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犹太裔的地质学博士 下

    (求点击,推荐和收藏啊!新书需要您的关爱,新书的命运决定您手!请加入书架吧!)

施密特斯特恩是一名犹太裔德国人,今年29岁,乃是莱比锡大学一位小有名气的地质学博士,不过在一次学术聚会上认识了切罗夫,从此便改变了自己的人生道路。//

这一次乘坐‘切罗夫二世’号横渡白令海峡,施密特也是被切罗夫半骗半抢地给硬带了上来,切罗夫需要的便是他的专业知识:找金矿!

施密特见已上贼船,便认了七八分的命,不过他要求切罗夫不要公布他的身份,切罗夫想了想也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让他在船上当了一名普通的锅炉勘察员。

当龙灏劫船成功,击毙了切罗夫之后,施密特觉得机会来了,也就继续隐藏身份,想等到舰船靠岸时再寻机逃走。

要知道这个时代,犹太人的经济黑手遍布全球,施密特想找个同胞救他,并不是件难事。

犹太人,算是这个星球上最团结的民族了!

施密特认为,这群来自大清朝的土包子,如何会开西方先进的蒸汽船?还不是要依靠自己这些俘虏,才能继续在白令海航行?所以他就安心地扮起了俄国人,伺机而动!甚至于他还抱着能否抢到一杆毛瑟枪的希望,幻想着自己演绎大仲马笔下达尔大尼央那般的孤胆骑士神话!

可谁知,这群中国人只过了一会,就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群人,只是稍稍询问了几句,就把这艘‘切罗夫二世’掌控得如同自家的玩具一般,井井有条、分毫不乱。

于是乎,施密特傻眼了、悲催了,由于没了利用价值,他来不及投诚,便与那群真正的俄国水手一起,被龙甘箬无情地抛进了那个改造后的‘大水牢’。

若不是龙灏发现了那个铁盒子,这位犹太裔的地质博士,恐怕就要憋屈地死在那间水牢里了!

龙灏笑得愈发绅士:“好吧,施密特博士,让我们来谈一谈你未来的命运吧!”

我的命运?你以为你是谁,上帝吗?别搞笑了,上帝有黄皮肤的吗?而且还是个小孩?施密特在心里嘲笑着。

施密特昂起头,用标准的犹太文道:“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饭吃,若渴了就给他水喝,因为你这样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耶和华也必赏赐你!”

这是《圣经》里保罗说的话,意思是要人以德报怨、善待恶人!

龙灏虽然不算精通希伯来语,但《圣经》还是知道的,于是他笑着说:“施密特,你想吃东西,我可以派人拿给你,不过你要我把炭火放到你头上,我甚为费解啊,难道说你想追随切罗夫船长而去?”

呃……这个邪恶的异教徒啊,居然敢歪曲箴言里的名句!

施密特涨红了脸,道:“拿炭火放在头上,是指以善报恶,恶人也会感到羞愧,就好像头上有火在烤!并不是要你真的用炭火来烧我!天啊,我的主,饶恕这个无知的中国小孩吧!”

龙灏摆了摆手,黑色的温切斯特手枪如同死神的镰刀:“施密特博士,我不想与你讨论《圣经》,我只想告诉你,你的命运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岔道口,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把有关切罗夫和金矿的所有事情告诉我,二嘛,我赏你一颗子弹,让你去见你那全能的主!W?hlenSie!”

黑洞洞的枪口,死亡的威胁顿时让施密特脸色苍白,什么保罗、什么耶和华,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他这才想起:对面这个中国小孩虽然会说德语、希伯来语,但骨子里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撒旦啊!

施密特连忙道:“我,我选择第二个!”

龙灏哈哈大笑,收起了左轮手枪:“早这样不就结了?还念什么圣经箴言,我送你一句中国古话:识时务者为俊杰!竿子,给他来点食物和清水,可不能饿坏了我们的大博士啊!”

吃了东西,裹上了棉衣,施密特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些,于是他便向龙灏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来历交待了一遍。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龙灏认真听完,接着掏出那块狗头金,道:“这么说,这块狗头金,真的是切罗夫在阿拉斯加找到的?”

狗头金一出,顿时把周伯当和龙甘箬的眼球吸引过去了:乖乖,少爷手里什么时候多了块金石头啊?

施密特看了眼狗头金,神色复杂:“切罗夫去年曾经到过阿拉斯加,这块狗头金,应该就是那个时候被他找到的!哎,我就是一时动了贪念,才被他用这玩意给骗上了船!”

