制度,也就没有那么多怨言了!

毕竟,中华民族是这个世界上最懂得感恩,最懂得容忍的善良民族!只要能不饿死,活下去,他们便不会暴动!

我们的施密特博士在亲眼看了一次嘉年华后,便吓得小脸泛白,躲进客舱,几天都没有在甲板上露面,心里对龙灏的敬畏更加深了:这个魔鬼,怎么能想出如此残忍的刑罚?全能的主,我这一生都不要与他作对啊!

龙灏若是能听见施密特的心声,一定会觉得十分冤枉,这个嘉年华,明明是周伯当那小子的主意,与自己何干?

船上的生活是很无聊的,龙灏在‘收服’了施密特之后,第二天便找到龙伯,请他传授自己武功。

当然了,这只是龙灏的一个借口,因为四百年后人类体质增强,锻炼身体的方法不但多种多样,而且十分科学,比起这个时代‘神秘’的中国功夫来说,强的不是一星半点!龙灏完全可以自己一个人去练,不过他为了不把自己弄得太‘全能’、什么都拿‘佛祖菩萨’来挡箭,所以还是虚心向龙伯请教。

这位大管家,虽然对龙家忠心耿耿,但也要时不时拉拢才对,不是吗?龙灏是如此想的。

龙伯听见龙灏向自己讨教,老怀大悦,马上制定了一整套练武的作息时间表,兴致勃勃让我们的龙少爷去实行,并且自己亲自出马,与鸳儿轮流监督起龙灏。

龙灏弄巧反拙,便苦着一张脸,开始了上午扎八字马、中午扎一字马、晚上扎钳羊马的悲催生活。

他也向龙伯提出抗议:“老这样扎马,有用吗?”

龙伯的回答是:“练武讲究腰马合一,马步扎稳了,后面的武功招数才会水到渠成!少爷您起步起的晚,已经过了练武的最佳年龄,所以现在打基础是最为关键的,马虎不得!”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每当龙伯离开,龙灏就会收起坑爹的马步,活动手脚,在甲板上顶着北半球的飕飕冷风,做起一套叫做‘人类第十三套广播体操’的动作来!

这套动作,是四百年后人类根据生物科学,人体力学、炼金技术等高深知识,结合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前的中国武术、韩国跆拳道、日本柔道、泰拳、西洋搏击等竞技动作的精华,融汇贯通、取长补短,集人类智慧于大成的一套锻炼身体的方法!

从‘人类第一套广播体操’诞生,每个地球人类从5岁起,都被强制性要求每天至少做一次,直到20岁才能停止!不如此,人类的体质得不到提高,就无法在环境恶劣的未来地球里生存下去。

龙灏现在做的‘人类第十三套广播体操’(以后简称13套),便是经过一次次改良,对人类身体有着最好锻炼效果的一套体操,可以这么说,龙灏只要坚持每天做三遍13套,半个月后,他的体质就能摆脱孱弱,回到普通人的水准!

看着龙灏在甲板上别扭地把身子扭成一个个古怪的姿势,小丫鬟鸳儿的大眼睛里满是惊奇:“少爷,您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扎马步了?”

龙灏浑身酸痛,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汗珠,他的脑袋别在左腋窝下,哧哧地道:“这,这是龙伯的秘、秘密绝招……我,我等下教,教你!”

15分钟过去,1遍13套做完,龙灏只觉神清气爽、整个人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他扭了扭脖子,笑着对鸳儿道:“你要学吗?不过得保密哦,连龙伯也不能告诉!”

鸳儿的大眼睛连眨,有些犹豫地道:“少爷,这、这不好吧?”不过她眼珠子里写满的好奇,轻易就出卖了她。

“有什么不好的?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谁也不告诉!来,拉钩!”龙灏嘻笑着,伸出了小指头。

跟少爷的……秘密?

鸳儿眼一亮,便照着龙灏的指点,把自己的小指放在了龙灏的小指头上。

真嫩啊!龙灏心里舔了下口水,然后教着鸳儿把‘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的儿歌唱完,最后道:“行了,这下谁也不许泄露秘密,不然就是小狗!”

“嗯,鸳儿保证不说的,不当小狗……”

龙灏笑着正要把13套教给鸳儿,不料边上忽然跑来一个靓丽的影子,眼若明月、眉如远山,雪白的肌肤衬着黑色的衣服,显得愈发白得亮眼!

洪香绫凑过头来,好奇地问道:“喂,你们俩鬼鬼祟祟地在商量什么?说给我听听好不好呀?”

龙灏挥手道:“去去去,你不去照顾洪大叔,瞎乱跑什么?没看到少爷我在勤练武功吗?”

洪香绫撇撇嘴,“少来了,你这个小屁孩一肚子坏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诱骗小姑娘……哼,我远远地就看到了,勾手指嘛,算什么勤练武功?”

“对牛弹琴,懒得跟你说!”

几次接触下来,龙灏已经把这个未来小媳妇的脾气摸透了,你越是理她,她越是胡搅蛮缠,整个一黏人的小辣椒,只有把她气走了,才能得一时清静。

“你说谁是牛?”洪香绫一叉腰,明媚的眼睛瞪得滚圆。

龙灏摆摆手,转头对鸳儿道:“谁答应谁就是牛!鸳儿你看,那眼睛大的,像不像牛眼啊?”

“噗哧!”鸳儿忍不住一笑,但马上就撇开头,不敢去看洪香绫。这可是未来的少奶奶啊,鸳儿可得罪不起!

“死耗子,我跟你没完!”洪香绫气得柳眉倒竖,粉拳一动,下面一记绝户脚朝龙灏踢了过去。上次在大货舱里被他占便宜的仇还没报呢,这次新仇旧恨,本姑娘要跟你算个清楚!

……

哎,又来了!

龙灏轻轻一叹,伸脚把洪香绫的绣腿拦下,接下去,手脚齐动,如穿花蝴蝶般,与这位辣椒小美人斗在了一团。

那一日,龙灏给洪在末打了一针,这位洪门七公子的脸色便大为好转,于是洪香绫对龙灏的态度也‘温柔’了很多,听闻龙灏在学武,便借着‘与小弟弟切磋’的名义,多次跑到甲板上与龙灏打斗,不过不晓得为什么,每次都是以被龙灏占了便宜、她自己臊红着脸跑将回去结束。

经过了七、八天的13套锻炼,龙灏的身体与刚穿越回来时已是天壤之别,假如说第一次在大货舱里,他只是一个笨拙的蛹茧,只能被动挨打,那么现在他就是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身法虽然还说不上有多么美妙,但穿梭于洪香绫的拳脚间,游刃有余,让她根本无法真个打中自己的要害。

小书亭app

反倒是他时不时地在洪香绫的小脸、胸口、臀部上施展‘揩油手’,不但使得洪香绫粉脸晕红,就连旁边站着的鸳儿也红霞满面,看不下去了:少爷真是太坏了,那些女孩子的私密部位也去摸,少奶奶也是的,吃亏上当了这么几次,怎么还是次次来找少爷切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