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金源?佛缘? 下

    我当龙伯有什么紧要的话要说呢!龙灏听了,哑然失笑,不过这也怪不得龙伯,这个时代的华人,上至达官贵人、下到贩夫走卒,人人都是很迷信的,就连此时堪称大清朝最开明的中堂大人,即便提出了‘以夷制夷’的方略,其为人也是如此,出入府邸皆要看时辰风水,连北洋水师也秉承了他的传统,闹出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笑话。tsxsw.com

例如天津的水师,曾经就让营兵在营门口吹喇叭、放炮仗,为的只是迎接一条被以讹传讹成为‘大王’的小蛇,而李鸿章大人在京师听闻了,居然也不呵斥荒唐,而是吩咐左右,要挑良辰吉日前去拜见‘蛇神大王’。

上面如此,下面如何能免俗,所以自龙伯以下,龙灏的这些心腹亲兵,个个都是迷信的很!

要改变只能慢慢来,今后等本少爷慢慢调教……龙灏在心里暗自说,不过现在对他倒是方便了,编扯一个佛祖菩萨降的‘佛缘’,就能为自己以后‘异常’的举动找到合理的解释!

将金源变化成佛教‘卍’字,说自己在发烧之时得到了佛祖和菩萨的点化,承担着拯救中华于危难的重责,这些鬼扯的话听在龙伯耳里却是让他确信不疑!古人说托梦都有大把人信,何况龙灏还有真凭实据?金灿灿的‘卍’字,差点就让龙伯以为龙灏是罗汉转世了呢!

“不要紧的,不要把佛祖和菩萨想得太小气哦!”龙灏笑笑,“他们可是很大方的呢,而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若救了洪在末,菩萨不但不会怪罪,反而是功德一件,这个佛缘反倒会壮大的!更何况,他不还是我未过门的岳丈吗?不救他,怎么说的过去?”

龙灏心思一动,就猜到了龙伯拉自己谈话的意图,不就是害怕自己用佛缘给洪在末治病会得罪了佛祖、菩萨么?他轻描淡写一句,用一个‘功德’就将龙伯的担心给消弭无形。

“什么‘未过门’的岳丈,那是少爷您未来的丈人泰山啊!”龙伯被龙灏的话逗笑了,既然少爷说没事,他的心也就放松下来,说句老实话,从昨晚到现在,他一直悬着一颗心,生怕少爷有什么闪失,这会好了,舰船有人管、少爷也订了一门亲,自己这把老骨头总算可以消停消停了。

龙伯走后,龙灏坐在床铺上,抬头见鸳儿垂首侍立在旁,不停地绞着衣角,一副有心事的样子,不由笑问道:“鸳儿,你在想什么呢?”

一边问,一边把手里的针管摇晃了一下,从针尖里挤出一点血滴,涂抹在掌心的金源上。

要检验洪在末到底得了什么‘不治之症’,龙灏必须得用金源来仔细检查,当然了,消耗能量数是少不了的。

鸳儿想了想,终于鼓起勇气抬头问道:“少爷,您救了洪大爷可以有功德,那……那治好我脸上的伤疤,有、有没有功德积攒呢?唔,我想可能是没有的吧?鸳儿只是一名普通的丫鬟……”

龙灏哑然失笑,有意逗她,于是假装正色道:“是啊,治好你的脸貌似没有什么功德可以积攒呢,那么救还是不救呢?要是救了,消耗了佛缘,恐怕会惹佛祖菩萨怪罪本少爷呢!”

“是吗……”鸳儿那双大眼睛蒙上了层层的雾气,哽咽道:“那……鸳儿不要治脸了,鸳儿不想少爷出事!”

呃,似乎玩笑开的有点过火了……

龙灏见鸳儿失望、但却坚定地撇开头,心里微觉感动,忙哈哈大笑,伸手想将鸳儿搂过来好生安慰,不过鸳儿此时‘武力值’在他之上,反倒是惊得跳开几步,捂住衣襟盯着龙灏,警惕地道:“少、少爷,您要做什么?”

这么害怕我做啥?我又不是会吃小白兔的大灰狼!龙灏心里撇撇嘴,心想:我才12岁呢,想犯罪,也没本钱啊!

“我跟你开玩笑的呢,谁说帮我的鸳儿治好小脸没功德了?”

鸳儿闻言睁大了眼睛,似乎看到了希望:“啊?有,有功德吗?”

“有!”龙灏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道:“你想啊,我要是治好了鸳儿的脸,以后一天到晚都有一个如花似玉、国色天香的大美人陪着我转,我的心情就会好的不得了!你想想看,少爷心情好,难道不是一件大大的功德?还有啊,鸳儿的脸要是治好了,你一定会对本少爷感激涕零,对不对?你的武功又那么高,要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你肯定会不顾一切地来救我,你想啊,这是不是也是一件功德?”

