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劫船 上

    船在卡拉金岛停泊了两日,补给了许多食品和淡水,就匆匆起锚了,看起来,这艘黑心船的主人也怕夜长梦多,想早点抵达目的地:美利坚!

深夜里,恶臭的货舱里大部分人都睡了,唯有龙灏依靠着壁板,眼睛半开半闭,一只手伸到船孔外面。

这个时代的海水就是清澈,蕴含的能量也比我那个满是污染的年代要高了好几个数量级!龙灏的手指在海水中晃动,一点金光,在波光中粼洵荡漾!

这就是金源,每个炼金术士一生才能制作一个的奇妙生物(好吧,姑且把它称作生物)。

在四百年后,龙灏的金源能量达到了3078夸,凭借一己之力,就能战胜一支全副武装的特工部队,在炼金术士群体里,也是站在金字塔的顶端!

因为普通的炼金术士,其金源平均的能量数仅为40!

金源是由炼金术士的一滴精血和一个生命体征强盛的生物结合而成!

根据近百年的经验,金源的潜力是由术士精血的活性和生物的生命力强弱所决定的。

四百年后的人类,经历了核冬天,体质普遍是战前的五到十倍,而龙灏更是其中的天之骄子,他从小被华夏国培养,后来更是生擒了一头深海蓝鲸给他结合金源!因此,他的金源能量在穿越前达到了骇人的3078夸!

而现在呢,龙灏这副身体孱弱得可怕,与他精血结合的更加不过是一条偶尔跳上海面玩耍的无名小鱼。

当时,龙灏都几乎对这个金源不报太大希望了,不过出乎他意料,如今的海水中蕴含的能量非常充足,各种金属元素不仅丰富、而且纯正,短短半个月,金源的能量数就达到了24!

顺便交待一下,精血的提取和金源的结合,都是需要繁复的手法调动体内的潜能方能做到,至于这个‘繁复的手法’的熟练度,乃是鉴别普通人和有潜力成为炼金术士的人的‘分水岭’。

繁复手法的创造、传授,是未来炼金学院的最大凭仗,以后再慢慢讲述。

反正你只要明白,这个世界里只有龙灏一人会结合金源就可以了!

龙灏的手从海水里缩回,心里暗暗想道:好极了,金源有24夸的能量,这次劫船的成功几率将会大增!

货舱里,黑影梭动,几条人影围到龙灏身边。

周伯当低声道:“少爷,船已经开了快6个小时,可以动手了!”

龙灏精神一振,黑色的眼眸在黑夜里划出一道精光:“好,我们去舱门!”

货舱的门是厚实的铁门,锈迹斑驳,从外边锁上,还用铁链加固了好几圈,只怕十头牛来撞也撞不开。

龙甘箬摸出一支20多厘米的铁棍,手指般粗细,低沉地道:“少爷,我之前试过几次了,最多能把外边的大锁给撬开,但那些讨厌的铁链,我就无能为力了!”

这个‘竿子’,听说以前在国内鼎鼎有名的‘千机门’干过,这支不起眼的铁棍,就是他吃饭的家伙!据说曾经犯下一夜盗了五家大户的大案,入狱后后被龙正兴赏识救出,从此就对龙家死心塌地。

龙灏低声道:“我没让你撬开大门,喏,你看见上方的那个孔没?”

几人顺声向上望去,只见大约四米高的地方,铁管纵横间,夹着一个不起眼的小孔。

陈巴虎道:“少爷,那是气孔,也叫气窗,您打它的主意?”

龙灏点点头,轻笑道:“这几天我检查过了,那里是唯一的突破口,你们几个,有能耐送我上去吗?”

三米的高空,就是一条条粗圆的铁管,纵横交错,要想扒上气窗,只有先站上这些铁管。

周伯当微微变色,抓住龙灏,摇头道:“不可能的,那些铁管装的都是蒸汽,你上去,会被烫死的!”

这艘蒸汽船,蒸汽管道大部分就布置在货舱顶部,这么多天来,周伯当等人都听见过铁管里的呜呜声,还看到过那不时从铁管接缝处冒出来的滚滚蒸汽!

龙甘箬也劝道:“少爷,我们再想别的办法,这个法子,行不通,也太危险了!”

高天阳道:“少爷,您如果早说是这个计划,我们就会劝您打消这个可怕的念头!”

龙灏心道:就知道你们几个要劝我,要是提早说了,龙伯第一个就会来阻我!

“时间来不及了,我就问你们一句话,干还是不干?”

沉默了一会,布甲第开口道:“我轻功最好,少爷,让我上去吧!”