“少来!”龙少爷撇撇嘴:“你们犹太人最爱钱了,我就不相信你不想找金矿?说吧,切罗夫答应找到金矿后分你几成?”

施密特犹豫了下,比出三根手指:“三成!”

龙灏低下头,拨弄着温切斯特的左轮,往里面塞着子弹:“我的博士啊,你应该知道,主是禁制祂的子民撒谎的!我再问你一遍,几成?”

以切罗夫的贪婪个性,能给施密特一成就谢天谢地了!三成,真当我是小孩子啊?

“好吧,三个点而已!”施密特觉得自己在这名中国小孩面前似乎是**的,什么秘密都保不住,于是颓然地垂下了脑袋。

‘啪嗒’一声,龙灏一抖温切斯特手枪,潇洒地把左轮抖了进去,枪口对准施密特,口里喊道:“啪!亲爱的施密特博士,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跟你合作,共同开发阿拉斯加的金矿,我给你里面一成的利润,怎么样?”

这个条件算得上很丰厚了,根据后世的计算,阿拉斯加的金矿储量大约是900~1200吨,折合成现在的英镑就是一亿六千万左右,而目前世界上一艘主流的战列舰,价格也不过50万英镑!

施密特的一成分红,足以使他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富有的人了!当然,要除开我们的龙少爷,他可是占了九成的股份!

即使目前施密特不晓得阿拉斯加和加拿大西部的地下到底蕴藏了多少黄金、矿石,他也激动得不得了,从刚才差点被吓得尿裤子到现在的红光满面:不是因为分红,而是因为自己的小命保住了!

“好,全能的主在上!龙少爷(这是龙灏要求施密特叫的),你可不能反悔!”施密特连忙说:“从现在起,我们就是神圣的合伙人关系了!”

“哦,要羊皮卷么?”龙灏点点头,调侃道。

他看穿了施密特的小心思,不过却并没有揭穿。原因很简单,他身边的科学人才太少了,这个施密特,他十分需要!更何况,他身上还有一个犹太人的身份,虽然他此时的头衔是地质学博士,是名学者,但龙灏相信,当自己在阿拉斯加和加拿大找到了大片金矿后,施密特体内流淌的犹太之血便会让他迅速成为一名合格的商人!

什么?少爷不杀这个德国毛子了?

听完龙灏的简单介绍,周伯当和龙甘箬收起了长枪,疑惑地打量起施密特:这个德国毛子有什么好?难道少爷养成了收小弟的习惯,连洋人也不放过?

施密特饮了一口姜茶(这是龙伯在一堆货物中翻到的稀罕物),解去了点体内淤积的寒气,对龙灏说:“龙少爷,我有件事要跟你说,发现那个狗头金的确切地点,只有切罗夫知道,他保密得很严实,我也不知道!现在他死了,除非他留下了什么地图,不然我们是没法子找到那片金矿的!”

龙灏笑了,“这不要紧的,博士!我们不是还有你的专业知识吗?来,告诉我这是什么?”

说完他一拍掌,龙甘箬从门外抱着一只写满德文的小箱子进来,放到施密特面前。

龙灏道:“矿石比较仪,说说看它的用途!”

看到那个小箱子之后,施密特就像得到了心仪玩具的孩童,眼中冒出了狂热之色:“噢,天啊!这是一台最先进的矿石比较仪,连莱比锡实验室里也没有装备一台!切罗夫这个混蛋,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说完,施密特扑到那个小箱子上,手法熟练地拆开包装,把一个在龙灏眼里只能算‘简陋’的铁制仪器取了出来。

“它能做什么?”

“它的用途很多,不过最基本的用法就是比较两块矿石是不是出自同一产地!嗯……它的原理很复杂,除了像我这样的专业地质学家,其它人都无法操作!”

“哈哈,可爱的施密特,你放心,我说不杀你就不会杀你,我们现在是合伙人嘛!”龙灏心里好笑,这个犹太人,到现在还在拼命替自己找‘保命符’。

“呵呵!”施密特干笑一下,伸手道:“龙少爷,你把那块狗头金给我吧,有了矿石比较仪和样本,我们发现金矿的可能才会大大增加!”

龙灏摇摇头,道:“不用着急,等我们踩上了美国佬的土地再说吧!好了,你们两个,把施密特博士带下去,让他好生歇息!他,可是我们的贵客,财神爷啊!”

等周伯当和龙甘箬把施密特带走后,龙灏关上了舱门,独自一人盘坐在床上,想了想,掏出了那块狗头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