“我,我的武功不算高的……”

鸳儿睁大了眼睛,心里想:少爷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啊,是了,那是佛祖老爷在梦里点化了他呢!

鸳儿垂下头,有些羞涩地道:“少爷,您就算不给鸳儿治脸,我也会来救你的!“自从龙灏把她从蒸汽铁管上推下,这妮子就忘却了‘龙灏’以前对她的不好,一心一意对这位少主人,下定决心,拼了小命也要保护他周全!

龙灏开怀笑道:”哈哈,我就知道鸳儿对我最好了!你放心,少爷我先帮未来岳丈治病,等到了美利坚,上了岸,再给你治脸,保证你的小脸呀,不但恢复如初,而且洁白赛雪,比书里的貂蝉西施还漂亮,好不好呀?”

“嗯!”鸳儿听话地点头,“鸳儿不敢跟洪大爷抢的……”

“行了,你去忙你的,我要好好研究一下这管子血液!别让人打扰我!”哄完鸳儿,龙灏挥手让这小妮子也离开了舱室,自个专心致志地感受着金源里的血液。

如今金源的能量只剩下12夸了,龙灏必须省着点用,随便浪费一点都会让他肉疼不已。

biquge.name

所以,他需要绝对的寂静,来聚精会神。

前面说过,金源的结成是由精血和生物融合而成,所以龙灏与金源可谓是一脉相承、血肉相连,只要沉静下心来,就能体会到其中的奥妙。

金源的光芒闪烁间,把那滴鲜血溶了进去……

龙灏再次睁开眼睛,长呼了一口气,捂了捂脑袋,觉得有些头疼欲裂。

这是检测过度的后遗症,当然也与龙少爷此时孱弱的体质有关。

针管里洪在末的血液用去了数滴,金源的能量数也花去了近乎奢侈的2夸,龙灏多多少少算是弄明白了自己的未来岳丈究竟患上了个什么病!

腹腔内恶性肿瘤!俗称癌症(cancer),这个在未来一百多年里都堪称无药可救的绝症!

癌症,唯有到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以后,人类利用核战争后蓬勃发展起来的炼金术,才将其彻底解决!所以,癌症对龙灏来说,并不算是绝症!

“哎,要治好也不易啊,从检验结果来看,他腹腔内的肿瘤已经到了晚期,要彻底根除,需要时间啊!”龙灏喟然叹息。

用金源治疗癌症不是不可以,只是所需的能量数太多,以龙灏目前的金源积累,还远远不够!

龙灏推开门,准备去把针管还给王勃淘,可谁知一打开舱门,却发现鸳儿跟只护崽的母鸡一般,张着手、拗着头,拦住了周伯当。

“不行,说不行就不行!少爷在里面想重要的事,你不能进去!”

“我有要事找少爷,那可是重大发现,鸳儿,耽误了你担待的起?让开让开,小丫鬟,我敲个门怎么了?”

“咳咳!”

龙灏用力咳嗽一声,从鸳儿背后走出来,对周伯当说:“有什么要事,快点说吧!鸳儿是我的丫鬟没错,但她说的话,基本上就是我的意思!”

这是龙灏有意在为鸳儿造势,好不容易有个贴己人,他可不想她随意遭人欺负。

周伯当见龙灏出了客舱,连忙点头应是:“少爷,不要怪我性急啊!因为真的有一个重大发现,是雷龙他们发现的!雷龙说,一定要您去处理不可!鸳儿,别怪老周我鲁莽啊!”

周伯当是个人精,哪里不明白龙灏的意思?也就顺势给鸳儿赔了个不是。

此刻天已渐渐黑了,二月的天,本来就是昼短夜长,加上龙灏一心钻研洪在末的血液,不知不觉时间便过得更快。

“那好,我去看看!”

龙灏见周伯当的焦急不似作伪,便吩咐鸳儿在客舱里别出来,接着便随周伯当前往瞭望室。

瞭望室里,原来的俄国毛子都已经被排除出去了,剩下的关键操控岗位,都换上了雷龙的人……或者说,我们龙大少爷的第一股海军力量。

周伯当在来的路上简单介绍过了:“少爷,雷龙他们果然有几把刷子,只用了不到一个下午,就把这艘龙舰摸得透了,现在看来,那些俄国大毛子我们已经用不上了,要不要……嗯?”说完,手上比划了一个斩头的动作。

龙灏摇头道:“暂时先留着他们,你同我过去,先说说那个重大发现!”

龙灏对这个时代的舰船算不上熟悉,顶多是在炼金学院里的历史书籍里看过一些大致的介绍,论起舰船的实际操作,他拍马也赶不上洪在末、雷龙等人。

因此,他对雷龙说的重大发现,十分重视!可别影响到这艘承载自己生命和希望的龙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