布甲第是‘燕子门’出身,一身卓绝的轻功,能空手跃上十米的高墙!

龙灏摇头道:“你的个头太大了,那个气窗,只有我这样的小孩才能钻出去!”

的确,高处的气窗十分狭小,一个成年人,除非是会传说中的缩骨功,否则是绝对钻不出去的!

龙灏才12岁,身形瘦小,正好可以穿过那扇气窗。

“我……我去!”

正当周伯当等人哑口无言的时候,一个怯懦的声音在众人背后响起,同样瘦小的影子钻了进来,原来是鸳儿!

龙灏奇道:“鸳儿你……怎么不睡觉?”

鸳儿抬起那张烧伤的脸,明亮的大眼里有坚定、也有畏惧,不过最后还是坚定之色占了上风:“少爷,我会轻功,也、也能钻得出那个孔!”

她芊指一点,卷起衣袖,就要纵身上去。

“胡闹,回来!”龙灏急忙拉住鸳儿,却差点被绊了一跤,他语气很重:“男人办事,你一个丫鬟插进来干什么?郑公肖,把她看好!她若是再乱动,我唯你是问!”

郑公肖是一名面容死板的年轻人,听说从前干过捕快、仵作,做事一板一眼,很稳健!龙灏很看好他成为一名合格的执法者。

郑公肖得令,铁掌箍住鸳儿的小臂,沉声道:“别乱动了,听少爷继续说!”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龙灏喘了口气,赞许地看了郑公肖一眼:他倒是晓得自己还有下文要讲。

“我观察过了,这些蒸汽管子到了晚上,一部分就会停止工作,所以里面至少有一半的管子,是不烫的!”龙灏指着上方错综复杂的铁管,侃侃而谈:“这里面只有我最熟悉哪些管子烫,哪些管子不烫,再加上我的身材,这件事非我去干不可!”

接着,龙灏又对鸳儿道:“你关心我,我很理解,不过等下从气窗出去,外边是几十个拿着枪的西洋大汉,你能应付吗?”

鸳儿垂下头:“我应付不了,少爷你更应付不来……”她心想:凭少爷这副小身板,又不会武功,出去了肯定比我死的还快!

呃!

龙灏一时语塞,他的思维还停留在前世呢,前世的炼金术士龙灏,赤手空拳打一个加强排毫无半点困难。

“嗯……我会开枪,你会吗?”

“胡说,少爷什么时候学会开枪了?我怎么不知道?”

眼看说服不了鸳儿,龙灏不禁有点着急,道:“天就快亮了,要是再拖上一天,这条船离刚才的岛屿就会更远,到时候如果开不动船,我们可就完了!你们相信我,我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们此前不是说的好好的,一切听我这个少爷指挥吗?”

龙灏那个恨啊,要是这副身体从前的主人稍微争气一点,自己也不会像现在这般被动!

周伯当道:“少爷,您真的有把握不被烫到?”

龙灏用力点头:“有把握!”

“那好,鸳儿背着少爷上去吧!”不知何时,龙伯也颤巍巍地走了过来,手指一点,指向鸳儿。

在他们的心目中,宁愿鸳儿被烫死,也要减少龙灏受伤的可能。

龙灏推脱不掉,只好趴上鸳儿瘦弱的腰背,低声问道:“我重不重?你还上不上的去?”

“应该……可以的!”

“那好,等会到了上面,你要听我指挥,不然我们两个都要烫死了!”

“嗯,好的,少爷!”

布甲第抱好龙灏两人,踩着墙壁,一下子拔高两米,几次借力后,将龙灏两人摆放在了指定的铁管上。

布甲第先放下鸳儿,见到管子不烫,这才放下心来。

等布甲第下去,龙灏轻声道:“鸳儿,放我下来,慢一点!”

鸳儿依言照做,两个瘦小的孩子就这么趴在一根四米高的大铁管上。

对不住了!龙灏心里暗叫一声,用手一推,把没有防备的鸳儿推了下去!

“有她在会碍事,你们好好地在舱门口等我的好消息吧!”鸳儿掉下后,龙灏喊了一声,就身子一扭,消失在纵横的铁管中。

陈巴虎眼尖,看到上方铁管冒出的丝丝蒸汽,一拍大腿悔道:“哎呀,被少爷骗了!这些铁管都是烫的啊!”

鸳儿落地后,咬着嘴唇,眼有泪花,因为她记得方才被龙灏少爷推下来的时候,他在耳边对自己说的一句话:“放心,我不会再让你为我烫伤!”